《人不可貌像》————苍遥

人不可貌像 出书版by苍遥
大纲:一场巧合,存在感薄弱的林明彦救了落难的黑狼,而在林明彦遇难时,突然出现的黑狼也帮了他,两人间蔓延的情愫隱隱若现,却又被黑狼误会林明彦別有意图。在学校相遇之后,毫不知情的林明彦被黑狼狠狠伤害,畏惧於黑狼的憎恨他只得儘量逃避,黑狼却不肯放过他,用著藉口与他纠缠不清,快要隱藏不住的爱恋让林明彦更是痛苦不堪。过度自卑的他不敢相信黑狼会爱上自己,而黑狼也对他產生许多误解,当误会被一一解开时,两人能够有happyend吗?
楔子
为什呢?活了十五个年头,林明彦无时无刻满脑子都充斥著这样的疑问;出生时,他是林家的第一个孩子,算是这一辈的长子,而虽说林家不是什大富大贵的人家,他也不是什含著金汤匙出世的小王子,但怎说也是曾被长辈们捧在手掌心、嘘寒问暖的怕自已伤风感冒过的;那时的他从未想过自的存在价值,直到三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他的苦难才真正开始。
其实那也不算什大事啦!不过就是林妈妈又怀有身孕,而且当时也已经知道肚子里面的小娃娃是个女孩儿,眾大人们殷殷期盼著,就是希望那女娃出世时自已能第一个见到。
在一旁吃著巧克力霜淇淋的小明明,也乖乖的不吵不闹,眼巴巴的看著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身后还推著妈妈和刚出世的妹妹,第一眼见到她时,小明明心中只想著:『妹妹长得好丑喔!以后出去玩他一定不要带著妹妹。』,身旁的长辈则又是惊呼又是夸讚的,看的在旁的他也不敢任意的说出自已的评语。
而这个新来的妹妹为他带来的第一个灾难,居然就在她出生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他被爸爸妈妈忘记了,爸爸在等著手术的过程中因为太紧张了,竟然在看到红红的灯亮起来后,头一歪就晕倒了。
原本小明明也想跟著爸爸一起进附近的病房里,但是某阿姨叮嘱他要在这里等妈妈出来,秉著乖乖才有糖吃的信念,他只好坐在一旁等著。
好不容易等到妈妈出来了,挤不进病床旁的他在角落边缩著,而眾大人也完全遗忘了他而跟著病床走远了,吃力的迈开短短胖胖的腿,他想跟上他们的步伐,距离却越拉越远;而小明明童稚的呼喊声又被刚好放著音乐的广播声给淹没了。
一个转角后,他只能呆呆的望著宽大的广场,早就不见眾大人们的身影,满身是巧克力残渣的小小身子孤单的佇立在走廊中央,不时被经过的人们投以异样的眼光,当时,小明明才开始有一种大难临头的预感。
接著,时光飞逝,又过了几年,那时正在长牙的妹妹老爱跟在他的屁股后头打转,有鉴於几次的不光彩教训,他学会对她必退三舍,只是,那下场却更淒惨;当眾人看见她摇摇晃晃的撑著圆滚滚的身子在他身后追时,便会一个劲的冲过来,开始他还以为终於有人发现自已的存在而感动万分时,长辈们却纷纷越过他前去抱住那白胖的妹妹,逗得她咯咯大笑,而愣在一旁的他就只能暗暗垂泪。
又过了几年,他上了小学,长辈们也几乎忘了他的存在了;最糟糕的是,连在学校同学们居然也都记不住自已平凡的脸,常常会在和他们讲话后,被问一句,『啊!请问一下你是谁啊?是我们班的吗?』
后来的他就这样准备升上国三,反正也习惯了嘛!只是他常常会疑惑自已为什会平凡过让人过目就忘呢?疑惑归疑惑,日子还是要过,所以,他也只能偷偷的期待有人会记住自已的脸,然后继续又心酸又苦闷的生活了。
第一章
夏日接近的某个星期日晚上,家中的大人全去参加教会的礼拜了,而林明彦和妹妹林明媗因为不想去而推说身体不舒服;晚上七点多,当林明彦正和电玩廝杀的不亦乐乎时,从楼上房间走下来的林明媗走进了客听。
「哥......我们学校的人最近都在讲BL耶!」状似閒聊,林明媗慢慢的靠近正盯著电视银幕的林明彦,眼里透露著算计的光芒。
「你说什?什是"BL"啊?」林明彦心想:『难道是最新的电玩吗?不过妹妹读的是女校耶,女生会玩那种东西吗?』如此想著,他放下手中的遥杆,转头看向她。
「唉哟!不是啦!就是男男恋啊!」翻了翻白眼,她觉得林明彦真是笨。
「我又不知道......啥?你们才几岁啊?竟然在谈那个东西。」被瞪的一脸委屈的林明彦突然倒抽一口气,妹妹才刚升小六,现在的女生怎那开放啊?
「哥,你的语气好像爸哦!」林明媗皱著眉,看著眼前一脸震惊的哥哥,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了。
「那、那、那你们除了讲那个,应该就没有別的了吧?」小心翼翼的问,林明彦心惊胆跳的,就是怕她们连不该知道的『国二课程』也一起上了,虽然构造不太相同,是两个凸凸在做爱做的事,不过也不是国小生可以接触的啊!
「哦?你是说两个男生做的事哦?我才不会去看呢!很脏耶!」红著脸反驳,她只瞄过杂誌上男人裸露的画面,想起那些丑陋的器官,她只要想到就觉得噁心。
「呼......那就好。」完全会错意的他,松了口气拍拍胸口直呼好险,也因此错过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厌恶,直到多年后的某天爆发了那件大事,他才明白为什妹妹会不喜欢男人。神秘谁
「那个......哥哥啊!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啊?」哀求的眼神,用在容易心软的林明彦身上最有显著效果,只见他柔下一张平凡的脸,竟显现出了几分魅力;看得恍神的林明媗直到他的脸上出现了疑惑的表情后才想起自已的正事,连忙咳了咳。
「咳咳......,哥哥,是这样的,我的同学都很想知道那是什感觉,可是她们都不敢请別人帮忙,所以......我想拜託你......帮我一件事。」
「啥?啥东西什感觉?」没抓到重点的他只是呆呆的重复她的话,气的林明媗差点抓狂。
「就是男男恋咩!」
「你是要......我去学校......观察哦?」不確定的说著,为什他觉得事情没有那单纯呢?
「当然不是啦!我是要你去交一个男朋友啦!」没多想的回话,直到她看见林明彦眼里的错愕后才发现自已太直接了。
「你、你、你要......要我去交『男朋友』?」他没听错吧?小六的妹妹要自已去交『男朋友』耶,有没有搞错啊?他是男的耶。
「对,没错,你觉得咧?」自觉没退路,她反倒理直气壮了起来。
「可是......可是......我是男的啊!」放大的分贝在妹妹的凶狠注视下逐渐转小,他不甘心的说。
「就是因为你是男的,才要你去啊!不然我们怎会知道那是什感觉啊?」叉著腰,林明媗觉得自已快被他气的吐血了,耐著性子跟他解释,她暗自决定以后都不要答应那种蠢毙了的赌约了。
「我可以不要吧?」喃喃自语的说著,虽然他知道从小妹妹跟他要求的事,没有一件是他可以拒绝的。
「哥......別发呆啦!我跟你说的事你觉得怎样?」看著陷入沉思的林明彦,她用力的摇著他。
「不、不是我不帮你啊!只是......只是你为什会想做这种事啊?」他永远不明白女孩子的想法,尤其是眼前这个小自已三岁的妹妹,他更是不瞭解;要不是他亲眼看过妈妈抱著她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场景,他真的会以为这个妹妹是从外星球来的。
「哎哟!这个哥你就別管了,反正,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能反悔哦!」说完便蹦蹦跳跳的转身往楼上走去,完全不给他反对的机会。
「唉!不会吧......」垂头丧气的呆站在原地,林明彦回想起妹妹拜託自已的事,又是一阵头痛。
***
六月的阳光已如凶狠利剑般锐利,一点也不留情的刺著大地,连柏油路都有如海市蜃楼一般的印照出模楜景象;黄昏时分,林明彦走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旁,急促的往补习班的方向冲去,撑起第N次滑落的书包,他连额上的汗水都没空擦掉。
这下完蛋了,因为日前听到妹妹交代自己的任务,而苦恼了好几天,居然连补习班开课这回事都给忘了,林明彦只得一边赶路,一边想著对老师解释旷课的理由。
好不容易在老师的金口之下,他被宣告无罪开释(其实是老师根本也忘了他这號人物,直到林明彦出现他才恍然大悟,尷尬的掩饰太平。),只是当他走在补习班结束后的回家路上时,他又一脸痛苦皱著眉头,可不是吗?好几天的课没上到,並不代表功课就可以不用做,想到那些可以集结成一册的作业,他就想一头撞死,当然,想归想,他只得含泪牺牲平日玩电玩的时间,拚了命去写功课。
正当他才抱著这样的想法时,平常回家的路线却不平静了起来,在经过两栋宾馆中间的暗巷,林明彦发现里头似乎有打斗和叫。
「马的,你这兔崽子,清不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敢惹我『石老大』,看你这下往哪跑?」粗鲁的叫夹带著几许得意,这小子可是这一区颇出名的『红嫣帮』的副將,年纪虽轻性子却硬的像什一样,『红嫣帮』囂张了那久,这小子给他手下追了一段时间,总算也是栽在他的手上,要是给他好好的教训一番,这还不让他『大石帮』闯出名气来吗?
想到这,石老大满是鬍子的大嘴咧的更开了些,正准备叫底下小弟给那人一顿排头,谁想到,巷口竟有个男孩一边指著里头、一边朝外喊著:『员警叔叔,这边有人抢劫。』
「马的,咱们闪。」一听见条子,大伙莫不是脸色大变,想起这几个月自己的兄弟不小心被条子抓了进去,再出来不是去了庙里当和尚,就是发疯进了神经病院,哪个不想溜啊!一眨眼的时间,人也跑的一个不见。
看著另一端巷口消失的人影,林明彦忍著双腿的颤抖,平时他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因为清楚自己比別人来的弱小,虽然至今没人有閒到去欺负他(大半是因为不记得他。),但是该躲开的时候他绝对不会逞英雄;这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了,只知道回过神来,他已经做完了全部的动作,后悔也来不及了,好险那帮人没有起疑,很快就跑了。
又抖了好一段时间,林明彦疑惑的眯起双眼,怪了,那人怎都没反应啊?该不会是......死了?猛然一颤,他只能神经紧绷的咬著指甲。
怎办、怎办?如果那个人是被打那些人打到剩下一口气,而自己还继续在这里咬指甲,会不会等等他就断气了?
又或者,那人早就没气了,等到他鼓起勇气走近,却又让他生平第一次看到尸体的话,那他、那他该尖叫还是该昏倒的好?
五分钟过去了,林明彦决定好人做到底,所以,他缓缓的走进暗巷之中,小心翼翼的避开满地的垃圾,一双眼也闪闪避避的不敢乱瞄,好不容易习惯了昏暗的视线,他慢吞吞的寻找著可能的活体。
某个角落突然一阵喧闹,只见伴隨著『噰嚒坏慕猩蝗盒⌒〖易寰驼庋焖俣怀僖傻某逑蛩埠芘醭〉难锷饨辛朔?br />「啊......!老鼠啊......!」如此这番惨叫声后,他跌落在一旁的物体上,眼见那群老鼠家族连正眼也不看他、怡然自得的由他的身旁经过,他只能抖啊抖的,脑中一片空白。
「呵......」一阵微小的讥笑从他的身后传来,等到再也看不见那些黝黑瘦小的身影后,林明彦才惊觉奇怪。
一直以为自己是跌在垃圾上的他,不由自主的將双手往后摸索,那柔软、温暖的触感,更叫他皱眉。
「喂!你在摸下去,我可能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哦!」带著一股惑人的低哑,男人在他的耳边轻轻吹气。
「咦?」直觉捂住耳朵的林明彦反射性回头一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急促的心跳轰隆隆的掩盖了整个耳朵,他瞪著身后那彷佛鬼魅一般的男人,红润的嘴唇微张,开始无声的预备下一集的惊声尖叫。神才秘谁
「救......」『命』这个字很无缘的从阻挡在林明彦嘴上的手消音,那人的手很大,刚好捂住了他的口鼻而不留半点空缝。
「嘘,小声一点,你就算不怕人家以为这里发生了什强暴案,也得担心一下刚刚那伙人是否会回头察看吧!」男人甩了甩晕眩的脑袋,即使血液和脏汙占满了他的脸,却仍有一种诱人墮落的邪魅;他小声的在林明彦的耳边说著,而那性感的喘息也好巧不巧的落在他的耳边,让林明彦有一种他会在下一刻含住自已的耳垂一般的错觉。
「呜呜呜......」他在男人的怀里挣扎著,左右扭动的示意男人放开他。
「呜......」男人抱住他的力道一紧,嘴里也呻吟出声,林明彦才以为自己压到他的痛处之际,男人又在他的耳边说话了。
「小东西,原来你这迫不及待啊?可惜我的体力只够撑到这!」浓浓的情欲完全的灌入林明彦的耳里,他突然觉得除了急促的心跳外,缓缓的热源居然也开始环绕在自已的小腹下方,而那个不可告人之处隱隱的抽动,让他反射性的夹紧双腿,他还来不及弄清楚自已的感觉,那人又將一个物品塞进他的手里。
「乖,帮我一个忙,打电话簿上头的第一个电话,一接通就跟那头的人说:『黑狼输了。』,然后什都別动,知道吗?」那人在说暗號时,似乎有些咬牙,然后除了温热的喘息,他不再说什了。
「喂!」小小声的,林明彦满头雾水的顶了顶男人靠在自己肩上的下巴,但是除去那人抱住自己不放的力道外,不论是他如何的询问和挣扎,男人都没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林明彦才肯承认身后那个死死抱著自己的男人,真的晕过去了。
「这下怎办?」无力的瞪著手上的手机,林明彦虽想照著男人的话去做,但是......如果对方问他是谁怎办?他又该怎说?
泄气的放下轻薄小巧的手机,下一刻,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不会吧!」瞪著显示来电的萤幕,他满脸苦恼。
「不管了,反正这傢伙又没说电话来了不能接,我还是接好了。」一边自言自语,他按下了通话键。
「喂?」
***
两个月后
暑期辅导,对学生来说最直接的解释,就好比花了五十元结果中了乐透,爽的要命却又在下一秒车祸死掉那般;也更像是努力考试,老师却给你59分一样,简单的来说,就是感觉很『嗶~』。
林明彦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一手靠在桌上顶著下巴,视线则是黏在教室中某位闪亮生物身上,脸上带著不时的傻笑,偶尔还会吸吸嘴边的口水,这附景象严然就像是痴呆儿上身一般,不过,基本上也不只是他一人有这號表情,环顾四周,整个教室居然有一半的同学有著相同表情。
「如果是他,我想我愿意交男朋友......」会这想是因为,林明彦脑中突然出现妹妹的交代,想起她早上在家门口一脸凶恶的对自己说:『一定要记得』的语气,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是眼角又瞄到洪成微的侧脸,他又沉醉下去。
上课、下课,这就是学生们的工作了,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有一半的时间都是耗在这场意义重大的战爭之中,背著书包,林明彦苦著一张脸,现在是晚上九点多,一般人的话大概早就洗好澡吃饱饭在看电视;而他,可怜的他只能在补习班下课后背著书包努力的背著单字,回家对他而言是另一场战爭,想起林明媗狰狞的脸,又想起父母老是看著自己皱眉,过了五分钟才会恍然大悟的眼神,心中更是酸酸的,怎样嘛!好歹他也是他们的儿子,干嘛看自己还要看了五分钟才会认出来啊!
一边唉声叹气著,他又经过了熟悉的巷口。
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事?
那一天他接起电话后,男人问他是谁,他也不敢回答,只能乖乖的照著背来的臺词说什『黑狼输了』,又听著那头的低沉笑声,好不容易看到路口驶来一辆黑头车,他赶紧把身后的男人用力的推开然后跑走,没办法,他抱著自己的力道实在很紧,害他回家洗澡的时候还发现腰上『乌青』一大片;不过,撇掉这些不说,那个男人的怀抱好温暖哦!好像小时候自己被爸爸抱著的感觉,让他觉得好开心,虽然那个人可能是怕自己跑掉才抱那紧,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就算是看著妹妹的凶脸也不会那害怕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