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恋爱咨询之夜恋篇》————素熙

动物恋爱諮询之夜恋篇 出书版by素熙

封面文字:
我就是喜欢你啊!
就像狮子也有可能喜欢上牡蠣,栗子说不定也会爱上龟壳花。
「喜欢你」这件事,本来就是没有道理的。
封底文案:
自三岁起,我发觉自己可以听懂动物的话语后,除了对监护人John有同科同属同种生物的情谊在之外,对於其他自封為万物之灵的「人类」则感到厌恶。
由於这项特异功能,我常帮动物处理一些「异族恋爱」,譬如:蝙蝠爱上一隻鬼......这不打紧,我无意间遇到的白子波斯猫(雄性),它竟爱上了拥有盲人宠物且自己也眼盲的导盲犬,而对方的性别──雄的!
最近的哺乳类动物是怎麼了?性向会不会太多元化啊?
擷取文字:
「我爱上了一隻狗。」波斯猫说。
这在我处理的诸多光怪陆离的案例中,算是比较正常的了。
「狗?母的?」
「公的。」
「你是母的?」
「我是公的。」
「再见谢谢惠顾我要去上学了。」我背起我的书包。
「等一下嘛!听说你对处理这一种特别在行不是吗?」
「你听谁说的!」
「大家都这麼说。」
......再这样下去,我直接改名叫动物Gay諮询专家算了。
蝙蝠篇 第一章
我把头抬起来,看见一隻蝙蝠从我头上飞过。
我觉得很奇怪,这个时候,浴室裡是不该有蝙蝠的。
那只蝙蝠好像找不到出路,一直在我头顶盘旋,它的体型还满大,不像一般城市常见的短蝙蝠,它的两翼张开,最起码有二十公分的长度,因為浴室的採光不好,时间又接近傍晚,我看见蝙蝠的眼睛闪烁著慑人的光芒,令我无法移开视线。
听说蝙蝠这种生物,是靠声音来辨认方向。我还来不及穿起衣服,就七手八脚地爬出浴缸,随便找了件浴巾包裹住下体,然后对著窗户轻轻敲了一下。
盘旋的蝙蝠彷佛听到我的声音,它像被主人叫唤的狗一样,在天花板上倒掛。我盯著那只蝙蝠,心裡想:原来传说中蝙蝠会倒掛的事情是真的啊!
那只蝙蝠也盯著我看,好像在确认我是否值得信任。我伸手把莲蓬头的水关掉,以免吓到这只蝙蝠,而我们就像原野上的两头生物,彼此向对方探索善意与实力。
联谊时间并未持续太久,或许是我老实的眼神降低了它的敌意。蝙蝠忽然从天花板上跳下来──真的是跳下来,然后像蝙蝠侠一样双脚著地。
「我是只蝙蝠。」它开口说。
「我知道。」看也看得出来。
自从我三岁以来,发觉自己有和动物沟通的能力开始,我就常主动和草食性动物对话,它们开口的第一句话,总是介绍自己的族类。
因為动物大多没有名字,族类是它们区别异己唯一的方法。
大自然万物中,唯一会给自己取名字的,只有人类而已,也只有人类不会在介绍自己时,先强调「我是人类」,我一直觉得这是很奇妙的事。
「我是只吸血鬼。」蝙蝠又说。
「你少来。」
「你怎麼这麼肯定?」
「因為上一隻蝙蝠也这麼跟我说。」
「你相信它了?」
「才怪。怎麼每只蝙蝠都想要人类认為它是吸血鬼?哪天你回去跟它们说一下,这个笑话已经是老梗了。」
「喔,好吧。」
那只蝙蝠看起来有点沮丧。每个年轻人发觉自己在族群裡属於落后的一群时,多少都会有点沮丧,我也没有安慰它,因為我也是。至少没有几个高中生,会住在离城市半天车程的丛林裡,每天通勤上学,只為了要接近大自然吧。
「我只是只普通的蝙蝠。」蝙蝠又说。
「你刚刚说过了。」
「那不一样,我刚刚没说普通。你有没有女朋友?」
「问这个干什麼?」
「因為我很烦恼。」蝙蝠叹了口气,把它长长的肉翼垂倒在我的浴室地板上。
「烦恼什麼?」
「因為我爱上了一个人类。」
喔,异族恋爱。这个问题老实说我也处理过,上次有只长耳兔疯狂地爱上了住在山岗那头的土拨鼠,寻死觅活地要跟著它走,兔族的长老找我去调解,还我花了将近五个小时才使它瞭解地下水对兔子的危险性,最后它们含泪告别。
不过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我甚至处理过一隻伯劳鸟爱上它每日栖息的豌豆。
「是它们介绍你来找我?」我指的「它们」,是指事实上很八卦的丛林动物。
「不,因為我知道我和他不可能在一块,所以我想自杀。」
「你现在想自杀?」
「刚刚。」
「可是你还活著。」
「嗯,我刚刚听到这裡有水滴在玻璃上的声音,想要撞玻璃自杀,没想到你的玻璃窗根本没关,我听到的声音是洗澡水洒在玻璃隔板上的声音。所以我失败了。」
「為什麼要这麼悲观?或许那个女孩愿意养一隻蝙蝠作宠物。」
「我不想作宠物,我要的是对等的恋情。」
这蝙蝠还真有民主观念。
「这可能有点困难,除非是像我这样的人,否则人类不觉得动物和自己是对等的生物。」我坐在浴缸边缘,用毛巾擦乾发。
那只蝙蝠听了我的话,又垂下头来,看起来是只容易悲观的蝙蝠啊!
它的年纪应该没有很大,以人类的方式比喻,就是个男孩吧,虽然我不太会判断蝙蝠的年龄。我跟蝙蝠不熟。
「不过你是怎麼见到人类女孩的?你们应该都生长在很黑的地方。」
「那是人类的错觉,其实蝙蝠也可以在白天飞来飞去。就像吸血鬼其实可以吃大蒜沙拉一样。」
「喔。」
「但我喜欢的人是住在很暗的地方没有错。」
「她多大?」
「我不知道人类的年龄怎麼算,但是他看起来比你矮小很多。」
住在很暗的地方,又是乳臭未乾的女孩子。难道是摄影系的学生,常常出入暗房?还是白子之类的人,所以不能够晒到阳光?我开始好奇起来。
「你带我去看那个女孩好了。」
我站起来,从架子上拿了T恤穿上,再单脚跳著穿上牛仔裤。
虽然丛林这种地方到了晚上很冷,不过我习惯了。我走到外面的停机坪,上面停著我的自用小飞机,还有一台阳春型的螺旋直升机。
我指著那个直升机问蝙蝠先生:「你能飞得跟这个一样快吗?」
「这是什麼?」
「直升机。」我坐到驾驶座上,打开引擎热机,螺旋桨啪啦啪啦地在风中旋转起来,刮起一阵颶风。
小蝙蝠「哇」地一声,惊恐地退了两步。
「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吗?」
真是识时务的蝙蝠。
「记得绑安全带。」
我根据蝙蝠的指示,驾著直升机在城市边缘潜行。
直升机掠过我的学校,那是个很普通的高中,我大概快一个月没跟它见面了,反正只要去满固定的出席日数,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其它的事情我才不在乎。
螺旋桨的声音嘈杂地在我们头顶响著,看得出来小蝙蝠很紧张,我是第一次看到蝙蝠系安全带,样子有点局促,越靠近它心上人住的地方,蝙蝠就越亢奋,两隻红眼睛发出光芒。我很想告诉它,真正的男性是要处变不惊的。
「就是那裡!就是那裡!」
小蝙蝠突然拍起它的翅膀,很兴奋地看著我。
我戴著护目镜的眼睛往下一看,那是个在山间的房子,我觉得有点奇怪,因為远远看去,那个房子好像已经很久没住人了。
因為那裡没有足够的空间停直升机,我只好先让它降落在较為广阔的山脚,再和蝙蝠一道徒步上山。
越往山上走,我就越觉得不对劲。因為这裡根本没有路,我是凭著长年住在郊区的本领,排开半人高的杂草才走得进去。
大概走了快一个小时,那栋破旧的房子才映入眼帘,那是间传统的中式四合院,四周的砖瓦都已掉落,墙壁被藤蔓植物佔领,唯一比较完好的地板也处处斑驳。
「你确定......你喜欢的女孩住在这裡?」
我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我虽然有禽语能力,但不代表我是少年阴阳师啊。
「我确定,我每天都飞来这裡,就是為了看他。」
「喔。」
这是我的口头禪,当我对一件事情无言以对时,就会用这种敷衍的回话,我在世间唯一的友人常说我很没礼貌。不过这样好像就可以说得通,為什麼那个女孩会住在很暗的地方了,这地方别说灯了,连我热爱的水龙头也看不见半个。
我走进四合院的中心,环顾了一眼屋舍的状况。即使我有点近视,又不愿去市区配眼镜,这种地方就算弱视都看得出不可能有人住吧?我狐疑地看著小蝙蝠,它好像忽然害羞起来,用它长长的翅膀拍打我的袖子,把我拍到左边屋子裡。
「这裡没有人啊!」
「嘘,你不要心急嘛,难怪你没有女朋友。要等一下。」
「要等到什麼时候?」
「等天暗下来。」蝙蝠一脸陶醉地看著院子。
我忽然发现,四合院的中心有一口井,但看起是很久没人用的枯井,连青苔都没长,倒是有很多枯草掛在井缘。连井都干了,人类根本不可能在此生存吧?
不过看蝙蝠男孩一脸幸福紧张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打扰它,毕竟我的异族恋爱諮询是很专业的。我只好拿出準备好的
MP3 Player,一面掛在耳朵上听,一面看著月亮缓缓移到我们头上。
山裡的夜和丛林一样冷,我没带什麼御寒衣物,冷风吹来,我赶紧缩紧身子抵挡,要是感冒的话,就得到城市裡去,到时又要麻烦那个傢伙,一定会被取笑的。
蝙蝠的不安此时也到了极致,它不停地走来走去,我发觉它一直在看四合院中的那口枯井。
「啊......」
就在我听著优美的宗教音乐,快要睡著的时候,蝙蝠忽然大力推了推我的身体,我差点往旁边跌倒。我揉了揉眼睛,蝙蝠用它与年龄不符的大翅膀指著院子,我顺著它看过去,那口枯井在月光照射下,竟散发出一股异样的幽光,我瞪大了眼睛,然后是尖叫。
「这什麼鬼啊啊啊啊─」
我没有叫错,那真的是鬼。
应该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鬼,我就要开始质疑我活了十七年的常识。
先是一隻苍白的手,然后是看起来颇可爱的妹妹头,再来是另一隻手,最后是整张白得吓人的脸,我得感谢他没有吐舌头。
从井底冒出来的人,虽然有著人类的四肢、人类的外貌,但是从他出现的时间、地点还有情境,以及吹弹可破的身体透明度,我再怎麼样都不可能相信他是人类。
我在浑身颤抖下瞥到蝙蝠的表情。它正完全沉浸在爱情的幸福中,痴痴地望著从井底像恐怖片一样爬上来的人......的鬼。
那个不明生物已经完全显现在月光下,他穿著传统中国式的旗袍,全身可以说是惨白,抬头看著月亮,悠閒地坐在井上踢著脚。蝙蝠的目测完全没有误差,那个生物的身高很矮,年纪自然也不大,是个大约八、九岁的孩子。
难怪蝙蝠会说他住在很暗的地方,果然是暗到不行的地方,哇哈哈。
「你......犯了很严重的错误,蝙蝠先生......」
我儘量让自己的手不要抖得太厉害,这种时候,我就会希望我那友人在我身边,我虽然不能说很怕鬼,但如果从被狮子追和被鬼压当中选一个的话,我一定会选前者,因為至少我还可以跟它谈判。
「第一,他不是人类......至少应该加上过去式。」
我的声音还在颤抖,蝙蝠一脸无辜地看著我。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就算曾经是个人类......也是雄的。」
蝙蝠先生完全没在听我讲话,它已经陶醉了。
我準备要在那个井底的男孩发现我们之前,赶快逃回我的直升机上。我虽然擅长异族恋爱的处理,但那仅限於双方都是还活著的生物,这个完全不在我的营业范围内,现在落跑,应该不算是诈欺吧?
但是我天生就不是适合临阵脱逃的料。我才动一下,井边的男孩就抬起头来。
「啊,你好!」
我全身僵住。男孩收起踢个不停的腿,微笑看著一脸惊恐的我。
「好久都没人来了,大哥哥,来陪我玩好不好?」
我不知道该回答「好」还是「不好」,就我不小心看过的少数恐怖片来看,如果这时候回答「好」,下场可能是被拉到井底去「陪他玩」。可是如果回答「不行喔,我要急事走先」,那对方可能会说「哼你们都不陪我玩,那我就让你们永远都走不掉好了」。
我很卒仔地保持缄默。
「大哥哥,好不好?」
小男孩从井上跳到地上,我不得不承认小蝙蝠的眼光真不错,除了人类生物学还要再加强之外。小男孩长得眉清目秀,拥有黄种人的丹凤眼,旗袍也很适合他。
他跌跌撞撞地朝我跑过来,我转头寻找我的苦主,发现它一溜烟地倒掛到天花板上去。
喂!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吧!
「那个......我有事要跟你说。」我硬著头皮。
「嗯?」鬼男孩天真地眨了眨眼。
「我来找你,是因為有人......有生物想跟你表白。」
「表白?那是什麼?」
「就是对一个人说我很喜欢你,请你和我在一起的意思。」
「哇!真的吗?谁要喜欢我?谁要跟我在一起?」
我用大拇指往天花板上比了比。蝙蝠羞答答地探出一隻眼睛,又迅速缩了回去,男孩赤著脚走到蝙蝠正下方,抬头好奇地看著它。
「你是谁?」
「我......我是蝙蝠。」小蝙蝠结巴地说。男孩看向我。
「它说它是一隻蝙蝠,不是吸血鬼。」我开始翻译。
「是你说喜欢我的吗?」鬼男孩问。
「嗯......嗯!」
「它说 Yes。」
男孩听了我的话,露出笑容。
唉,这就是青春啊!管他是雄的还是雌的呢。
「那你可以带我走吗?」鬼男孩又说。
「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
「它说你好它就好。」我说。
「真的吗?太好了,这裡好无聊,我不想一直待在这裡。」
「可是我住在很远的地方。」
「它说它家远的要命。」
「是什麼样的地方呢?」
「在丛林裡,是个鐘乳洞......全家......我的家人和我都住在那裡。」蝙蝠紧张地说。
「它说它和它老爸老妈兄弟姐妹住在黑漆抹乌的洞裡。」
「哇,那我不要,我怕黑耶!」男孩叫了起来。
......我是不是听错了什麼?
「那我......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在这裡。」小蝙蝠為爱牺牲。
「它说那它嫁到你家好了。」
「这裡好无聊,我不想待在这裡。」鬼男孩嘟起嘴。
「可、可是我也没有其它地方可以去......」
这次我没加翻译。就算不懂语言,鬼男孩也可以看出蝙蝠的苦恼,小蝙蝠在屋顶下方飞来飞去,看来相当焦虑。
我正想趁机劝告他们放弃算了,这种恋爱真的很难成功,人鬼恋就罢了,反正有聂小倩和书生的前例,但是蝙鬼恋......这种题材说不定希区考克会有兴趣?
我还打算到蝙蝠它家鐘乳洞走一趟,然后想办法告知蝠爸蝠妈它们的儿子是个 Gay,以及后续的人生规划建议。我一面想,就看到鬼男孩和小蝙蝠都转头看我。
我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你生意越做越大了。」
我把泡好的水果茶端到客厅桌上时,我的友人正好推门进来。小蝙辐和鬼男孩双双靠在我家的沙发上,同时抬起头来看著他。
「这也不是我愿意的。」我滚到另一个沙发上背过身。
「这次是什麼问题?蝙蝠杀人事件?你什麼时候改行做起还魂申冤了?」
「才不是呢,是那只蝙蝠爱上了那个男孩。」
友人无言地看著我,看来不止是我, John也看得到那个小鬼的样子。我看他背上背了个大背包,赶忙爬起来问他:「你又要出远门了,John?这次是去哪裡?」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