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使坏》————花绫


  「如果我……一辈子都不相信呢?」
  「那我就用一辈子的时间证明给你看。」渡边龙司说著,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他的话刺痛了宫野尧的心,一股像是喜悦又感到害羞的复杂热意在心口盘旋。
  渡边龙司一次又一次温柔地亲吻著他的脸颊和嘴唇,由於他的吻太温柔、太悲切,让宫野尧產生一种几乎要疯狂的悲哀。
  明明渴望渡边龙司的温柔,可是他越是温柔对待自己,宫野尧就越感到痛苦。
  宫野尧知道原因何在,因為他喜欢渡边龙司,想要相信,所以才会觉得痛苦。
  其实,他只要任性地夺走我的一切就好了。
  因為我的心、我的人,早就都属於他一个人了。
  早就都属於他了……
  
  跟随渡边龙司回到东京定居的宫野尧,在充满时尚感的六本木开设一家美容美体沙龙。以葡萄為主题,标榜法国进口无化学添加產品,加上美貌老闆的加持,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很快地打响名号。
  脖子上夹著电话筒,眼睛盯著电脑萤幕,还要一边对照手裡的资料,宫野尧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去角质霜、紧实露还有按摩油都要追加十箱,可以的话,月底之前帮我寄出好吗?」
  「去角质霜可能比较困难,但是我会帮你想办法。东西下星期就可以寄出去了。」
  「那就先跟妳说声谢谢囉。」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麼!我还得谢谢你呢!」电话那头传来结城亚裡香爽朗的笑声。
  「谢我什麼?」
  「很多很多。」结城亚裡香有感而发地停顿了几秒,担心气氛被弄僵,赶紧又说了下去,「总之,不准跟我客气,我会生气喔!」
  感觉对方又有精神了起来,宫野尧笑著答应了。
  「抽个空回来看看阿正吧,他最近老是把你掛在嘴边,我都快吃醋了。顺便帮我跟龙司说声恭喜,听说他的新书已经有五种语言的翻译本,一定赚翻了吧!啊,对了对了,我最近正在开发一种新的果酸,实验效果还不错,我另外寄样品给你。」
  「嗯,那就先这样了。」
  掛上电话之后,宫野尧被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身影吓了一跳。
  「你怎麼有空过来?」宫野尧继续盯著电脑,手指开始在键盘上飞舞。
  「谁叫我老婆忙著工作不肯回家。」
  渡边龙司走到宫野尧背后,弯身在他脖子上落下一记亲吻。
  「刚刚在跟谁说话?」
  「亚裡香。」宫野尧在他太阳穴的位置回吻,「她有身孕了,恭喜你就快要有乾儿子了。看不出正睦在这方面还挺积极的,才结婚不到半年就有了。」
  「怎麼?你吃醋吗?」渡边龙司语气不悦地上扬,「如果你是女人,不用结婚我就可以让你马上怀孕,你要不要试试?」
  明显像个孩子在赌气的渡边龙司令宫野尧觉得可爱,忍不住笑了。
  「你不相信我吗?」
  宫野尧还是笑。
  「啊--我生气了啦!」渡边龙司突然用力抱住他。
  「好啦、好啦,我相信啦!」
  宫野尧笑著道歉,这才注意到渡边龙司的视线,那是一种炙热的眼神。宫野尧觉得疑惑,抬起头凝视他。
  「可恶,竟然勾引我……」
  渡边龙司受不了似地吻住宫野尧的唇,任性的嘴唇贪婪地需索著,一边吸吮,一边把舌头缠了上去,宫野尧对他这理所当然的亲吻也有了微微的反应,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你真的好可爱,让人受不了。」
  渡边龙司无限感慨似的说道,紧紧地抱住他,直接压倒在办公桌上。
  被他健壮的身躯一压,宫野尧感觉到抵在下腹的坚硬触感,吓了一跳。
  渡边龙司的分身在彼此之间茁壮,宫野尧知道他產生情欲了。
  「不行。」宫野尧在渡边龙司身下抵抗著。
  正在解开对方衣扣的渡边龙司不解的问:「為什麼?」
  「这裡是办公室……会被看见。」
  「人都走光了,只有你这个老闆在加班,不会有人看见的……」
  话还没说完,渡边龙司就焦躁地把脸埋进宫野尧的颈窝。
  「啊,不行……」
  「傻瓜,你拒绝的样子只会更让我发情而已。」
  渡边龙司说著,一把撑开他的双褪,膝盖倾了进去,然后用膝盖头刺激著他的要害,同时舔咬著他的胸口。
  「嗯哼……不可以,龙司……」
  敏感的乳首被渡边龙司玩弄的搔痒感,使宫野尧不停地扭动腰肢,渡边龙司接著摸上他的要害给予刺激。
  宫野尧不由得弓起身子,渡边龙司顺势移往他的两腿之间,解开皮带上的扣环和拉炼。
  「不、不行……」
  无视宫野尧的抗拒,渡边龙司用灵活的手指和舌头取悦他羞於暴露出来的欲望,前一分鐘还可以忍受,可是在渡边龙司熟练的爱抚攻势下,宫野尧的情欲也逐渐高涨,他抱住渡边龙司的头,因為羞耻感和愉悦感而咬住嘴唇。
  慢慢地,浓重的喘息交互响起,彼此胸口的悸动随著结合的律动传给对方。
  交缠的体热、冒出的汗水、化不开的激情……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為了向对方证明自己的存在。
  证明自己的爱。
  
  《本书完》
  
  
  自作自受  花綾
  
  好想哭。
  忍耐,终於到了极限。
  这一次,右手真的完蛋了。
  是一种叫做「腕道症侯群」的疾病,在电脑族中很常见也不难治疗,不过,却很该死的麻烦。
  跟很多疾病一样,早期发现都可以用简单的方式治疗痊癒。
  偏偏,好像忍过头,意外加重了它的病情。
  早知道就不要那麼拼命,偶尔偷懒一下也无所谓的。
  手好痛,真的好痛,不过是打几个字而已,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开刀可以暂时解决问题,却得花一两个月的时间復原,一想到我那些等著出世的孩子,就忍不住焦急如焚,抱著苟延残喘的心态逃避下去,也只是过一天算一天,该要面对的终究躲不掉。
  唉……突然间羡慕起瑞季来了。
  要是他也得了相同的毛病,一定可以向彻也撒娇,或是请他帮忙打字吧?
  龙司最好命了啦!他有专业的按摩师宫野在身边,每天都可以要求他来个十分鐘或半小时的放鬆时间,哪像我,只能忍著痛,打字十分鐘,休息二十分鐘。
  这麼拖拖拉拉的,到底要写到什麼时候才写得完一本啦!(吼)
  
  抱歉,小小失态了。
  没办法,花綾虽然很努力修身养性,但是急躁又缺乏耐心的本性,实在很难根除。不想开刀的结果,也只有耐著性子进行复健,天天向医院报到。
  所幸花綾的治疗师是个年轻体贴的实习生,复健中心裡的叔叔阿姨们也亲切地像是左邻右舍的老邻居,一点也没有医院死气沉沉或是阴森的感觉,要不然,花綾大概会在第二次治疗时就落跑不见吧。
  提起自己的病情,并不是要让大家担心,只是要提醒必须长时间使用电脑的朋友们多爱惜自己的身体,良好的姿势还有适当的休息是绝对不可忽略的小细节。
  尤其是当身体发出警讯的时候,不管你手边的事情有多急迫,都请暂时搁到一旁,让自己喘口气休息一下,千万不可以再任性地勉强身体继续。
  要不然就会像花綾一样……自作自受喔!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