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他人美心善[快穿]完本[系统快穿]—— BY:唤舟

穿越没有金手指完本[穿越耽:本书总字数为:613523个《穿越没有金手指》作者:废泥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文案当看到畅销书作家“愤怒的大鸟”新作销量又突破百万时滞销书作家,哦不,没有书作家冉小乐是真的愤怒了这人什么鬼?有大
1 页,
《反派他人美心善[快穿]》作者:唤舟
文案:
一朝穿成大反派,还绑定了个反派逆袭系统,天天要他和主角作对。
义正言辞的拒绝后,骆泗肩抗前身给的巨型黑锅,试图重返正途。等他的慈善机构/医馆/粮仓开遍了全世界,一直不信任他的命运之子也终于找上了门。
骆泗(保持镇定颤抖中):“虽然我曾经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但我真的是个好人。”
命运之子:“……”
第二天。
“号外!黑成墨汁的命运之子向某根正苗红的万人迷反派求婚啦!”

食用指南:
1.快穿,崩坏精分攻x披着反派皮的热心群众受,HE。
2.无论哪个世界攻受都没有血缘关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总裁和他的小狼狗(1)
“啪!”
玻璃杯擦着骆泗的脸颊飞过,摔在身后的白玉浮雕上。酒液四溅开来,像一摊新鲜的蚊子血,顺着纹路起伏蔓延。
他被三人围在中间,低头,去看龙纹唐装新沾上的污渍。暖黄色的光自水晶吊灯倾洒而下,照亮大厅中央对峙着的四人。
连带女人的抽噎声,也变得清晰了几分。
“你们别吵了……”江苘今年四十一岁,岁月却没在她脸上留下丝毫痕迹,只平添几分成熟的韵味。
她身穿金黄色的旗袍,站在一名四五十岁的男人身旁,一张美艳的脸上尽显惊惧:“小洲,快给你爸道歉,说你不是故意的!”
乍然听到不属于自己的称呼,骆泗慢半拍才抬起头,望向这具身体的父亲。秦家老爷秦析被江苘柔柔挽住,他身体不好,今年刚满五十岁,眼底却尽是青黑。
老爷一手按在红木拐杖上,一手捂住嘴,重重咳嗽几声:“咳咳……不要替他求情!这个逆子——”他恶狠狠瞪向骆泗:“都闹出人命来了,看你怎么收场!”
饶是骆泗心性坚定,此时表情也有几分无奈:“他们那是自杀……”
“那也是你的错!”江靖嘉站在女人身旁,梗着脖子补充。明明身体里淌了一半同样的血液,他却怎么也无法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友好相处:“如果不是你逼他们,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吗!”
见青年沉默以对,江靖嘉隐秘地勾唇,偷偷与自己母亲交换一个眼神。一个半月前,他的这位哥哥——秦家的实际掌权者秦戟洲,为了修建全市最大的度假山庄,亲自去了趟李家村。
李家村地处盆地,冬暖夏凉。秦家规划都找人做好了,可村子里的人,却死活不肯搬走。
交涉近一个月,秦戟洲已经不耐烦了。没人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等他离开时,推土机已经逆向开进去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秦大少刚去大山里作福作威完,后脚又折返了回去,前后不过一周时间。
不仅回去了,走的时候,还带了个人出来。
这些念头于他,只发生于一瞬间。等江靖嘉回过神,他的父亲正马着一张脸,拐杖不停的点在地上:“行了,你回去好好反思,李家村的事就交给靖嘉,由他来摆平。”
江靖嘉赶紧挺胸抬头,略带几分得意地望过去:“戟洲哥,你再去处理李家村的事,不方便吧。好歹是两条人命,村子里那些人可不会放过你……”
这都是表面话。江苘给他分析过,说秦戟洲愿意回来,肯定是打算向家庭妥协,属于他的资产也定能轻易到手。
秦戟洲是个狠人。在公司一步步往上爬的时候狠,剥削员工的时候狠,夺取家中资产时,最狠。
拿到大半股份后,他连自己的家里人都不放过,拍拍屁股便把几人丢在秦家老宅,不闻不问。
说实话,江靖嘉是有些怕这个哥哥的。不仅源于母亲缄口不言的态度。他见过工作时的秦戟洲,简直就像另一个世界攀来的恶鬼。
不过,最近几天男人的态度却缓和了许多,几人也渐渐忘了他们曾经的卑躬屈膝,变得嚣张起来。
也许秦戟洲是准备向家庭妥协了。一个人管着那么大的企业,就算身体抗得过来,精神上也是需要人分担的。
江靖嘉胸有成竹的等了半天,骆泗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轻轻抬起头。他睫毛纤长,被水晶吊灯投射下的暖光一照,在白玉般洁净的脸上投下两抹黯淡的阴影。
江靖嘉心中一跳。他不知道,面前的人,已经不是他那个利字至上的大哥了。
“哦。”骆泗眨眨眼。他似乎天生少一根筋,听不出来江靖嘉话里有话,只满脸正经道:“别担心,你们好好休息,你哥我一个人搞得定。”
“而且那座度假村……什么?”江靖嘉像被人掐住喉咙的公鸡,一下子失声。他瞪大眼睛,像第一天认识秦大少般,傻傻看着骆泗。
他刚自称什么——你哥?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骆泗在笑。他在社区服务中心工作,微笑时本该炉火纯青,令人如沐春风。
这笑容放在秦戟洲脸上时,却瞬间写满威胁的味道。
“我说,你自己休息去吧,我有其他打算。”他耐心的重复一遍,目光稳妥的落在江靖嘉双眼间的三角区域,既不会太过亲昵,又不会太过傲慢。
江靖嘉傻在当场。
这和母亲分析的,不一样啊。
秦析看不下去了,往前踱了几步。他从前就看自己大儿子不顺眼,毕竟秦戟洲当年夺的可是他的权,害得堂堂秦老爷至今只剩些微不足道的股份,在公司根本说不上话,还落得外人嘲笑。
秦戟洲是个没娘养的,就是和靖嘉不一样,没教养!
想到这儿,秦析更加烦躁,朗声道:“秦戟洲,你这是要做什么?出现这么大的失误,你不补救就算了,竟然还想把帮你擦屁股的靖嘉推出去!”
江靖嘉赶紧站直身,面带紧张。难道,他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只是过来逗一逗他们,事实上还是想独吞度假村带来的好处?
骆泗抚摸着白玉袖扣,接受众人的注目礼。客厅里暗流涌动,他却丝毫没关心,只专心思考着剧情。
骆泗来的日子晚了些,命运之子的老家,已经被原主这个大反派推平了。为了补偿无处可去的村民,度假山庄他是肯定不会建了,他打算去修一座——
“叮,请宿主收起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一道机械音兀的响起:“修建希望小学,并不能抹消反派与主角的对立关系。如果继续放任命运之子成长,宿主会被世界规则引导至消亡,请三思。”
这话骆泗已经听烦了。这名反派逆袭系统的手法太粗暴,不是叫他杀人就是让他放火,骆泗一点也不想听它的。“我说过了,等我回到正派的光明大道上,哪儿还有什么反派必死结局……”
“叮!直接抹消命运之子是最便捷的方法,请三思。”系统保持着一本正经的画风。
骆泗言简意赅:“杀人犯法。”
几息的沉默后,机械音陡然崩溃:“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没爹没妈还没钱,在现世明明过得那么惨,反派扮演资质都要突破量表了,为什么不去做一些反派该做的事!消灭命运之子,荣华富贵,应有尽有!你……”
骆泗假装自己屏蔽了它,一脸天然地等系统自己安静下来。
虽然科技树都点得差不多,这个世界却比他原来所在的世界更混乱。九年制义务教育在这里并没有得到推行,繁杂的劳务关系并不能保障普通员工的基本权利。
尤其是小孩子,一旦失去父母,在这个没有福利院的世界,面临的问题将会很严重。
身为一名差点成为公务员的有志青年,骆泗觉得自己虽然死了,还是能在异世做出点贡献的。
不知道面前人思绪已经歪到马里亚纳海沟,见大儿子久久不语,秦析险些气歪了鼻子。
江苘赶紧上前一步,挽住老爷胳膊:“小洲,你爸问你话呢!”
那双美目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对于自己儿子的利益,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骆泗这才回神,抬头,还是那副将笑未笑的表情。江苘浑身一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江阿姨,你先带靖嘉上楼休息吧。”他道:“说正事呢,我爸不喜欢有外人在场。”
话音刚落,江苘脸色瞬间就白了。秦析气得面色通红,举起拐杖,颤巍巍对准骆泗:“你、怎么给你江姨说话的?!秦戟洲,现在马上,给你江姨道歉!”
骆泗看了眼抽抽噎噎的女人,微微皱眉。他向来尊重女性,可对着这位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蛇蝎女人,他实在是善良不起来。
“我说错了?难道江阿姨终于嫁进我们秦家了?”
这具身体的母亲是C城著名的女强人,可惜身体不好,碰上了产后大出血。秦戟洲从小就失去了生母,之后还失去了所有的亲情。
是江苘堂而皇之的插手别人婚姻,在秦析面前装乖卖巧。等“一家之主”走了,她的獠牙便彻底露了出来。
骆泗手在腰腹上一模。重重衣襟包裹下,有一道不明显的圆疤。
那是秦戟洲小时候,江苘拿烟头烫的。
“你!”秦老爷被气得不行,羸弱的身体都在微颤。
骆泗想起今天是原身父亲的生日,心一软,先行转移话题:“行了爸,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五十大寿快乐啊,礼物等会儿让人给你拿进来,再见。”
秦析气得说不出话,眼睁睁看着大儿子掸袖离开。江苘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颤抖着把人扶到座位上:“老爷,小洲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秦析也想问怎么了!
秦戟洲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夺权后从没回家过一次!掐着他五十大寿的日子回来,难道不是想放权,真的只是来“贺寿”添堵的?
秦析越想,心里越烧。等骆泗的礼物送上来,更是气得鼻子都歪了:“把这花给我扔了!”
金菊绽得热烈,香味淡雅,满是高洁的意味。冬天,想弄来一株这样品相完美的菊花并不容易,秦析却丝毫没察觉到儿子对自己的敬意。
菊花这东西,分明是送死人的。
.
“对了,你为什么送给秦析一盆菊花?”
寂静的车里,系统突然发问。
司机与保镖都坐在前座,骆泗独自一人霸占后排,阳光倾泻在那双修长的腿上。
闻言,他轻笑道:“秦析什么人物?大鱼大肉吃着,大宅子住着,我送其他的俗物他肯定看不上眼。寿客好啊,寓意吉祥长寿,用来修复感情正合适。”
系统明智的选择了闭嘴。看样子没经历过亲人去世,或者说压根儿没有亲人的骆泗,是不懂这些条条框框的。
车行驶在城郊,由白雪皑皑的山顶,开往灯红酒绿的城市。秦戟洲的宅子就在城郊,车子却径直滑过大门,开往城市中央。
最后,在一处高档小区停了下来。
骆泗乘电梯上了顶楼。顶层的宅子独占一楼,视野最好,价格自然也最感人。
不过这不重要,秦大少最不缺的就是钱。
推开大门,北欧风格的家装映入眼帘。几株绿植立在藤制鞋架旁,阳光透过落地窗倾洒在布艺沙发上,带来通透的静谧。
一个身影坐在沙发上,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电脑。
阳光照在他的侧脸,隐约可见棱角分明的轮廓。麦色的肌肤上,覆盖了薄薄一层肌肉。那人身形挺拔,即使现在年纪尚小,也能看出日后英挺的模样。
听到有人回来,他抬眼一望,眼神冷淡无比。骆泗没受影响,或者说,他压根没看出少年的抗拒,只满脸严肃的张开双臂,向视觉效果上比他壮了一圈的人道:
“天宁来,秦叔抱抱。”
作者有话要说:
命运之子:你这细胳膊瘦腿的,抱得动我?
终于发文啦!
作者君的存稿箱超满,日更,坑品有保障,欢迎小天使们跳坑=v=
第2章 总裁和他的小狼狗(2)
空气一时有些冷。
邵天宁看了他一眼,就像什么都没听见,再度俯身研究电脑。骆泗没有受到影响,一脸严肃地把人揽进怀里,还揉了几把头发。
少年一把将他推开,神色冷漠。
系统在一旁幸灾乐祸:“假家长,又被无视了吧。”
骆泗只当耳旁风。他咨询过心理医师了,这种才目睹父母自杀的情况,必须给予当事人足够的关注,谨防精神创伤。
尤其是拥抱一类的身体接触,是绝对不能吝啬的……
“宿主,我早就说过,你和命运之子间算是血海深仇,他不可能接纳你的。”系统无视宿主的自我安慰,苦口婆心道:“再说了,等他成长起来,资产变成你的几十倍,那一切都晚了。不如趁着秦家还没没落,现在过去捅一刀,让命运之子干净利落的消失……”
在它滔滔不绝的劝说中,骆泗面不改色,半蹲下身。
“学得怎么样了?”他平视少年平静的双眸:“明天就要去上学了,紧张吗?”
邵天宁还差两年就成年了,哪里是个事事需要人关照的孩子。被这么一问,他终怎么也无法掩饰眉宇间的锋锐。
“嗯。”
得到回应,骆泗轻轻勾起唇。他试探着把腿蹭到沙发旁,见少年没有抗拒,这才坐下。
“那好。明早我来接你,到了新学校和同学们好好相处,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我说。”邵天宁只读过初二,虽然请家教给他补习了一周,骆泗还是担心他跟不上高中的课程。
不过在看过摸底考成绩后,他发现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邵天宁轻轻点了点头,手指还搭在键盘上。骆泗瞥了眼,满屏都是他看不懂的字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