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就成了白月光完本[穿越耽美]—— by:召徕

快穿之戏子有情完本[快穿耽: 1 页, 《快穿之戏子有情》作者:吃梦大魔文案百梦千梦,梦中幻境多迷人,竟叫人梦生醉死深陷其中爱意,爱意,多么迷人的一个词,让人着迷忘返醒来却是抱着枕头痛哭,丝毫不庆幸得以醒来沉睡万时亿时,梦中与那个人
1 页,
《一不小心就成了白月光》作者:召徕
文案:
穿越之初,陆家宁的内心是忐忑的:统啊,我怕是不行啊…
后来,系统七百二十度冰面旋转,涕泗横流,猛虎伏地式:宿主求带我装逼,带我飞
第一个世界:相遇未有时 【陆家宁×邵离
第二个世界:青云路 【陆家宁×林镜
第三个世界:打脸凤凰男,怒斗恶婆么 【纯虐渣
第四个世界:真假明珠 【陆家宁×方矣
第五个世界:那个渣了我的教主想回头 【陆家宁×噬无渊
第六个世界:昏君的首辅大人 【陆家宁×冯戚远
第七个世界:远古医师 【陆家宁×立
第八个世界:白腰朱顶雀 【陆家宁×元稚和
[PS] 作者坚定1V1,攻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哒!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家宁 ┃ 配角:很多 ┃ 其它:穿越时空
第1章
陆家宁死了,死于识人不清,本以为此生报仇无望,哪知道阴差阳错绑定了个系统,再睁眼时,他却成了大衍朝高高在上的世子爷。
他的亲娘是永和大长公主,他的亲爹是纵情于山水的大画家,他的亲舅舅是当今皇帝,他的外祖母是当朝太后。
陆家宁:Σ( ° △°|||)︴!!这这这外挂会不会开的太大了。
系统懒得理他,直接把剧情输入到陆家宁脑中,就没声了。
陆家宁开始还不明白,直到他把整个剧情理清楚,陆家宁整个人都不好了。
玛德!原来他才是最大的外挂,还是那种心甘情愿给别人送上去的。得知剧情中原主结局的陆家宁感觉自己受到了来自整个大宇宙的恶意。
所幸系统还没有完全泯灭良心,它告诉陆家宁,只要走完主线,其他随意。
陆家宁:呵呵!
~~~
暮春三月,春风盈盈,天晴如洗,永和长公主看着外面天色这么好,正要踏出去园内赏花,然而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一张画着丑小猪的纸上,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她素手轻点,红唇微启:“去!把世子爷叫过来陪本宫赏花。”
“是。”婢女盈盈一拜,领命而去。
永和长公主看着婢女远去,复又收回目光领着一大群仆人去花园,此时正值阳春三月,满园的名种花草争相开放,然,不过一会儿她又收回了目光,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永和长公主身旁的赖嬷嬷跟在主子身边十几年,熟知主子心思,是以一见长公主百无聊赖的模样,便立马宽慰道:“小世子小小年纪就能沉得住气,长大以后必定不凡。”
长公主闻言,脑海中浮现了一副矮墩墩的书桌前,一个小男孩一脸严肃的画着画,怎么看怎么可爱,长公主没忍住噗呲笑出了声。
赖嬷嬷一见有效,再接再厉的夸到,那好听话儿就跟不要钱似的,一串一串的往外抛,陆家宁跟着长公主身边的婢女走过来时就看到他的公主娘正被赖嬷嬷逗得笑意连连。
陆家宁快走几步,行至长公主面前,端端正正的行礼,“儿子给母亲请安。”
长公主摆摆手,亲自去扶他,“你我母子何须这般多礼。”
陆家宁皱了皱小眉头,答曰:“礼不可废。”若非这些规矩束缚着,陆家宁都怕忘了自己到底是谁。
长公主轻轻叹了口气,悠悠道:“早知道让你跟着你爹学画画会学出这么个沉闷的性子来,当初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啊。”末了,又重重叹了口气,小眼神特别幽怨的望着陆家宁。
陆家宁淡定回望,没办法,谁若是隔三差五都来这么一遭,迟早都能免疫的,陆家宁在心里偷偷吐槽。
长公主一看攻势无效,轻咳一声,淡定收回了视线又恢复成她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样子。
她拉过陆家宁的小手,在花园中漫步,道: “明儿是丽姬儿子的八岁生辰,你跟我去一趟。”
陆家宁闻言,在脑海中默默对应着时间点,貌似剧情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了。
原主也是跟着他公主娘在去参加大皇子八岁生辰,也正是那时候遇上了他一生的劫难,云炽。
陆家宁内心里是拒绝的,但他好歹没有忘记系统的话,其他无所谓,主线必须走完,否则……
否则什么系统没说,但陆家宁总有种预感,若是主线完不成,下场一定很阔怕~~
所以陆家宁思索一番之后,默默点了点头。
那一本正经点头的小模样太可爱,长公主一时没忍住竟然不顾身份的蹲下来,用手轻轻捏了捏儿子白嫩嫩的小脸蛋。
陆家宁:………说好的高贵冷艳呢,公主娘你知道你的人设崩了吗(
陆家宁木着一张脸,与他娘大眼瞪小眼,过了好一会儿,长公主才支撑不住,讪讪的收回手,还悄悄摩挲了两下,似乎是舍不得的样子。
陆家宁把他娘那点小动作尽收眼底,看的他嘴角直抽抽。
当天陆家宁还是没有陪他娘多久就回去了,没办法有这么一个表面高冷内心逗比的亲娘他也很绝望啊。
怀着复杂的心情,陆家宁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早的他就被人拉了起来,房间里鱼贯而入十来个美貌的小婢女,给他梳头的梳头,穿衣的穿衣。刚开始陆家宁还特别不适应,非要闹着自己穿,结果那天他爹看见他衣冠不整的样子,罚他画了整整十张的画作,自此以后,陆家宁再也不作死了。
现在陆家宁已经能特别淡定的面对美貌小婢女的贴身服侍了,果然啊!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大半个时辰后,打扮一新的小世子新鲜出炉了,只见他一头青丝被小小的玉冠束的整整齐齐,身着月白色的淡色衣衫,腰间用腰带不紧不松的束住,下方还垂了一块双鱼咬尾的环形玉佩,配上他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怎么看怎么招人疼,最明显的便是他的公主娘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差点绷不住形象跑出来捏他的脸了。
陆家宁轻咳一声,率先走过去拉住他娘的手,淡淡道:“走吧!”
长公主默默感受着拉着她的小手,不时偷偷瞥一眼自家儿砸,怎么看怎么欢喜,窝家儿砸就是这么可爱这么帅。
饶是陆家宁脸皮再厚都觉得面皮发烧,忍不住用手捏了捏他娘的手,长公主立马会意,嘴角下拉,一股皇家公主的威严迎面而来,再配上她头上那支蝴蝶金丝步摇轻微晃荡,整个人显得雍容又华贵。
陆家宁跟着他娘缓缓走出府,公主府外,马车已经备好,陆家宁跟在他娘身后,缓缓踏进了马车,一路上他都在思考,待会儿见到了云炽该怎么办才好。
长公主不经意偏头,看见自家儿砸眉头紧锁,误以为他是不想看见云容,于是拍了拍他的手宽慰道:“放心吧!你是我永和的儿子,当今太后的亲外甥,即便云容是大皇子也不敢对你乱来的。”
突然被安慰的陆家宁哭笑不得,云容那个熊孩子,谁会怕他啊!
第2章
马车轱辘辘转,小半个时辰后,长公主一行人抵达了宫门口,驾车的小厮机灵的亮出了令牌,于是他们几乎没有停顿就顺利进去了。
陆家宁不知道他们这一“嚣张”的行为又给其他世家添了多少谈资。
事实上他现在都快被这慢悠悠的马车给晃睡着了,本来他早上就起得早,一路上这马车摇啊摇啊的,若非多年的礼仪教养,他恨不得直接趴下了。
长公主素来是心疼儿子的,他看着小家伙端端正正的坐在一侧,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可怜又可爱,她本想让爱子挨着她睡上一会儿,可是又念及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于是她狠狠心,拉开暗格,从里面拿出醒神香点上。
不一会儿,封闭的马车里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陆家宁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味道,反正闻了之后那感觉就像上辈子涂过的风油精,简直了。
陆家宁惨兮兮的正襟危坐着,默默期盼他们早点到地儿。
或许老天爷真的听到他的祈祷,半盏茶后他们终于可以下马车了。
一出来,陆家宁就狠狠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长公主知道他是受罪了,也由着他,等到陆家宁恢复的差不多了,长公主才带着他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居于长春宫内,陆家宁母子去的时候,远远的便能听见里面传来一道独属于某人尖利的笑声。
长公主挑了挑眉,红润的双唇微微弯起。
真是隔老远都能闻到一股狐狸的骚味。
长公主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领着儿子缓缓走了进去。
太后年纪大了,平日里就喜欢看看这些小辈,此时听闻女儿外孙来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所以当长公主母子二人一进来,只是粗粗行了一个礼就被太后叫起了,她看着永和长公主,嗔怪道:“都是一家人,搞那些子虚礼作甚?”
长公主笑笑不语,然而端坐一旁的丽姬听闻这话,差点折断了指上的玳瑁,合着她永和跟太后是一家人,她丽姬和容儿就不是太后的媳妇儿和孙子了,当时她们行大礼时可没见太后对她们免礼啊。
无奈形势比人强,尤其高坐首位的还是她的母后,所以纵使丽姬有再多不满,也得咽回去。
然而丽姬能忍不代表从小被她惯坏了的云容能忍,但他好歹还有点儿脑子,知道这时候还有太后和长公主在场,所以他也只是龇着牙狠狠瞪了陆家宁一眼。
陆家宁压根不理他,这种攻击他根本不care好吗。
这一幕落在太后眼中,便是她的外孙有大家之风,对于无礼的挑衅淡然无视之。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不像某些人,即使……
太后像是想起什么烦心事一般,微微皱了皱眉头,陆家宁立刻上前糯声糯气的哄上两句,果然太后一见小外孙,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云容见此更是不满,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喜欢陆家宁,明明他才是真正的皇子龙孙,大衍朝的大皇子,众人都应该喜欢他才是,更何况,今天还是他的,他的八岁生辰呢。
云容心里憋着气,跟太后随便说上两句便告辞离开了,太后微微合上眼,随手挥了挥就让人退下了。
丽姬见儿子要走了,自然也不想多留。
只是在他们快要踏出门时,陆家宁突然叫住了他们,云容以为对方要来嘲笑他,都绷紧了身子,随时准备反击。
哪知道陆家宁小手捧着一副卷轴,抿着嘴慢慢递给他。
云容惊大于喜,问他:“这是什么?”
“画。”陆家宁想了想又补充一句,“特意画给你的,祝你生辰快乐。”
“哦!”碍于情势,云容还是勉强收下了,最后还在丽姬的暗示下,假惺惺的给陆家宁道了谢。
等到人走了,长公主才从里面走出来,伸手点了点陆家宁的额头,“你是不是傻呀?像云容那种人怎么值得你亲手为他作画。”
陆家宁无奈扶额,拖长了调子喊道:“母—亲—,外祖母还在里面呢?”
太后忍俊不禁,把陆家宁叫回身边,照着之前他亲娘戳出来的红印子轻轻点了点,笑:“你这个鬼精灵,做了什么坏事瞒着外祖母呀。”
陆家宁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说:“没有,家宁很乖。”
那反差萌的小模样实在可人疼,逗得太后笑逐颜开。
陆家宁陪着太后说了一会儿话,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从太后怀里钻出来,眨着星星眼,毫无心理负担的卖萌,“外祖母,家宁想出去玩。”
太后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温声道:“想出去便出去吧,不过身边可得带上几个人呀。”
“家宁知道。”
陆家宁领着四个奴仆慢慢走在花园的小路上,一路上他都在回忆原剧情。
原主与云炽两人第一次相遇在一个僻静的花园,彼时云炽正被以大皇子为首的一群人欺辱,原主当时怀着云容讨厌的,他就要“喜欢”的心态救下了云炽,一来二去的,不知怎么原主竟然真的喜欢上了云炽,甚至在后来帮云炽争夺皇位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按理来说,原主对云炽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好了,依着云炽有仇报仇,有恩可能会报的性子,就算再不喜原主,也不应该那样对他。但坏就坏在,原主身份高贵,从小被人宠坏了,难免性子嚣张跋扈,若是抛除身份因素,单论性格,原主的性子与丽姬是差不太多的,所以原剧情里长公主虽然爱这个儿子,但是像对陆家宁一般捏脸蛋,时常逗逗他的这些亲昵行为还是没有的。
陆家宁一边回忆原剧情,一边慢吞吞走着,突然他好像听到了云容的声音。
陆家宁眨了眨眼,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很好,是个僻静的花园角落,地点get
人物,云容为首一群人的叫嚣 get
现在就只差确定云炽在不在里面了,但是依着其他环境,想来那云炽是跑不了的。
陆家宁转身对着身后的人“嘘”了一声,然后放轻了脚步,踮着脚尖小跑过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陆家宁听到的声音也越发清晰,那里面除了云容的叫嚣,还有闷哼声。
陆家宁心头越发急了,他抬手拨开一处花丛,向里望去。
崎岖不平的石子路上跪着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小男孩,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经流出了片片血迹,然而在场的却没有一个害怕,他们反而大笑着,其中两个小太监甚至死命压着云炽的头往云容的裤裆底下钻,云炽自然不肯,剧烈挣扎,但这些挣扎只换来一次次大棒的敲击,陆家宁隔着老远听到那声音都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这小孩是怎么忍下去的。
眼见着云炽的头马上就要被钻进云容的裤裆了,陆家宁也来不及思考什么对策了,他理了理衣袍,板着一张小脸走了出来,怒斥:“你们在干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