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昼 完结+番外完本[穿书耽美]—— by:MODERCANTA

[快穿]男主总被我撩弯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男主总被我撩弯[快穿]》桃华君文案:易濂是“晋江文学城”的纯爱频道的大神级作者,笔下人物有腹黑、心机、冷酷、天真,纯净,傲娇,别扭,女王范……各具特色,任君选择!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春昼》
作者:MODERCANTA
文案:
原创 - 中篇 - 完结 - BL
古代 - 架空世界 - 日常 - 强制爱
少年坎坷,老来相守
“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穿书文,白切黑攻x活泼开朗受
总而言之,不是一个很愉快的故事。
攻真的不是个好东西。
虽然披着穿书的外衣,但我并不会写剧情,设定也都是勉为其难编的。
01
现在楚湫回想起来翻看《破英碾玉》的那个下午。时而很清晰,时而又像泡在雾气里的月亮,暧昧不明。
他那时正十五岁,常偷偷溜进镇上的图书馆,挑了一本名字顺眼的小说,在屋里面找好一个角落,窝着看上一天。
镇上的图书馆很小,也很破落,到处是灰尘,但是什么书都收了一点,特别是五花八门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之类。
那天阳光很好,午后的阳光正好落到楚湫脚边,他眯起眼抬头,晃了晃有点酸的脖子,看见窗边靠着一个穿牛仔裙的女孩,手里捧着《窗外》,在悄悄抹眼泪。
图书馆里放了张柜台,一直是个姓赵的老头拿着个收音机,守着看门。这边是江南,赵老头一天到晚地听黄梅戏,听来听去就那几折。
然而今天收音机里滋滋响着电流声,放出一个字正腔圆的男声:“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也标志着156年英国管治的终结……”赵老头鼻梁上架着副老花镜,眯眼凑近津津有味地听着。
讲到一半,播音员的声音被屋外震天的音乐声打断了。
赵老头气冲冲跑到外边,扶着后腰开始朝那几个穿阔腿裤的黄毛小子吼起来:“这里是图书馆懂不懂!懂不懂!安静!安静!”
男生们把夹在衣领上的茶色墨镜带上,鼻孔里哼哼两声,高举着爱华随声听走了:“哼……老头,这是高级货……”
一切都吵吵嚷嚷的,再往远处,可以听见王太太又在和邻居大声聊着她那下海的男人。
阳光西斜到脸上,楚湫懒懒露出一个惬意的笑容。
楚湫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到十五岁,已经快到要出去找活做养活自己的年纪,然而他还是趁着一点空闲,来看点小说,虚度一点光阴——这仿佛是年轻男子都要经历的东西。
那时候,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但是觉得未来一切都很光明。
看《破英碾玉》纯属是因为好奇,也许只是视线落在这本书上时,楚湫的心恰好被微微勾动了一下。
于是他拿下了这本书,窝在角落翻看起来。
这本书布局似乎颇为宏大,乍看是一般武侠的套路,但却又牵扯了很多神魔鬼怪,修真练气之类的东西,仿佛有点志怪小说的意思,楚湫不常看到这类题材,便很有兴趣。
这书男主角名叫楚英,算起来和楚湫还算是本家,他人如其名,生得风流倜傥,俊美无俦,只是出身卑微,又天资平平,自幼受尽欺凌,幸亏上天有眼,在十八年忍辱负重后,他终于在某次风云武斗会上展现出非同一般的能力,一战成名,同时与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那位女人——云暮玉结缘。从此他又经历了诸多暗算谋杀,又与许多貌美女子邂逅,在温柔乡和腥风血雨中,一步一步走的愈来愈高。
……真是乏善可陈的剧情呢。楚湫看着看着,打了个哈欠。
此外,尽管楚湫年纪尚轻,但也能察觉到这书通篇废话,文笔浮夸至极。一句话恨不得掰成两句讲,每次打斗场面,洋洋洒洒写上三五页,也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
在耗费了一整天时间后,当楚湫耐着性子读到第一百八十回,此时距离结束不过二十回,楚英再次以华丽潇洒的姿态将某位绝顶恶人斩杀,并收获又一枚美娇娘。按着前一百八十回顺风顺水的套路,接下来二十回也八成就是继续顺风顺水下去了。
他有些疲倦地合上了书。
《破英碾玉》四个字再次映入眼帘。他微微一怔,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但也只是微微疑惑了一下,便没有再去细究。他觉得有些累了,想赶快回去吃晚饭。
这一愣神里,他看见“破英碾玉”四个字逐渐朦胧起来,飘荡起来,渐渐的,只看得清英和玉两个字了。视线在倏忽之间变得极为昏暗。
楚湫抬起头,发现脚边居然撒满了白色的月光,比那日间阳光还要灿烂。大梦初醒一般,楚湫惊出一身冷汗。他扔下书,急急地站起来,走过一排排书架,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楚湫越走越快,后来干脆跑起来,冲到门口时,他发现那里早已落了锁。楚湫把脸贴在玻璃上,焦急地望着外边,除了天上一轮明月已中天,路上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有人吗!有人吗!”楚湫扯开嗓子喊了几声,无人应答。
他有些颓丧的半蹲在地上,思来想去,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连到了晚上也没意识到,以至于如今被锁在这个屋子里。而且,愈想下去,楚湫愈发觉得不对劲,愈发觉得恐慌,短短时间,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蹲着的地上的腿也有些软。
“我……我得想个办法……出去。”楚湫正这样想着,撑着膝盖打算站起来。
突然地,他听到了细小的纸张燃烧的声音。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轻微炸响。
楚湫的头皮一阵发麻,他无声的咽了口唾沫。慢慢被那声音勾着朝着源头走去。
就是自己看书的那个方向。
愈靠近,愈能看见黑暗中有红黄的光芒在闪烁。
楚湫回到了自己看书的那个角落,他看见扔在地上的《破英碾玉》在燃烧。
火舌飞快地吞尽整本书,然后舔舐上一旁的木架子,屋里没有风,火却烧的非常快。短短一瞬,火焰已经直扑到楚湫面前。
楚湫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飞快往门口奔逃过去。
“开什么玩笑啊……这怎么可能……”他冲到门口,使劲力气,把玻璃拍的砰砰作响:“有没有人啊!来人!这里着火了!”烟雾不一会就弥漫起来,呛得他不停咳嗽,楚湫没过多久就出不了声了。他开始踹门,撞门,拼命地想要捣碎那把可憎的铜锁。
明明刚开始,火势是那样轻,那样细微,到后来却像是以几何级数增长,整个图书馆都沉没在火海里,老旧的木柜子不时发出剧烈的爆裂声,地面沉黑的青砖也被烤得发热。
楚湫还是出不去。
他现在是关心则乱了,被吓得魂不守舍,只好紧紧贴着那玻璃门,抖着唇望向越发靠近自己的火焰。
楚湫手在后背处,死死掐着那把铜锁,掐的指甲都泛出了血。
好害怕……好害怕……
他被恐惧压的喘不过气了。
终于,炙热的温度让头发微微卷曲起来,然后火焰粘上了他的发丝,爬上了他的衣袖,裤脚……这是一双双恶魔的手,要把他拖向深渊和地狱里去。
也许是在死亡面前,楚湫被激起了一点回光返照的清醒,他的眼睛望见了门旁边的窗户。
……下午,还有个姑娘靠在那儿看着《窗外》。
楚湫拼近最后一点气力,冲到窗边,然后用头狠狠撞上去。
哗啦一声,玻璃碎了。
楚湫整个人连滚带爬地翻了出去。身上还飘摇着许多簇火苗。头剧烈地疼痛着,有粘稠的液体一滴滴落到到眼睛前。
模糊的视线里,楚湫隐约看到屋外站着个人,于是他冲那人跑过去。
“救命……救救我……”他喃喃着这样说。然后仰倒在地上,不动了。
他望着天,那里有一轮大月亮,大得晃眼。楚湫觉得耳朵里有点耳鸣,头很痛,身子也很痛。今天这一切真是莫名其妙,他带点恼恨地这样想。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又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楚湫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浇到自己的身上,冲击在被炙烤过的伤口上。
他一下子被激得清醒过来,张口就叫唤:“疼……”
立时有个人声回答:“抱歉……”
楚湫勉强歪了歪脖子,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个少年,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皮肤有点白,认真地看着自己。
“你……”楚湫的嗓子被烟呛坏了,嘶哑着说不清话。“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