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断腿的他靠脸重生完本[年下甜爽]—— by:半重瓣

快穿之反派男配上位记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之反派男配上位记》妄言此生文案:前世的陆瀚飞酷帅狂霸屌,温柔浪漫,堪称忠犬界第一帅,所有小攻、老攻垂涎三尺的对象死后,他被绑定,强制重生,过上朝不保菊的苦逼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撩断腿的他靠脸重生》作者:半重瓣
文案:
[你盛世美颜]
浮菮:心里有数。
[你靠脸重生]
浮菮:多谢夸奖。
[你撩断了腿]
浮菮:靠近点,我不打人……
被黑化的发小绑着投了海的浮菮,一朝穿进了不受冥府管辖的世界。生性`爱撩的他仍旧风流,但这次……
浮菮:作者大大,我美么?
[美极了]
浮菮:你爱我么?
[爱]
浮菮:那就放我回家。
[来不及了,浮菮]
[你回头看看,那一双双猩红的眼都在凝望……]
盛世美颜苏爽小白,一个爱撩攻生生把自己作成了受的故事。
爱撩受撩汉撩妹技能Max,情话来袭,说给你听。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浮菮(geng) ┃ 配角:洛意、程封、程嘉白…… ┃ 其它:
第1章 海岸情人1
夜色在海面上延展开来,衬得海水越发深沉。天际处的霞光一点点消散,最后连同云一起消散在海平面上。海风从南边刮过来,波涛随之翻涌不息,水与水的撞击声久久不断地回响在海岸上。
一辆玄黑色的车沿着路面开了过来,它流利的线条仿若暗海深处潜伏着的巨鲨。驾驶座上的人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脸上布满了水渍与血迹。他远远地凝视着深蓝色的海洋,好似在憧憬一个拥抱。
在他右手边睡着一个人。那人被绳子牢牢地绑着,头无力地低垂,看不清容貌。
前方围着白色的高大栏杆,他踩紧油门,直接冲了过去。剧烈地撞击使得车身为之一震,车头被撞得凹凸不平,车牌也凹了进去。他身旁的人也被惊醒了。
浮菮的睫毛微微颤动起来,接着猛地睁开了眼,视线之内便是身上密不透风的绳子。他微微怔了怔,片刻后冷冷地笑了。
被绑着的人侧首看去,开着车的人却好似毫无察觉。
浮菮停了笑,回过头眺望远方。远处聚集着暗沉的海水,在水塔微弱的照耀下反射着刺眼的白光。
这一刹那,他已不想开口了。
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车子继续向前开着,一往无前。月亮出来了,微弱光芒从天际射向海洋。
浮菮的视线最后,只剩那一片幽蓝色的大海。紧接着便是水声,以及呼吸不过来的挣扎。
·
“滴——滴——”洞穴里的钟乳石一滴滴的往下坠,更远处有些微的亮光。浮菮麻木地朝着亮光走去。穿过洞穴,出了洞口,是一条灰蒙蒙的大河。大河约百丈宽,岸边罗列着嶙峋的大石头。河水很平静,如一滩死水,从他那里望下去,见不着任何活物。
浮菮的思绪从脱离身体的一刹那便凝固住了,此刻他只是呆呆地站在洞口外的石台上,无知无觉。
远处传来了船桨滑动的声音,木桨在水下打转,声音回响在整个密闭的空间里。
一艘船从雾气尽头破开,划了过来。
浮菮下意识抬起脚,准备踏上船去。那只脚却怎么也踏不下去,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透明的屏障将他隔绝在大河之外。
船上有一团灰雾,隐隐约约有人的轮廓。那雾见此仿佛一切都已明了。它吹了一口气,那口雾气朝着石台上涌去。浮菮仍旧麻木地抬着左脚,雾气涌入口中的一刹那,他化作更轻薄的雾消散了。
·
“你无情无义,负尽男男女女。因为他们的恨,你渡不了三途河,入不了轮回;但也因为他们的爱,你得以重生。自此以后,你将被逐入不受冥府管辖的世界,自求多福吧……”
·
浮菮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脑海里一片混沌。那句无情无义与被逐入其它世界的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纠缠,使得他的思绪杂乱无章,如一团乱麻。
他的身体好似还沉浸在被淹死的痛苦之中,浑身颤抖不已。猛地睁开眼,刺眼的阳光令他不由自主地猝然闭上。生理性的泪水点点缀在眼睫上,他紧紧地闭了会儿眼,又慢慢地睁了开来。
有了缓冲,这光也不那么令人难受了。
浮菮慢慢地爬了起来,他浑身湿透了,身体仿佛千斤重。使劲摇了摇头,又猝不及防地瘫了下来。这样一来,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浮菮翻了个身,躺在沙砾上,死亡边缘的痛苦还未完全散去,但劫后余生的喜悦率先涌了上来。
“真好啊,我还活着……”
阳光变得温和了起来,他躺在沙滩上,用力地喘着气。
他记得发小绑他去投海,窒息的感觉像黑网一样将他牢牢禁锢,后来……
洞穴、河边、船、灰雾,还有那句话。
他这是投胎没成,真的被放逐了么?
浮菮叹了一口气,将眼睛闭上了。
也无所谓,只要活着就好了。至于发小……应该是投胎去了吧。
他一向没心没肺,与一个人相处时就把全心的爱都奉献出来,离开时也绝不拖泥带水。近乎极致的活在当下与淡忘过去是浮菮一向的准则。虽说这种极致并不为人所推崇,但浮菮却从中获得诸多益处。
永远不断绝的热情像活水之源一样感染他的情人,也感动他自身。他从世界走过,在每一片角落里都留下自己情爱的痕迹。这样的快活令他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又过了半晌,浮菮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大半,便站起来开始环顾四周。
蓝色的海洋与天空融为一体,倒影与水波之间交相重叠。脚下的沙砾如散落的黄金,衬得世界瑰丽无比。
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海面上的倒影仍是他熟悉的脸庞。
浮菮微微一笑,眉眼间情愫流转。说到底,无论在哪个世界,他最舍不得的东西除了骨子里的浪荡自由外,便是这张脸了。
无可挑剔的惊世容貌简直就像一把利刃,深深地插/进浮菮的身心与脑海。若是这世上有一个如此模样的人,他又何必拈花惹草、四处留情,搞得自己最后葬身大海。
浮菮笑意越来越深,甚至克制不住地抚摸上了自己的颈项。纤长稚嫩,仿若一手抓住便能轻轻拧断——
“回去吧,去吃午餐。”
一句人声在背后响起来,浮菮眉一皱,有些微不悦。他之前所有的关于自身的遐想都被打断了。
“回去吧,不吃饭也不行啊。”
浮菮转过身,皱着眉看向来人。是个约十八九岁的男生,长得端正好看。眉斜飞入鬓,唇形很美,唇很红。
浮菮心里咯噔了一下,这种类型的男生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
“你是在叫我吗?”
洛意一听,眼睛大大地睁了起来。惊讶与喜悦一齐蹦上了脸颊。
“你会说话!这几天以来,我还以为你……”
“这几天?”
“你不记得了?”洛意摸了摸头,片刻后像想通了似的,眼睛光灿灿的亮了起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前几天还没恢复过来。”
“什么?”
“三天前我在这捡到了你,但那个时候你也不说话,只是每天都跑出来躺在沙滩上,把自己弄得一身湿。”
“三天前?”
“对啊。”
浮菮皱了皱眉,难不成前几天他的身体已经被冲刷到这里了,但是神智还没回体。他想到自己在三渡河的遭遇,也释然了。
“这么说,是你救了我?”浮菮唇角微勾,眼里笑意顿生。
洛意的脸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也没什么,就是碰巧。”
“谢谢。” 浮菮走上前去,握住了洛意的手,“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在这沙滩上死去了。”
“我我……没什么,对了,饭好了,快去吃吧,你也应该饿了吧。” 洛意支支吾吾半晌,脸红得跟桃子似的,却一直没挣开浮菮的手。
“不急,比这更重要的是,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洛意愣愣地抬起眼帘,有些痴迷地看向浮菮。他见过电影里穿着绿色丝缎背光而行的美人,也见过手持细烟吞云吐雾的风情,但无论哪一种姿态,都远远不及他面前这人眼里的昳丽光彩。
他痴愣愣地答道:“洛意,我叫洛意。情意的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