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反派男配上位记完本[快穿强强]—— by:妄言此生

太监他想跑完本[穿越古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太监他想跑》章少文案:来自现代穿越的灵魂刚穿到这个莫名的世界就成了太监有没有更悲惨幸好大太监是他舅姥爷也就是自家人可让他伺候的是不受宠的,一个冷面悲催冷宫小皇子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之反派男配上位记》妄言此生
文案:
前世的陆瀚飞酷帅狂霸屌,温柔浪漫,堪称忠犬界第一帅,所有小攻、老攻垂涎三尺的对象。
死后,他被绑定,强制重生,过上朝不保菊的苦逼生活。
第一世:演绎嚣张浪漫的太-子党头头,陆小“攻”本色出演,如鱼得水。
系统:您可还满意?
第二世:什么?矜贵柔弱大、骚、逼?触手日夜骚扰?我选择死亡谢谢。
系统:不提供死亡、重启、自爆、投诉服务。
第三世:手动再见。
系统:为了宿主的性福生活,我也是耗尽全力。
PS:
1.我向大家保证:不坑不弃,HE,小受绝不会受委屈,如果有了肯定是日后为了更好吊打渣渣。么么=3=
2.欢迎捉虫,欢迎勾搭作者。
内容标签: 强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瀚飞 ┃ 配角: ┃ 其它:快穿
第1章 起始·穿越
第一章
浓黑的夜,高光探照灯四处扫射。
陆瀚飞抬头,月色高皎,漫漫长夜中,他嗅到不详的气息。
此时,他的脸色苍白,不是因为当晚交易暴露吓出来的,是他本身就是白着一张脸,给人轻易没办法靠近的感觉。他右手握枪,食指抵在扳机上,另一只手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牵着女人寻找能暂时隐蔽的地方。
“瀚飞,你哥说最快十五分钟能来接应。”古小漫——他哥哥陆将臣的未婚妻,也就是陆瀚飞手里牵着的女人小声说。
侧过头,黑夜里偶尔浮出的光影勾勒出陆瀚飞的侧脸,他似船儿的丹凤眼古井无波,黝黑的眼仁里浸出了点蓝光,他越过古小漫的头顶,看向身后的十几个保镖,他们两两托举着木箱。
木箱有百来斤重,里面装的全是他哥兵工厂里新研制出来的货,今晚他和古小漫出来交货,但却被对面的人黑吃黑,同时还惊动了警察。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幸运的是,警察先碰上了打算吞货的买家,他们才得以先撤。
“好。”陆瀚飞尽量温声回她。
“如果实在不行……你哥说,只要人没事就可以了。”古小漫抿了下唇,她的声音轻柔,没有慌张,只有些体力不支的虚弱。
陆瀚飞想,古小漫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只有他和那群保镖明白,陆将臣做事狠辣老练,无论对自身还是下属,要求都极为严苛,这批货市价起码一个亿,他能把东西丢了吗?
古小漫是他哥的未婚妻,一个男人再凶,也不可能用对待下属的态度对待未婚妻。
陆瀚飞不爱说话,平日里总是冷冷淡淡的,他看向古小漫的脸,收敛了平日里一针见血的犀利,平静地告诉对方,“恩,我明白。”
古小漫的手捂住胸口,舒了一口气。
一群人在集装箱垒砌成的狭窄过道里穿梭,这里路窄又复杂,不是专业人员很难在第一时间摸清楚方向。
陆瀚飞却像一头黑夜里疾行的狼,他直觉准确地让人毛骨悚然,每一条路的怎样拐弯,什么时候走到底,他都一清二楚。
“大丁和庄山,你们带着古小姐从这条路过去,这是起重室的钥匙,你们躲在里面,天亮了再出来。其他人跟我走。”陆瀚飞交代完,带着剩余的人要走。
古小漫却一把抓住陆瀚飞的手,她的指尖颤抖着,冒着细汗,能够看得出她在竭力忍耐。
她道:“瀚飞,跟我一起,不是说好了等你哥来吗?”
陆瀚飞抽手离开,他力道稍缓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温和地像个大哥哥,他道:“听话,去躲起来。”
古小漫再笨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忍不住叫了出来:“我害怕……瀚飞,不要走!”
陆瀚飞想再继续安慰对方,却猛地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杀意,他瞳孔收缩,如兽眼一般露出精锐的光芒,他的枪口悍然对上出现在集装箱上方的人。
来得好快!
“呃啊!——”雇佣兵被子弹击中,从集装箱上滚落。
“掩护——!”陆瀚飞立刻低吼,这里地形对他们非常不利,而黑吃黑的买家竟然出现在他们的上方,正端着枪朝他们射击。
陆瀚飞用血肉之躯挡在古小漫的身前,同时不断打掉一个个冒头的人。
他肩膀突然剧痛难忍,炙热的鲜血汩汩涌出伤口,他来不及看伤口的创面,咬牙换手,左手如同右手一样灵敏,枪口喷出刺鼻的硫磺味。
惨叫声、枪声响彻天际,犹如一场杀戮的狂欢。
陆瀚飞额角浮出冷汗,他感觉到埋进身体的子弹有问题!这是达姆弹!达姆弹又称为开-花弹,这种子弹射-入人体之后,弹片不会深入到躯体内,但是会横向扩张,更大程度扩大创伤出口,他的血比平时更快地往外流。
他平复了一下表情,然后转过头,对古小漫道:“快走。”
古小漫双手捂住脑袋,睁大惊慌失措的眼睛,似乎对发生的一切不太能理解,她只能本能地躲在陆瀚飞身后。
陆瀚飞皱眉,如果古小漫现在能走,他一定能保下这批货还有其他人,但是古小漫现在吓傻了,他还要继续分神去照顾这个女人。
他抬头看向四周,因为保镖要保护以他和古小漫,所以大部分人已经折损在这里,昔日和他一起战斗的兄弟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伤。
老甲,阿城,黑子,其余和他一起战斗的兄弟都倒在角落里,没有逃,在竭力掩护他和古小漫,伤亡极其惨重。
而陆瀚飞知道,如果没有古小漫在,如果没有老大的未婚妻在,他们完全可以放手一搏,可是现在,他们只能犹如困兽之斗。
“走!”陆瀚飞克制不住地低吼出声,他终于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或者是真实的一面。
“你……凶我,我……走”古小漫眼里包着害怕的泪,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瀚飞,她屈从了本能,她下意识地执行陆瀚飞给她的命令。
陆瀚飞却看见她没有往既定的方向逃,而是直愣愣地往对面枪子下撞!
“回来——”陆瀚飞恼火地朝她大吼一声,可是硝烟弥漫,枪声几乎淹没人声。
陆瀚飞拔腿去追,两人赫然暴露在探照灯扫过来的光圈之下,古小漫不住发出尖叫声和哭泣声。
陆瀚飞见她快吓傻了,只能再次抓住她的手,把她往安全的地方带。
古小漫紧紧跟着陆瀚飞这根救命稻草,寸步不离。
“瀚飞,我们走吧,货不要了……你哥不会怪你的,我会向他求情,告诉他你已经尽力了。”
陆瀚飞心里苦笑,他和他哥之间,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女人来求情了?
“求求你了,我害怕,你别走开,瀚飞……你哥对你有恩,我是他的未来的妻子,你不能丢下我……”
“瀚飞,你说句话好吗?我害怕,求求你了。”古小漫美丽的脸上写满了哀求,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动容。
陆瀚飞集中的注意力不断被子弹打断,他越走越慢,渐渐落到古小漫身后。
“恩。”陆瀚飞回了她,可是开口时有些勉强。
古小漫立刻停了脚步,她回头看向陆瀚飞,发出颤抖的声音:“瀚飞,你怎么了?!”
陆瀚飞浑身被血湿透,他原本左肩剧疼,可是现在后背、大腿上此起彼伏地传来剧烈的疼痛,除了皮外伤,可能还伤到了内脏。
他把古小漫压在集装箱上,比女人宽大的肩膀将对方罩在身-下,咽了口嗓子里的血沫子,道:“这帮人一部分被警察牵制住了,剩下的来追我们了,我的兄弟们……会和他们同归于尽,你……唔!”
陆瀚飞疼得低下头,神经如同被凌迟,他只要一动,爆裂开来的弹片便会立刻深入他的肌肉,切割他的身体。
“躲在我身下,等我哥来救你。带着货……一起。”
说完,陆瀚飞双手撑在集装箱上,形成一个保护的姿势,将古小漫罩在身下。
身后还是不断连发的子弹声,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密集,偶尔几枚要命的子弹击中他的身体,陆瀚飞眉头都没皱一下。
抓紧掌下的铁皮箱,他青筋暴起。还能再坚持一会,陆瀚飞想。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