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渣攻头顶放羊 完结+番外完本[系统快穿]—— by:狩心

拿错万人迷剧本后 完结+番: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拿错万人迷剧本后》作者:狩心文案亓素是名职业炮灰,意外被加载了盛世美颜,每次开心赴死,不是被救,就是有人帮他挨刀,就连冷血的各个大佬们,也总从觊觎他命,变成觊觎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在渣攻头顶放羊》作者:狩心
文案
渣攻太渣怎么办?
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渣我也渣啊,
身负虐渣重任的骁柏,随即将目光放在渣攻周围的人身上,渣攻的朋友兄弟同学等,
骁柏眼光独到,每次都能撩到最好的那个,
.
骁柏一面四处浪里个浪,一面继续对渣攻好,
等某天渣攻回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时,自己头上已经青青草原,羊群跑,
.
提示:受冷漠决绝演技max,
不精分,不切片,结局无cp,
★解释★
受和渣攻非恋人关系,有万人迷体质,非np,
正文绝对绿色清水,和谐看文,理智讨论,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骁柏 ┃ 配角:渣攻 ┃ 其它:绿帽,嫖文,欺骗,虐渣,爽文
第1章 一只羊(修)
从洗手间出来,走在走廊里,经过一个拐口时,骁柏隐约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其中一个声音很熟悉,这屋子他算是第一次来,参加谭耀同学的生日会。
心中有点好奇,两人不在大厅里,跑角落里,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骁柏于是悄声走了过去,借助墙角,隐藏身形。
靠近了,很快,他就听清了两人讨论的话。
“……我说谭耀,你小子还真行,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那女人怀几个月了?”
“到医院检查过,两个月了。”
“不错啊,那不是等不到毕业,你就要当爸爸了?叶阳那边你准备怎么处理,一直都吊着?不和他说清楚?”
“需要说什么?”
“你们上次……我以为你喜欢他,算是和他在一起了,结果不是啊。”
“当然不是,谁会喜欢他那样廉价的,白白送上门。老实说我当初还担心他是个1,圧不了,结果自己就躺平了,你是不知道,叶阳表面看起来一副禁慾不可攀的高贵模样,骨子里比夜场那些卖的还要骚浪。”
“真的假的?还真没看出来。”
“要让你看出来,你不早下手了。”
“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下手如何?”
“得了啊,怎么说还是我的人,等我哪天玩腻了,你随便捡走。”
“说话算话啊。”
“要不我录个音给你?”
“这就不用了,我估摸着应该等不了太久。”
“这么喜欢捡别人破鞋?有理想。”
“机械学院院草,就算是破鞋,也比外面那些高档多了。”
两人说着说着,没一会换了其他话题。
骁柏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又站了会,然后拧头快步离开。
“啧啧,这个渣攻真是渣到极点了,小白你想好怎么办了吗?要不要明天来个捉奸,一捉捉两,狠狠打谭耀这个渣攻的脸。”
系统96从虚空里挤了出来,肥墩墩圆滚滚的身体在空中扑腾,它外形是只熊猫,原本之前是一团灰色的云团,在现实世界浪了一圈后,深深喜欢上了这种z国的国宝,于是把自己也变成那个样子。
来自现实世界的骁柏,当下身份,就是谭耀和他朋友话里提到的叶阳,这个世界是小说衍生出来的异时空,原来为渣贱世界,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贱受们死后忽然就生成极大的怨念,为了使怨念尽快消散,不至于威胁侵蚀到衍生世界,骁柏随同系统96回溯到过去的时间里,前来执行一系列的虐渣任务。
骁柏凉悠悠地斜了96一眼,96划动肥胳膊肥腿,努力装可爱。
“太便宜他了。”骁柏和96的交谈都是在脑海里进行。
“不这样的话,你准备怎么做?虐渣哦,这是重点。”96用软糯的小奶音说道。
“谭耀不是喜欢吊着人吗?不是觉得叶阳又骚又浪吗?礼尚往来一下,他也该尝尝被人在头顶放羊的滋味。”骁柏眼底,讽刺的笑意溢了出来
“嗯?你要、你要学他出轨?”96给惊到了。
骁柏笑:“这不叫出轨,我和他又不是恋人关系,这叫可持续发展,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
只是一场所谓的单恋。
“可以可以,我已经很期待渣攻发现你和他一样渣时的表情了,一定非常精彩。”96欢快地一上一下蹦哒。
骁柏回到宴会大厅,寿星夏炎人缘挺好,这次生日,来了二三十号人,其中大半骁柏都不认识,骁柏本来想回之前的座位,结果抬眼一看,座位早被不熟悉的人给占了,那些人看到骁柏来了,没有要让位的样子,甚至看骁柏的眼神都没多少善意。
这里的人,和谭耀交往深,知道骁柏喜欢谭耀的事,知道谭耀将骁柏当打发乐子的玩物的事,对骁柏有同情也有轻蔑。
骁柏只当完全没看见,环顾了一圈,看到某个地方还有个空位,未及多想就走了过去。
刚一坐下,伸手去拿桌上的果酒过来喝,忽的动作一顿,身边有道视线落了过来,骁柏僵了一两秒,转过头去。
这一看,直接在心里吹起了惊艳的口哨。
竟然才发现,这屋子里还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视线的主人就坐在骁柏身边,两人挨得很近,大概動作弧度大点,兴许胳膊都能撞上。
那人有着一张轮廓深邃、杂质封面男模的脸,眉骨硬朗,眼眸幽沉,周身散发着强大的令人难以忽略的气场。
一身深色的休闲装扮,仔细看,几乎可以看到衣服下掩映着的强劲有力的躯体。
腿长手长,指骨根根分明,漂亮得可以直接拿去做手模了,骁柏喜欢一切美丽漂亮的东西,说起来骁柏本身是个双,比起找个女人,他个人更偏向同性,男的一般都比女的要玩得开一些,骁柏自认看人挺准,面前这个人,只会比谭耀更渣。
能够看到对方眼里燃起的火,但再继续往里,却是没有任何情感色彩可言。
这样的人,几乎很难为谁止步,骁柏要找的也正是这样的对象,无情才最好,免得以后揪扯不清。
“嗨,你好。”骁柏绽开笑,率先招呼了一声。
青年盯着他的脸,眸光锐利的,仿佛能穿透过去一般。
骁柏像是根本没注意到,也或者注意到,但不受影响,他装作很随意的样子,问:“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是叶阳。”
“方裘。”青年一开口,就是一副略微嘶哑的烟嗓,仿佛有数十年的烟龄,喉咙因此被烧坏,声音低沉。
骁柏微怔,继而接着方裘的话:“挥斥方遒的遒?”
方裘调整了一下坐姿,背脊挺了起来,这个时候骁柏才得以完全看清楚,身边这个人,如果站起来,怕是要比他高半个头。
動作的调整,导致方裘的膝盖不可避免就挨到了骁柏,骁柏脸色有瞬间的变化,但之后方裘没拿开,他也就顺势没避让。
两人膝盖轻轻靠着,某些暗示已经不言而喻。
“不是,上求下衣。”方裘说话很简洁,没有过多多余的赘述。
“裘?很特别的字。”骁柏挑眉,唇角也微微勾了起来。
两人目光在刹那间一触,达成共识。
方裘视线下落,凝视着骁柏唇边若有若无的笑,看到骁柏脸忽然一转,转向了其他地方。
在外面谈得差不多,毕竟今天是自己生日,作为主人的夏炎也不可能真的离场太久,此时他和谭耀一同走了回来。
谭耀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骁柏,从人群里穿过去。
另一边到是有个空位,谭耀眸往下一低,看到骁柏和方裘的腿挨在一起,虽然心里清楚,骁柏对他的爱里不会掺杂什么杂质,但看着看着就是觉得不怎么舒服,很有点刺眼,于是往两人中间走。
骁柏知道谭耀的意思,自发地往一边让。
一坐下,谭耀胳膊一伸,手臂就搭在骁柏后面的沙发上,将骁柏给环在臂膀里,一副绝对占有的姿态,无声宣告着,骁柏这人是他的。
方裘和谭耀是一个年级的,和夏炎关系不错,但和谭耀就一般了,点头之交都算不上,谭耀一坐下,方裘也跟着挪了点位置,和旁边的人谈话去了。
“喝酒了?”谭耀看到桌上空了一个杯子,随口问道。
太监他想跑完本[穿越古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太监他想跑》章少文案:来自现代穿越的灵魂刚穿到这个莫名的世界就成了太监有没有更悲惨幸好大太监是他舅姥爷也就是自家人可让他伺候的是不受宠的,一个冷面悲催冷宫小皇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