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易安》完本[古代架空]—— by:双木小铃

《皇上,亡国靠你了!》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米yung】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皇上,亡国靠你了!》作者:公子柔封骐想要天下,于是温宁安为他拿下一座又一座的城,献给他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先生易安》双木小铃 “明日会有新的先生来教你读书,他虽然比你大不了几岁,但学识见识都是少见的,你切莫轻视他,有什么疑惑也不要来问我,只要听先生的就行,记住,一切都要听先生的,无论先生让你做什么,你认真去做即可,不要质疑先生的能力,不要给先生添麻烦

清楚了吗?”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环,孙哲 ┃ 配角:叶珍,紫英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时至初夏,白日渐渐拉长,戌时天才猛然黑下来,正值赵王爷生辰,王府热热闹闹,宴席怕要再过一两个时辰才散,客人酒酣耳热,寿星本人却趁没人敬酒的闲隙叫走了自己的儿子,一起散步至庭院

晚风拂面,赵王爷负手悠悠地吹了会儿风,转头慈祥地看着赵环,赵环板板正正地站着,从头到脚,无论是穿着还是姿态都一丝不苟,王爷却叹息:“明日会有新的先生来教你读书,他虽然比你大不了几岁,但学识见识都是少见的,你切莫轻视他,有什么疑惑也不要来问我,只要听先生的就行,记住,一切都要听先生的,无论先生让你做什么,你认真去做即可,不要质疑先生的能力,不要给先生添麻烦

清楚了吗?” “清楚了,父亲

”赵环的回答没有任何的犹疑,赵环是个好孩子,说什么是什么,王爷从来不会怀疑这孩子会出尔反尔,只是他想让先生教给这孩子的东西对常人而言太难理解,需要给这孩子先提个醒

赵环的新教书先生姓孙名哲,是太傅的小儿子,赵环偶然听几个朋友说起过,此人喜欢混迹于三教九流之中,曾数次被太傅赶出家门,为士族所不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赵环对孙哲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在下姓孙名哲,字易安,世子称呼在下易安就好

” 孙哲面容白净、眉眼舒朗,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礼数也到位,赵环心里却有点膈应,也许是因为孙哲的衣襟敞得大了些,衣服褶皱多了些,配饰随意了些,让他觉得孙哲不像一个教书先生该有的样子

“先生好

”赵环没有称呼孙哲的字

孙哲笑了笑没有在意,从案桌上拿起王府下人早已备好的书翻了翻,扔到一边,对赵环道:“听说世子天资聪颖,这些书想必世子都已经烂熟于心了,再学下去也没什么价值,不如学习一些新鲜东西

” 赵环微微提起了一点兴趣:“一切听先生的意思

” 孙哲从袖口掏出一卷书,双手递予赵环:“这是在下从黄金书屋寻到的一本古籍,极富意趣,希望世子能在今日读完,在下明日会与世子交流心得

今日没有其他东西教给世子,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 赵环手执古籍,封面“李浪子传奇”五个大字似乎暴露了什么,赵环皱眉目送潇洒离开的孙哲,掀袍坐下开始阅读

书中李浪子是个为人称道的侠士,武艺高强、智慧出众、性情豪爽、四海为家、锄强扶弱,喝最烈的酒、骑最骏的马、睡最美的女人,不断有新的艳遇、新的朋友、新的困难,享年四十五岁,死于疾病,临死前仍不放弃美酒、美人,最后微笑着死去

赵环一口气将古籍读完,书中的几段描写很是让人热血沸腾,每个男人年少时都有一个英雄梦,李浪子就是一个典型的英雄

可是读完后并没有什么用,赵环想

传奇只是传奇

没有活人能成为传奇

这本书只能让人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

“学生找人鉴定过,这本传奇写于五百年前,那时候天下还未统一,战争频繁,当时赵国君主为了使他国的民心涣散,派人写下这本传奇,散布到其他各国,各国少年争相模仿李浪子,行事无所顾忌,只顾享受当前的生活而不考虑长远的未来,不仅导致许多纷争、导致许多少年英年早逝,还导致各国奢靡之风盛行,唯有赵国严禁此书,励精图治,终于一统天下,后将此书全数销毁,没想到先生竟能寻到此书,看来此书的余毒还未完全除尽,不知又有多少人会受到其害

” 孙哲静静地听赵环讲完,嘴角几不可察地一弯:“世子所言极是,在下只看到李浪子生活的肆意,没看到此书危险的思想,在下一定会将此书销毁,以免祸害他人

” 赵环眼神微闪:“先生无需销毁此书,此书虽然写来目的不纯,但其本身是稀有古籍,有不菲的价值,先生只需留意不要将其流传开来即可

” 孙哲摇头:“不行,此书危害这么大,在下不能再让它祸害人间

”便作势要撕

赵环一把将古籍夺走,捕捉到孙哲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抿紧嘴,不悦道:“先生为何戏弄学生?” 孙哲挑眉:“世子又为何戏弄在下?” 赵环瞪着孙哲,没想到孙哲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孙哲抱臂道:“世子分明喜欢这书,却非得故意把这书说得罪大恶极,乱世中此书或许可以说蛊惑人心,但是现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享受生活并不可耻,世子为何如此厌恶?难道是觉得放纵自己有辱自己的身份?还是说,世子从未尝试过,所以不敢尝试甚至于开始厌恶这种生活?” 赵环怒:“谁说学生不敢尝试?只是享乐而已,谁做不到?” 孙哲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在下明日要出发去万马场,路程遥远,请世子务必收拾好行囊

” 万马场远离赵都,位于赵国西南方的富庶之地,以骏马闻名于天下

赵环自出生十六年来从未出过赵都,每日除了读书学习、练习骑射就是维持士族间的友谊活动,生活几乎毫无波澜,赵环也不想有波澜,说出享受那番话完全是被孙哲激的

赵环认为,最理想的生活应该像苦行僧那样严于律己,放纵只会带来毁灭…… “世子似乎精神不佳?”孙哲笑嘻嘻地问赵环,一手将包裹甩在肩上,一手拎着几包药,站姿松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昨夜读书睡得晚了些

”赵环在撒谎,他一向是在亥时正中睡的,昨夜不知怎地,上床以后竟然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回想的都是孙哲的质问:觉得放纵自己有辱身份?还是说,从未尝试过,所以不敢尝试甚至于开始厌恶?不,他只是对此感到不屑……真的不屑吗?为何会对万马场之行感到期待?不,他才没有期待……这样不断反驳自己直到三更才恍惚睡去

“……先生拎的那几包是什么?”赵环不习惯撒谎,于是试图转移话题

“治晕船的药

世子是第一次坐船吧?第一次坐船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以备万一在下买了些药

” “先生想的周全

”赵环其实不以为然,自己身体那么健康,怎么会晕船? 两人坐马车来到渡口,王府的小厮和丫鬟已经提前带着赵环的几箱行囊在船上等候,整艘船被王府包下来,待两人上船就出发了

出发半个时辰后,赵环开始感觉头晕,进船舱休息,缓了许久没缓过来,肠胃又开始难受,想找孙哲拿药但是他奇怪的自尊心不允许

正难受间丫鬟端了碗药进来:“孙先生看小王爷脸色不太好让奴婢给小王爷煎药送过来,孙先生还给了奴婢一袋蜜饯嘱咐奴婢喂给小王爷吃,孙先生真是细心呢

” 赵环脸色发青,气的,给他蜜饯吃就是在把他当小孩子看,不,他小时候喝药也从未怕过药苦

赵环一口气将药喝完,用帕子将嘴抹干净,对丫鬟道:“把蜜饯还回去,就说谢谢先生的好意,学生心领了

” 喝完药沉沉睡了一天,第二日、第三日也一直躺在床上,第四日下午才有心情出船舱看看江面的景色

负手站在船舷边,享受江面吹来的微风,赵环的心情好了很多

“先生人在哪里?”赵环问丫鬟

“在船尾和船工们掷骰子呢

” 赵环皱眉:“多久了?” “一上午了,奴婢中午去请先生吃饭,先生在兴头上奴婢没敢打扰

” 赵环一摆手:“我去看看,你不用跟着

” 敲门,没人应,贴着门听了会儿,里面的声音没有想象中嘈杂,似乎都在压着嗓子说话,赵环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到被众人围起来的孙哲,袍子撩起系在腰间,袖子挽至肩膀露出精瘦的胳膊,脚踩板凳,手捧骰盅摇得起劲

孙哲面向门口,一抬头便看见赵环,不知道站了多久,孙哲生怕怠慢了赵环,忘了手中还握着骰盅匆匆几步来到赵环面前行礼:“世子身体可好些了?” 赵环瞥了瞥孙哲手中的骰盅,又扫了眼慌忙下跪的船工们,对孙哲道:“先生,借一步说话

” “世子稍等

”孙哲侧头将骰盅往船工那边一扔,一个船工斗胆一伸手将骰盅接住,憨憨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

赵环抿紧嘴,没说什么,转身离开,孙哲冲船工们挤眉弄眼,意思是世子没生气,让他们接着玩,然后跟着赵环来到船舷边

“多谢先生的药

” “世子客气,犹记得在下第一次坐船时上吐下泄,晕得昏天暗地,直到上岸了都没缓过来,想想都觉得后怕,世子这几日一直精神不佳,在下看着也心疼,世子现在能恢复精神真是万幸

” 赵环盯着孙哲,孙哲笑意晏晏,言语真挚,但是赵环总感觉孙哲说话带着调侃意味,也许是因为孙哲身上的那股痞子气质,不过孙哲这番话还是稍稍打动了他:“让先生担心了,听说先生还未吃饭,请先生务必注意自己的身体

” “多谢世子关心,船上的生活无聊,在下忍不住想找些乐子,一时兴奋过头忘了吃饭,不过这也正是掷骰子的乐趣所在,能让人忘却饥饿、忘却时间,只要玩得开心,吃不吃饭也不那么重要了

” “……先生开心就好

” “旅途无聊,世子有兴趣一道玩儿吗?” “不用了,先生,学生带了书

” 船三日后到达目的地,万马场的总管叶珍接到消息提前在渡口等候迎接,叶珍是孙哲的好友,江湖人士,却比孙哲看起来更像一个名门子弟,风度翩翩、彬彬有礼

“小人听易安说世子精通骑射,想必对马很有研究

” “谈不上研究,只能算是了解罢了

” “世子过谦了,后日万马场要举办一场赛马,由客人亲自在万马场中挑选比赛,得冠者不仅能得千两头彩,还能将自己挑选的骏马带走,不知世子有没有兴趣参与?” 赵环还未开口,孙哲率先道:“当然,世子来正是为了参加这场赛马

” 等叶珍告辞,赵环问孙哲:“先生所谓的享受就是来赛马?” 孙哲笑了笑:“世子可喜欢马?” 赵环负手:“名马配英雄

有几个男人不喜欢马?” 孙哲点点头:“既然喜欢,就可以享受了

万马场网罗天下骏马,世子明日可以尽情逛一逛,挑选自己最心仪的那匹,若在赛马中夺冠还能将其带走,岂不美哉?” 第二日太阳还未升起,孙哲敲响了赵环屋子的门:“世子睡醒了吗?” 赵环皱了皱眉,将手上的书放下,开门,问孙哲:“先生这么早有何事?” 孙哲倚在门口道:“当然是去挑马啊,晚去的话好马都被别人挑走了

” 赵环有点诧异,他可是世子诶,难道叶总管不会专门给他留几匹好马吗? 孙哲仿佛看透了赵环在想什么,拉起赵环的袖子就走,边走边道:“叶珍那家伙贼得很,在下第一次参加赛马的时候,他让在下在几匹骏马里挑,在下还以为他是专门为了老朋友开小灶,感动的不行,结果得冠的马根本不在其中几匹骏马里,反倒是外表平平无奇的一匹马得了冠,在下押自己挑的马赢,输的连回都的钱都没有,现在想想都还觉得来气

世子对马很了解吧?这次一定要将在下上次输的那些钱都赚回来!” 赵环盯着自己的袖子,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拉着他,真奇怪孙哲为什么敢这么随意

“先生跟叶总管的交情似乎很不错

” “嗯?世子从哪里看出来的?” “先生虽然口中埋怨,但是先生的眼睛是笑着的

” “咦?是吗?”孙哲松开了赵环的袖子,双手十指扯着自己的眼角,扯成了两条缝,“在下的眼角有些下弯,容易给人产生一直在笑的错觉,世子看错了吧

” 赵环觉得孙哲扯着眼角的动作有些搞笑:“可能是看错了

” 两人来到马厩,叶珍本来在和别的客人说话,见到二人立刻迎上来:“世子来这么早可是来挑马的?在下为世子专门准备了几匹好马,世子可要来看看?” “好马是好马,能不能夺冠就不一定了,我们自己会挑,叶珍你就忙你自己去的吧

”孙哲抱臂笑

叶珍瞪了孙哲一眼

赵环:“就不麻烦叶总管了

” 两人一路沿着马厩走,孙哲时不时会指着一匹马问赵环好不好,赵环见惯了名马的,要求高些,一直摇头,孙哲也不丧气,自信满满地向赵环传授他自己的经验:“叶珍有时候会故意把一匹极品好马伪装成普通的马的样子,让人忽略,有时候又会故意把一匹极品好马装扮得光鲜亮丽,让人觉得那匹马只是徒有其表,所以说光看外形很难看出来,不过在下通过调查总结了一套规律,十次赛马里面,六次都是外形普通的马取胜,三次是没有做过手脚的外形出挑的马取胜,还有一次是一匹被颜料染得五颜六色的马取胜,可见将最好的马伪装成普通的马的可能性更高些

” “先生所言极是,没想到先生如此精通此道

”赵环毫无诚意地夸赞着,目光从一匹一匹马扫过,突然停了停

“世子看中哪匹马了?” “这匹

”赵环眼睛发光

孙哲摸着下巴审视那匹马:“这么瘦,跑得快吗?” “虽然瘦,但是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

”赵环上前摸了摸瘦马的头,感叹,“你看它的肌肉线条多么优美

” “在下咋没看出来呢

”孙哲凑上去看了看马,又看了看赵环,“看来世子很喜欢这匹马,这匹马似乎也很喜欢世子

” “学生就挑这匹马了,接下来该怎么办?”赵环开始兴奋了

马夫递给赵环一个牌子,上面刻着数字叁拾肆

“拿着牌子就行,等明天比赛

”孙哲去摸瘦马的头,但是瘦马躲开了,“世子不去看看其他的马了?” “有小黑就够了

”赵环已经自作主张给瘦马起名字了,“先生挑马吗?” “当然,这样咱们两人赢的几率大些

” “那先生接着挑,学生就先回去了

” “诶?”孙哲拉住赵环,“世子好不容易来万马场一趟,难道不想多看看吗?” 赵环将手挣开:“学生还未读完太傅新撰的书

” 孙哲嗤笑:“那老家伙写的,长篇大论没什么意义,世子看这种书看多了脑子会僵的,不如多玩一会儿

” 赵环很生气:“太傅毕竟是先生的父亲,劳烦先生说话放尊重一点

” 孙哲无所谓地耸耸肩:“在下一时半会可改不过来,而且在下说的都是大实话

世子说好了要来享受的,怎么老是想着读书,难道世子真的读书读习惯了,连普通的享乐都做不到吗?” 赵环更生气了:“对学生而言,读书就是享乐,不行吗?” 孙哲这才看出赵环生气似的,忙低头哈腰道:“当然行,世子说的都对

” 赵环看孙哲那副明晃晃做戏的样子,简直有想掐死他的冲动

“不过……”孙哲突然挺直了腰板,正色道,“王爷说过世子所有的事都要听在下的吧?现在在下想让世子继续逛,世子觉得如何?” 赵环愣了愣,脸色憋得发青,良久平静道:“那就继续逛吧

” 将所有的马厩逛了个遍,孙哲挑了匹毛色油光发亮、体型高大威猛的马,取名小高,甚是满意:“不出意料,冠军应该就在小黑和小高之间了

” 赵环心里对孙哲有强烈的不满,不过他倒挺赞同孙哲的话,最后的夺冠者一定会是小黑

第二日一大早,赵环没心思读书,干脆坐下来摩挲着小黑叁拾肆的牌子等孙哲
《教主他貌美如花》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教主他貌美如花》作者:末予人人都知魔教教主叶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武林中人深恶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