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亡国靠你了!》完本[古代架空]—— by:公子柔

《孟浪》完本[古代架空]—:我没有名字,是个乞丐。去年冬天这个地方下了一场薄雪,真的很薄,落到地上的不过须臾,就化成了一滩水。跟我挤在一条破巷子里的老乞丐说,这是他在这里三十几年来,见过的第一场雪。我不明白三十几年是个什么概念,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米yung】整理 《皇上,亡国靠你了!》作者:公子柔 封骐想要天下,于是温宁安为他拿下一座又一座的城,献给他一个天下

封骐恶心温宁安对他的断袖之情,将温宁安发配到边疆,于是温宁安为他四处征伐,献给他一个太平盛世

封骐被所信的女人与佞臣背叛,于是温宁安连夜赶回京城护他离开,献给他一条命

重生后,封骐发誓那些对他不义之人,他定会百倍奉还,而且…… 封骐:朕要你做朕的皇后

温宁安:皇上,边境未安叛军未扫,臣职责所在,怎可蜗居宫墙内

封骐:可你已怀上龙嗣了

温宁安:??? 皇上,我们这样真的不会亡国吗…… 此文又名《朕搞大将军的肚子不让他去打仗》《我们这样谈恋爱吃枣药丸》《一个渣攻变二十四孝忠犬攻的感人故事》 *黑化霸道狠戾攻 X 温润清雅忠犬受 *甜宠文,HE,1v1 *主受,封骐帝王攻,温宁安将军受 *生子!生子!生子!会有萌萌哒的包子出没!不喜欢的看官可以点叉哦,雷到你窝不管,口亨 内容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骐、温宁安 ┃ 配角:封晟世、白璧,陈殊、秦招凰 ┃ 其它:渣攻重生变好攻、甜宠、竹马竹马

第1章 恶犬 瞭望台与城墙上的士兵被买通了,而某些心志坚定的还未来得及将消息报至皇城便被叛徒暗中砍杀

里应外合之下,敌军行至北淼城门下烽火方袅袅升起

警报的钟声传遍皇城之时,敌军已破门而入

北淼王封骐睁开眼后见到的不是阎罗老爷,魂魄反而虚无地漂浮在尘世,意识仍在,亲眼看着城门被攻破、百姓被掠夺,那个人……被敌军用关畜生的笼子押送回京

封骐心道,也许是老天爷给自己这个亡国之君与罪人的惩罚吧?只能作一只孤魂野鬼,永世无法转世轮回

是的,封骐死了

大批的敌军涌入了御书房,封骐与大内影卫拼死抵御依旧不敌

千钧一发之时,远在边疆的左将军温宁安接到残缺的快报后连夜赶回

温宁安仅率一支精锐小队深入皇城

而昔日的禁宫之于温封二人早已是四面楚歌,可即便敌多我寡,他依旧是救出了封骐

只是叛军狡猾,为了万无一失,竟然在封骐的吃食中下了毒

终究,温宁安寡不敌众,损了精锐也失了封骐

甚至这位威名远扬使得边境不敢来犯的左将军还被俘虏…… 此刻封骐的魂魄就在金銮殿里头,曾经属于自己的龙椅上坐着的是另一个男人,坐在北淼龙椅上的鸿西王

自己的皇后就站在鸿西王身旁,看向鸿西王时的眼神满满的爱慕与崇拜

温宁安被铁链烤着跪在了殿堂中央

手持铁鞭的鸿西将领恶狠狠对跪在自己身旁的温宁安道:“温将军,嘴不那么硬,便能少一些皮肉之苦

” 温宁安紧咬着下唇沉默不语,甚至眉头也不皱一下

虽然身上早已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说!” 又是一鞭子落下

“封骐的尸首在哪儿!” 鸿西王摸着扶手处的暖玉,摇了摇头道:“温宁安,封骐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再护着他的尸首?” 温宁安抬头道:“既然已经死了,鸿西王又何须执著得到皇上的尸首?” 封骐冷笑,自然是为了将自己碎尸万段,把头颅挂在城墙上示威了

温宁安想必也是知道这一点,因此在自己死了后,立马将尸首好生安葬,藏了起来

然而…… 铁鞭应声而裂,温宁安再也撑不住,身子歪向一旁倒了下来

封骐如果此时仍旧有血肉之躯,手心早已被掐出了血丝

他宁愿温宁安说出来

五年前,封骐登基那晚两人喝多了,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而这件事却让封骐明白了温宁安的心意

震惊之余是恶心,因此这几年来封骐从未给过温宁安好脸色,甚至将他驱逐至边疆

然而此刻这个封骐无法接受的人却在封骐死了后仍旧如此护着他

心底沉重得恨不得自己能立马死去,死得透透的再也不用忍受着眼前这些酷刑般的画面

鸿西王眼底暗了暗,挥手让下人牵来了几条身形庞大的猎狗

“温宁安,你可想清楚,这些猎狗可是饿了好几天了……” 下人将猎狗带到了温宁安身旁,猎狗立马他身上的血腥味刺激得狂躁不已,流着口水低喘,若不是下人拉着缰绳,这些饥肠辘辘的猎狗早已扑到温宁安身上了

“朕再给你最后的机会,封骐的尸首,在哪里

” 温宁安沉默地阖上了双眼

“呵

” 鸿西王挥手,下人便松开了紧紧拽住缰绳的手…… 血肉横飞

浓重血腥味让几位站在旮旯处的婢女忍不住转头呕吐,男人抑制不住的痛苦叫声回荡在这个奢靡堂皇的殿堂里

封骐再也忍不住,眼前发黑一片晕眩,最终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请多多指教!⊙▽⊙

第2章 重生 盛夏时呼入的空气感觉都是滚热的,达官贵人都到山庄去避暑,而百姓则是减少出门

这个时期的未时更是最让人难耐

此刻便是未时,温宁安与身后的士兵骑于马上,一语不发地排列在南门外

身上厚重的盔甲加剧了这些立于盛阳底下的士兵闷热的不适感,汗水渥湿了里衣,模糊了双眼,不过并无一人出声埋怨

因他们所忠于的将领温宁安此时也与他们一样,承受着毒辣的阳光但却无半句怨言

也不知是因为心胸宽阔,还是习惯了

年年如此

每年这个时候温宁安都得按照朝廷规定回京向皇上汇报战果与边疆防守情报,而每年的宫门通报官都能给他们断了腿的感觉

拿着温宁安的令牌回宫通报了,往往还得等上一个时辰才能进去

迟一些到便被斥责玩忽职守,准时抵达却会如现在这般,仿佛在受刑罚

年轻的副官任飞扬低声问道:“将军,我们要这样等下去吗?” 温宁安不答,只是定定地看着紧闭着的宫门

“将军……”任飞扬还欲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老副将掐了一把

任飞扬压低了声音,转头朝着老副将愤愤不平道:“咱们将军战功累累,一战将鸿西打回老家,边疆所有王听到将军的名号打都不打便直接丢盔弃甲了,回京后受的便是此等待遇?” 老副将瞪了任飞扬一眼道:“黄毛小儿别多嘴!还嫌不够堵心么?” 任飞扬憋了憋嘴,然而不到片刻又按捺不住朝温宁安问道:“将军,你说皇上不接待我们,此刻又在干啥呢?” 温宁安愣怔了片刻才道:“我不知道

” 他们是不知道,宫内此刻早已乱成一团…… 寝宫内,已然失去意识的封骐一动不动地躺在龙床上,一众御医忙着给他胸前的伤口止血、敷药与包扎

太后与封骐的三位女眷也守在了床边,婢女们则是提着水盆与毛巾进进出出

看着婢女拿着布满了血渍的毛巾出去替换,太后蹙着眉朝禁军统领狠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太后虽早已及耳顺之年,但处事判断不减当年

雍容华贵,威严犹存,在宫内说话也是极有分量的

禁军统领单膝跪下道:“属下失职!未察刺客……” “可查清了那些刺客是何人派来?” “依刺客武功招式与身形,属下斗胆推测,这些刺客来自鸿西……” 太后冷哼一声道:“预料之中

” 正说着,封骐便缓缓睁开了眼

“皇上醒啦!” 封骐恢复意识后,第一眼见到的便是张太医油光满面的脸

转头则是母后与后宫,而自己似乎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 怎么回事? 自己不是……死了么? 封骐眨了眨眼,有点搞不清现状

温宁安……温宁安! “温宁安呢?” 封骐的声音很沙哑,但房内的人还是听懂了

皇上在找温将军? 皇后李落雁道:“温将军还在南门,嘿,本宫见皇上受伤,一时心急倒忘了让人通传唤他入宫面圣了

” 封骐蹙眉,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封骐才开口道:“现在是什么年?” 太后心生疑虑,封骐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 而听了下人所报的年月后封骐心底不再是疑惑,而是骇然了

下人报的是三年前的年月,而这些场景也历历在目,存在于自己记忆之中,难道……自己回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自己登基的第三年! 见封骐面色变幻莫测,从一开始的迷惘到后来的庆幸与狂喜,封骐的其中一位妃子便担忧问道:“皇上,您还好吗?” “好!朕前所未有的好,哈哈哈!” 众人面面相觑

最后是李落雁开口道:“皇上,是否需要妾身让温将军入宫?” 封骐思索片刻,挥手道:“让他先回去

” 李落雁挑眉,回去? 实则上封骐也很想立即见温宁安,确认他当真完完整整,平安无事

爱,应当说不上

喜欢,很玄乎

但失去却有一种空洞感,前世即便厌恶,但心底却害怕温宁安当真抛下自己抑或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死去

而如今封骐看着自己床边这些人,尤其是皇后那精致妖艳的脸,只觉得愈看愈焦虑和心烦

但封骐不想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见温宁安

自己此刻因受了伤而软弱地躺在床上,而温宁安则因自己愚蠢的刁难在南门外受了委屈,想必心里定然是不舒服的

太后见封骐情绪有些不对劲,便道:“皇上想必也是乏了,我们先离开吧

” 封骐笑道:“皇后留下

” 李落雁微微挑眉

尽管从未有过夫妻之实,但李落雁仍旧是封骐名义上的发妻

从以前的太子妃到如今的皇后,两人从来都是相看两厌,多说一句话都嫌难受,现在又怎么突然让她留下? “皇后,刺客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入御书房,似乎是因为有内应啊

”封骐皮笑肉不笑

李落雁面不改色道:“是么,那妾身得好好彻查后院了

” 封骐心底冷笑,李家自认为自己将爪牙与狼子野心藏得极好,实际上确实是好,自己前世直到死了才恍然大悟,但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前世的他…… 总有一天,他会将李家以及所有试图害他的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是得好好查查,若查出了谁是叛徒,朕要他生不如死

若是个男的,就阉了他,一层层地扒了他的皮,一根根地打碎他的骨头,用滚烫的热水从耳膜、眼眸、鼻孔与嘴巴灌入,直到里头的所有器官都腐烂、直到他痛苦地死去

若是个女的,便脱了她的衣绑在市井的柱子上,让所有男人都来凌.辱她,直到她死去

查出了结果,皇后可否帮朕实行?嗯?” 看着封骐狠戾的眼神,李落雁不自觉的背脊一寒,低头顺服道:“自然,妾身会彻查到底,严格盘查出入后宫之人

” 封骐盯了李落雁好一会儿才道:“你也退下

” “是,妾身告退

” 李落雁步伐似乎急了些,封骐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但立马将之藏了起来

寝宫只剩封骐一人后,封骐看着头顶上的龙凤床幔只觉得头疼欲裂

有很多事需要好好想想,有很多事要做,对温宁安的感情也很模糊,但有一件事非常明确,那就是与温宁安好好相处,也许他们的关系能更近一些,再近一些……然而,自己之前似乎做了许多好事…… 杀千刀的!若是早重生两年,回到他登基那日,那该有多好! 而宫门外的左军收到了通报后,面色都变了

等了那么久,敢情连宫门都入不了? 因此温宁安回到温府后,脸色也提不起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出来迎接自己的娘亲与妹妹仍旧如往年般激动地搂着自己说着窝心的话,然而眼睛却红红肿肿的,面色看起来也不佳,似乎是在强颜欢笑

回到正厅,就见父亲面色沉重地坐在首座

温宁安拜见了父亲后便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说到这个,温宁安便见娘亲忍不住低头啜泣了

温老爷叹了口气道:“你大哥出事了,如今在大牢内待着呢

若是不出意外,下个月中旬便要被砍头了

” 温夫人也哭着补充道:“昨日我们去看你大哥,他身上早已被那些该死的狱卒打得不成样子了……” 温宁安骇然

砍头? 温老爷摇着头道:“都怪宁远多管闲事,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御史台文书,却把自己当御史大夫了,妄想螳臂当车,现下得罪大人物了

宁远他之前查到了徐家徐二老爷的侄子徐仁贪污的账务,便想一路顺藤摸瓜查下去,哪知牵扯越来越大,最终反被徐家的人诬陷,弄入大牢了

” 温宁安蹙眉道:“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也不让快马传信告诉我

” 温夫人道:“宁远他是前日入的狱啊!若是传了快马,铁定会在路上与你错过的

” 前日?可真是凑巧了

多年在战场上打滚让温宁安对四周以及突发情况十分警觉

这样凑巧反而让他觉得不对劲儿,毕竟他手上握着左军

北淼的主要军队分别是直属皇上的禁军、温宁安的左军、徐家的陆军与李家的海军

徐李两家争夺多年,因此温宁安的左军一直是他们眼中垂涎欲滴的鲜肉,恨不得能收入囊中为己所用,以此削弱另一家

“我会想办法的

”温宁安握住了娘亲的手宽慰道

温夫人抽了抽鼻子道:“我虽是一个妇道人家,但也知道现下朝野权势一分为二,一半属于皇后所在的李家,而另一半便是太后的徐家,说是滔天权势也不为过

徐家,我们斗不过的

” “娘,你别担心

徐家再有权势也不能蔑视王法,他不是皇上

而我手上也有皇上忌惮的左军,此事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 听小儿子这么说,温夫人也好受了许多,拉着温宁安道: “这事就全仰仗你了,我们家也就你有出息,当上了大官……” 温宁安的妹妹拉过了温宁安笑道:“先让二哥吃点东西吧,脸那么红,看来是热坏了

” 在外辛苦征战的儿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一进了家门便被告知这样的坏消息,实际上温家人心里也不好受

温夫人叮嘱了下人几句,随即转头对温宁安道:“我特意给你熬了冰糖水,先去喝一碗开开胃

” “好

”温宁安颔首,随着娘亲与妹妹一同到后厅去了

第3章 借刀 喝了几口冰糖水和酸梅汤,中饭都还没吃上便有下人来报说徐家的公子,兵部尚书徐仁约温宁安在醉月巷南楼一聚

醉月巷有四座空置的楼宇专门给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使用,所谓的使用,也不是用来做什么正当事,不是行那云雨之事便是与美人玩乐

毕竟醉月巷本身便是一个热闹的烟花之地,供人玩乐的地方

花楼、歌舞坊与南风馆一应俱全,街边挂着红艳艳的灯笼,身着暴露衣裳的姑娘与打扮得白白净净的小倌嬉笑着拉客与调情

温宁安穿过了充满着莺莺燕燕与□□的街道,来到了花月楼的包间

徐仁订下了一个包间等待着温宁安的到来

小二给自己推开了包厢那绘着春宫图的纸门后,徐仁便站了起来朝温宁安笑道:“温将军,别来无恙?” 徐仁年近三十,但年纪轻轻地便顶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胖得连行走都不方便了

温宁安看着包间内暧昧的设计,蹙眉道:“徐公子还当真有雅兴

” 徐仁笑道:“温将军,若说隐秘,自然是这些烟花之地不那么引人注目,更不用说这里是徐家的地儿

” 温宁安坐下后,见徐仁召了小二似乎是要点菜,便道:“徐公子有话直说吧,我已经在家里吃过了,不劳徐公子破费

” 徐仁于是道:“徐家知道温将军目前正苦恼着该怎么救出兄长,刑部也是徐家的地盘,徐家倒是可以略尽绵薄之力
《先生易安》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先生易安》双木小铃“明日会有新的先生来教你读书,他虽然比你大不了几岁,但学识见识都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