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江山换蓝颜(穿越)下——夜碎

042、宫外约会

当周熙和季云一路跟着晁福畅通无阻的出了宫门时,周熙不禁感叹自己身边这个太监总管在宫里头似乎都比自己好使,这一路虽然有拦下来问话的但都没敢为难。

周熙郁卒叹息,他这个皇帝果然还是当的太软弱了。

而反观季云就没这么多想法了,他秉着“过河拆桥””“用完就扔”的原则在出了宫门以后不顾晁福迫切的眼神,直接把人打发了。

周熙虽说昨夜才刚刚出宫,但此刻换了身份偷偷出宫的体验却是从来没有的,再加上这次陪同的是满肚子坏水的季云,周熙对接下来的一日游更加期盼。

“走!先找个地方把太监服换下来。”季云极其自然的握住周熙的手,把包袱甩在肩上,拉着他便朝离宫门最近的小巷走去。

两人再出来时已是翩翩公子装扮,季云个子高过周熙一头,两人相携走在街上俨然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对于路人投过来的好奇、探究还有爱慕的视线季云淡笑着全盘接收,而周熙就没那么淡定了。他只是在换好衣服后一个不察就被季云抓住了手,之后再怎么抽都抽不回来了。

两个大男人在街道上如此光明正大的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就连司城奕,他们二人都没有如此没个遮掩的手牵着手。

“熙儿可知一句话?”季云侧头看周熙,对其脸上恼怒鼓腮的表情表示喜闻乐见。

“我孤陋寡闻,还请沂君赐教。”周熙板着脸哼哼。

“早说了你我二人只要不在庙堂相见便是友人,沂君太过生疏且易暴露身份,既然我虚长熙儿几岁,不若熙儿便唤云兄吧!”

见周熙仍旧因为两人太过亲昵的动作而不满,季云笑着伸手去戳他鼓起来的面颊,决定还是不把要逗弄他的话说出来了,以免这傲娇的小猫真发脾气。

“熙儿可饿了?早起就喝了碗参茶,我们找个酒楼去用膳。”说完季云便拉着周熙往大祈京城最出名的酒楼走去。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街道上才渐渐热闹起来,周熙的注意力也渐渐从两人交握的手转移到沿路的商贩身上,当木质的猴子面具出现在周熙视野里的时候,周熙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司城奕刚刚接诏从边疆抵京的那一日,他们二人也是这般走在街上,那一日,司城奕给自己买了个猴子的面具。

司城奕总是对猴子情有独钟,有时会买个木质的小猴儿,有时会买个猴子的泥人。想到如今身在南方却只传回来一张“勿念”密信的人,周熙垂下了眼帘。

“怎么?熙儿看上了哪个面具?”把周熙突然的落寞看在眼里,季云不愉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随即捏了捏周熙的手拉着他朝面具摊走去,“若是看上了跟我说便是。”

“没有看上的。”周熙面无表情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猴子面具,眼中浮出一丝狰狞。

“没有看上的啊……”季云看着货架上做工颇为粗糙的面具若有所思,随即在店主希冀的注视下伸手拿起一个小猫脸的面具,“那为兄替你选一个吧!”

“客官真是好眼光!”见季云光顾了自己的生意,店家连连笑着夸赞,“客官你们兄弟感情可真是好,兄友弟恭的哪像我家那几个不省心的。”

“多谢店家。”掏出几个铜板递给店家,季云笑眯眯的揽过想要反驳的周熙,将刚刚入手的猫咪面具给他戴上,随后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不住点头,“很好很好,很适合熙儿嘛!走,我们去吃饭。”

季云说完也不理会一旁还想说恭维话的店家,径自握了周熙的手,两个人朝大祈京都最大的酒楼走去。

“谁稀罕这孩子的玩意儿!”

周熙一面说着一面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嘴上说着不稀罕手上却不断摩挲着面具上的猫脸,神色怅然。

“那我们吃过饭再去买些熙儿喜欢的。”季云捏了捏周熙的手,对他俏皮的眨了眨眼。

“哼!等下沂君莫要哭穷才好。”看着季云摆出来的鬼脸,周熙面容带着嫌弃的表情嘴角却不受控的上扬。

“那……”

“闪开闪开快闪开!”

一连满是厌恶的迭声驱赶打断了季云想要说的话,碍于声源离两人很近,直接导致季云和周熙同时认为这一连串的“闪开”是在跟他们说,两人意外默契的挑眉看向声源,脸上带着即将要打架的跃跃欲试。

结果两人抬头却看见前面酒楼的小二一脸嫌恶的驱赶门口的乞丐,心中莫名有些失望。

“脏兮兮的,挡在我们店前头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快闪开闪开!”

小二用力推搡着嘴里不断说着什么的乞丐,或许是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大,乞丐被推倒在地,手里拿着的碗也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喂!”

季云刚想拉着周熙进酒楼,就感觉手里一空,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已经走了出去。

“去拿个新碗给他!”

周熙呈保护姿态站在乞丐面前,怒气冲冲的瞪着因为他出现而错愕的店小二。

“还愣着干什么?听不懂人话吗?”

见店小二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却没有动作,周熙心中怒气更胜,又向前迈了一步,提高音量。

“这……这位客官,您看……我们店里的碗都是东家的,我……我也做不了主啊!”终于回过神的店小二为难的看着周熙,因为周熙身上华丽的服饰而不敢造次,只得好言好语。

“你们店里的碗是东家的你做不了主,这乞丐的碗就是你的,就可以任你摔来摔去了?”

周熙又上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衣襟怒目而视,即便周熙年纪再小,也到底是一国之君,身上的帝王之气是其他人所没有的。因此店小二很不满自己被人这么不客气的揪着,却也不敢反抗。

“这……这我也不是故意的,客官您看我店里还有活呢……”

见周熙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店小二伸手就想去抓周熙的手,企图将人来开。却没想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周熙,就被人用力捏住,随后眼前一花,自己就被甩出去跌倒在了地上。

“熙儿,犯不上跟一个下人动怒。”季云把店小二甩出去之后将周熙揽进怀里,面无表情的盯着对面一脸不满起身的店小二,吩咐道,“去后厨给这乞丐盛碗热汤,再拿几个干粮,做个菜,费用算在我们二人的饭费里。”

“是……是!”

店小二原本还想跟季云发怒,却见人大爷似的吩咐完就带着之前那个骂自己的人进了屋,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来,到底是客人。

拿季云二人没有办法,店小二忿忿的瞪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乞丐,一脸不情愿的朝后厨走去。

“那店小二仗势欺人,你做什么还要进来吃饭还要给他银两!”周熙被季云拉着在靠窗的位子坐下,不满的瞪着淡笑的季云,他觉得这个人就是善恶不分。

“熙儿稍安勿躁。”

季云安抚性的拍了拍周熙放在桌上的拳头,随后示意周熙看着后厨的方向,压低声音道:“熙儿可知这是谁的酒楼?”

“怎么,你知道?”听到季云的问话周熙挑眉,扭头瞥了他一眼,面带不屑。

“自是知道。”看到周熙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不屑,季云颇为无辜的耸了耸肩,小声道,“此处便是左丞相的家业了。”

“当真?你如何得知?”

见店小二从后厨照季云吩咐的端出了饭菜放到那乞丐面前,周熙才转过身子惊异的看着季云,他怎么突然感觉季云知道的比他这个大祈君主知道的还要多。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季云得意的挑眉,在周熙不耐的注视下笑道,“熙儿往日总是循规蹈矩的,可想体会一些刺激不同的?”

“怎么说?”

被季云脸上的坏笑勾起了兴趣,周熙拿起桌上的茶慢悠悠品了一口。虽然与季云接触甚少,也只有这两天才稍多一些,但周熙总觉得如果这人这么笑了,就一定有什么损招。

可以给左丞相造成困扰,周熙表示很开心。

“很简单。”季云故作神秘的对周熙眨眨眼,叫来方才的店小二,“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各上一盘,有特色的点心再来两盘,告诉厨子们做的快些,若是好吃,爷少不了重赏!”

周熙错愕的看着季云一副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嘴脸对店小二吩咐,随后更错愕的看着店小二点头哈腰的应下后小跑着去了后厨。

“要那么多东西,你吃的完?”周熙回过头满脸嫌弃的看着季云,哼道,“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吃。”

“反正又不是你我出银子,不吃白不吃嘛!”看着周熙气鼓鼓的模样季云伸手点了下他的鼻头,双手拄在桌子上又朝周熙靠了靠,笑得牲畜无害,低声道,“熙儿对吃完就跑可有信心?”

043、吃霸王餐

“吃完就跑”,周熙对季云这个提议表示了极大的肯定。

“只要过会儿你别拖后腿就行。”

周熙笑得极为自信,他虽然手上功夫不行,但脚下功夫还是不错的。那日在宫中遇刺,如果不是突然迎面出现的几个人,周熙完全可以毫发无伤的跑出去。

看着周熙一上午凝聚在眉宇间的郁结终于全部散开,季云笑得宠溺。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季云把自家属下的二事几乎从头数了个遍,内阁首辅严庆廷爱卖萌听墙角、太医院头头罗毅一根筋面瘫、威远大将军百里默时不时脑残,事无巨细的都讲给了周熙听。

躲在暗处的夜鹞组组长听的冷汗涔涔,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为了美人倾尽所有?

自家主子为了讨心上人开心,真是豁出了自家属下。这种没有节制的行为是不是……应该有人来制止一下?

“当真有人上战场不穿战甲,只穿一身颜色艳丽的衣服?”

此时此刻的周熙早已经脱去了庙堂之上的威严,就如同一个新生儿一般,对季云所说的充满好奇,一双黑亮的眼睛眼巴巴的望着季云,可爱的脸上满满写着求知欲。

“当然。”季云一本正经的点头,手上动作不停夹了块点心放到周熙面前,柔声道,“再吃块点心,左丞相这老头虽说不讨喜,但他酒楼里的吃的还是蛮不错的。”

“可我已经吃多了,现在撑得快要走不动路了。”周熙颇为可怜的眨了眨眼,为难的看着自己盘子里勾人食欲的点心,默默自语,“再吃下去估计一会儿只有被抓了。”

季云好笑的看着开始不自觉撒娇的周熙,对这一现象表示出了极大的满意,也不枉他出卖自己的一众属下,只为了让周熙对自己慢慢卸下防备。

“罢了罢了,吃不下就别吃了。”眼看着周熙没经住诱惑还要伸手去夹点心,季云连忙将他面前的碟子拿走,笑道,“我腿上功夫可不怎么样,你要是再吃的走不动路,我们两个国君可真要闹大笑话了。”

“你若是不要这么多,我们也不至于吃成这样!”

看着季云面上宠溺爱怜的神色,周熙撇撇嘴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倒打一耙,仿佛刚刚吃的狼吞虎咽的人不是他一般。

“再……再说了,御膳房什么吃的做不出来,你吃成这样才真是丢人。”

“好好好,是我丢人,没办法,谁让我是个凡人,控制不住口腹之欲呢!”

听着周熙强词夺理的指责自己,季云丝毫不觉得恼怒,反倒觉得心里很痒痒,如同被幼猫的软软的小爪子挠过一般。季云有些惊异自己的反应,难道穿个越还穿成了M不成?还是说……这个身体本身就是个M才被他发现?

“喝口茶消消食,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可还要去别的地方转一转呢!”

季云给周熙倒了杯清茶,看着对方双手捧着茶杯,半眯着眼一副享受的模样,手也痒痒起来。如果不是怕周熙炸毛一会儿不好逃餐,季云还真想伸手好好揉揉他的头。

“我准备好了。”

端着茶杯一饮而尽之后,周熙颇为豪爽的一擦嘴,瞪着一双大眼看着季云,跃跃欲试。

“好!”

季云伸手握住周熙成拳状放在桌上的手,鼓励性的捏了捏,然后一脸自然的将身边的窗户推开的更敞一些。

“我数一二三,我们就跳,然后往东南方向跑别回头。”

“好!”

看到季云推窗子的动作,周熙也有学有样的将自己这边的窗户推开的更大了一些,然后全身都绷起劲,兴奋的盯着季云,就等着他开始数数。

“一。”

看着周熙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季云一双眼紧紧的盯着他,听着他因为兴奋和紧张而渐渐急促起来的呼吸。

“二。”

一直在远处默默观察他们两人的店小二似乎察觉了什么,开始朝两人走来。

“客官,请问还……”

“三!”

季云突然爆出的高喝打断了店小二专业化的客服态度问话,随后就叫闹闹哄哄的大厅里迅速飘出一紫一灰两道身影。

“来人啊!!!!!有人吃霸王餐啊!!!!!!”

与此同时爆发而起的是店小二因为过度高声而破了音的嘶吼,紧接着就看见许多食客起身趴到窗边,注视着季云与周熙携手跳跃在房屋之间,身后跟着从酒楼里追出去的打手。

亲眼目睹了两国皇帝吃霸王餐全过程的夜鹞组组长站在房顶上,默默的看着渐渐远去的十几道身影,慢慢深呼吸然后吐气,然后看着隔壁已经石化在房顶上的周熙的暗卫,心里瞬间平衡的追了上去。

到底是两国君主,被抓到了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左丞相知道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吃饭不给银子是什么表情。”周熙回头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打手,朗声大笑起来,也顾不上此时自己与季云交手相握,眼里亮的刺目,“真是可惜左丞相今日不在酒楼里。”

“那有何难。”听到周熙的感叹,季云无良的笑着给他支招,“你只要等他回朝议政的时候,说说最近京都国风问题,居然有人如此大胆在天子脚下吃霸王餐,就能看到左丞相的表情了。”

“此法甚妙!”季云的办法让周熙眼前一亮,转头颇为佩服的看了他一眼,揶揄道,“我想普天之下,论坏心眼,怕是没人能比得过你了。”

“承让承让。”对于周熙的玩笑季云毫无压力的全盘接收,倘若不是此刻两人两手相握,季云还要对周熙拱拱手表示谦让。

“啧!这帮人还真是尽职尽责,居然跑出这么远还在跟着。”周熙扭头看身后的人丝毫没见少,不满的蹙眉抱怨。

季云四下张望了一下,在看到众多房屋中眼熟的那一座之后熟悉的坏笑再次浮现在脸上。

“跟我来。”

季云拉着周熙突然朝右面拐弯,随后又紧着拐了三四个弯,绕着宅子转了一个圈,才在身后无人的情况下抓着周熙翻墙进了一个建的颇为豪华的房屋后院。

“喂,怎么跑到人家来了?”周熙压低声音,面露不满的看着季云,“这样会给百姓添麻烦的。”

“不用如此多虑。”季云安抚性的拍拍周熙肩膀,然后拉着他大摇大摆的朝前堂走去,“欢迎熙儿来参观我在京都的宅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