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爱(穿越)----唯爱雅酱

第一章

尖锐的刹车声,晃眼的灯光,让我不自主的伸出手挡在眼前,双腿也早已不自觉的跪倒在地。然后,重重的撞击声,在无境的黑暗袭来之前,感觉到了体内器官被挤压的感觉。
就这么结束了吗......
真是不一样的体验啊。原本的人生愿望可是老死啊.....现在变成意外死了...
真不甘心!
再清醒时,发现自己已身在一片黑暗之中。没有感觉到疼痛,难道说,我已经命毙当场了?!然后直接灵魂出窍了?!那我的肉身呢?我可可爱爱伴随我十几年的肉身呢?!
莫不是天嫉英才?!想我小小年纪的,还未给祖国四化做贡献....竟然就这么…就这么走了???
祖国!我对不起你啊!党!我辜负了你啊!
沮丧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来目前的问题是怎么走出这片黑暗了。往四周看了看,恩……果真是一片黑暗啊……只看到自己……似乎安静的可怕……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会不会太平静点了啊?!不知道迎接我的是黑白无常还是小恶魔.....希望是小恶魔...然后还是个小正太~OH~HEHEHEHEH~~
恩恩!严肃点,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走出去!
四周浑然一片,没有亮光更没有出口,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边走,或者说连方向都是问题!
算了,朝着哪就往哪边走吧,走哪算哪!
“公子!公子!求求你!求求你回来啊!不要离开啊!”声音,是清脆的少年哭泣声.却不知道从哪传来.
但是,貌似那叫的是公子?!那肯定不是叫我了,敢情这还有个公子和我呆在一起?算了,他那是好命,有人挂念着!
还是走自己的好了......
“公子!公子!你别走啊!别走啊!!”
“公子!公子!!不要丢下阿进啊!不要!”
这个…他叫的公子是谁啊?应该…可能...肯定不是我吧…?
“公子!我求求你回来啊!!”
声音越来越焦急,伴随着抽气,好不可怜!
莫明地转过了身,感觉那声音似乎是在召唤着我.
身后的黑暗已慢慢地散开,丝丝的光线在眼前出现。
是出口?!我加快了脚步,所谓希望就在眼前啊!!
光线猛的增亮,象是那时的车灯,让我睁不开眼...
“公子!公子!太好了!胡大夫!你快来看啊!!”
身体在被人摇晃着,耳边传来少年的声音,有点熟。
“公子!公子!你醒醒!胡大夫!你来看!!”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好疼!却不是全身的疼,只有额头上,阵阵的疼,象是有人在拿东西不停的砸。
“看啊!看啊!胡大夫!公子睁眼了!”男孩的兴奋的声音响在旁边。
“老夫已经看见了!你不要再晃了!”老人的声音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视线逐渐得清楚起来,这才看明白了四周的东西。
身边站着的是一个男孩,穿着蓝衣奴仆装的男孩,头上束着一个,一个“包”?!
他的身后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
不对头!太不对头了!
收回视线,出现在眼前的是雕花的木制天花板?!还绕着白色的轻纱?!
这些..这些..可能…是不是…太不正常啊?!
现在还有人拿白纱当蚊帐的?
让我想想,我,难道我不是应该看到穿着白大褂,又带着口罩的医生?
然后满身的管子?至少要有个氧气罩吧?!
再然后是雪白的天花板?
可是为什么我现在看到的都不是这些呢?
为什么呢?
头痛仍在提醒着我已经清醒的事实,所以说我不是在做梦。
所以说,这个现象应该怎么解释呢?
“腾公子既然醒了就没有什么事了,记的及时换药,注意休息便可以了!”
“好的!谢谢你胡大夫!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
“我送您!”
“不用了!”
听见大夫走远的脚步声,我盯着天花板,恩,可能是床顶。我开始思考,等到我大脑路线接线的时候。我想到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十分的震惊世界!
这个结果就是......
是不是,我穿越了啊?!(某酱:答对了!你就是穿越了!!不用再怀疑了!)

穿越,穿越,穿越……
我,我,我竟然穿越了!!!!!!!
天啊!!!!!上天待我真不薄啊!!!!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你看见什么了?!啊?”耳边响起是那男孩焦虑的声音。
“恩?!”转头看他近在眼前的脸.
好,好可爱的男生啊~!
略圆的脸,嫩白的皮肤,双眼皮,眼睛不是很大,但很有神,现在却盛满了泪水.鼻子也有点圆,顶端还红红的.嘴很小,但是呈一点菱形,好象下唇有点牙印.黑亮的头发都梳到了头顶,盘成了一个小包,身上穿着蓝底浅蓝边的衣裳。
“你。”我开口想问,可是音却只发出来一半,我清了清嗓子继续问,“你,你多大?”
男孩愣了愣,开口说:“阿进,阿进14了啊!公子,怎么突然问起阿进的年岁了?”
“14?!”
“是啊!”
哈哈哈哈!完全符合小正太的条件啊!真是被我捡到宝了啊~~~!(某酱:如果可以,你是不是准备撒花庆祝啊!?某猪:是啊!!这都被你知道了啊!谋酱:……)
“那个,那个阿进啊,扶我起来吧!”让我好好看看这个美丽世界~
“哦!好!”阿进的手绕到我肩的另一边,慢慢的把我扶了起来。
靠在床头上,打量起这房间.
很遗憾,我竟然只能看到离床不远的一块画着梅的大屏风,屏风外的东西,我却只看到个影。
“那个阿进啊…我…”我看着他,考虑自己该怎么开口,要不直接说自己失忆了?这个他会不会很难接受?
“……公子!你先喝药吧!”
还未等我回答,便跑了出去.
“......”要不我和他慢慢讲?从,从我头痛开始讲?
“公子!药!"不一会阿进便跑了回来,手里端着碗黑乎乎的,还散发着难闻的中药味的东西到了我面前,还一脸的殷切,“小心烫!”
“恩。”中药我会喝,小时侯得过哮喘,最后全是吃中药好的,以至于我到后来可以把中药当咖啡喝,再把咖啡当中药喝。在我眼里,中药和咖啡是等同的。
稍稍吹了吹药,直接对着碗,准备来个一次性解决!
“恩.”这,这什么药啊!怪成这个样子!!刚入口的药就让我忍不住的想吐出来,可站在面前的就是阿进,不能吐!不能吐!我忍!我咽!!!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岔气了!果真这忍自头上一把刀啊!
“公子你慢点啊!”阿进伸手不停的抚我胸口,让我能顺气。可问题是,虽说阿进你是个小正太,长的可爱又善良的!但你也不能直接摸你姐姐我胸部啊!!我会叫非礼的!
"我自己来!"推开他的手,改成自己抚胸口。
恩?!不对!又不对了!
好平!虽然我知道自己是飞机场,可是,也不会这么平啊?!
我低头一看!
OH~NO~!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
我睁大了眼睛死命的盯着自己的胸口,平的!全平的!和非洲大草原一样那么平!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你又看到什么了?!”阿进的声音再度把我拉回了现实。残酷的现实啊!
“没,没什么。”朝他笑笑.
“那你先躺着吧!”阿进笑着把我扶着躺下去。
"恩."休息!我真的需要休息!
神啊!我现在希望这是场梦!只是一场超现实的梦!
我的头啊!你痛什么啊?我不用你提醒这不是梦!我就是想做梦啊~!!!!!

哎呀!对了,我忘了说我失忆的事了!(某酱:这猪是想什么说什么,说什么想什么,思维跳跃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阿进!”我唤了他声。
而原本低着头帮我塞被子的阿进连忙放下了手上的活,凑到了我眼前,“公子怎么了?!”
“那个,那个,你,你叫我公子?!”
“是啊!我本来就叫公子你公子啊!”
“可是,可是我怎么会是你公子?!”
“您本来就是我公子啊!”
“那我,那我怎么,怎么当上你公子的?”
“从小我就跟着您了,您当然是我公子啊!本来应该叫少爷的!可是莲王说到了这里什么都可以叫,但是就是不能叫你少爷。”阿进皱起了眉头看着我,“公子,您怎么了?是不是头还很疼?!”
“还,还好啦!可是,你说的那些我为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也皱起了眉头,装想事的样子,会不会很假?
“怎,怎么会?公子!您再想想啊!我是阿进啊!您刚刚不都叫出我名字了吗?”阿进大声的反问我,又开始着急起来。
“可是,刚刚是你说你叫阿进的啊!在我问你多大了的时候!”我无辜的继续皱眉,“而且,你叫我公子,那,那我的名字是什么啊?我应该有名字吧?!”
“公子!您,您不要再吓阿进了!您再好好想想!再想想!”阿进急的抓紧了我的肩,指头抠了进去,痛。
但我忍!我现在是头受伤!
“可是,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头,头好痛!”我晃了几下脑袋,很想再憋出点冷汗来。但是不成功.
没办法!从被子里伸出了手捂着头,装痛苦,不时的再砸几下。可怜我的头,本来内部就很痛了,还要加我现在外力的那么来几下。
“公子!公子!您别打!”阿进连忙抓住我的手,“我,我再去找胡大夫!”说完就忙着跑了出去。
可怜的孩子!我不是故意的!小心别摔着了!
听着脚步渐渐跑远跑远,我也只有在心里忏悔。神啊~请你原谅我~我这是为了生存啊~!

第二章

再次经过胡大夫的诊断,我可以发誓!那个胡大夫真的很怕我!也可以说是很讨厌我!在被阿进叫来之后便只问了我几个问题,而我又装傻反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他就甩下一句话:“腾公子伤至大脑,造成精神恍惚,治不了了!”便画花样的画了张药方,(某猪:我敢肯定是乱画的!)最后药箱一合,再一甩,跑了!
要不是我行动不便,我真想冲上前去质问他,医德哪去了啊?你的医德哪去了啊!?忽悠人啊你!难怪你当不了神医!只能当个大夫!
既然我糊涂了,不,既然我失忆了!那我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
“阿进啊!以后都靠你了啊!”我叹了口气,看着呆坐在一边哭的淅沥哗啦我好不心疼的阿进。
“公,公子!啊!!”闻言阿进便猛的扑了过来,窝在我怀里,“这,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环手抱住他软棉棉的身,轻拍他的背,说:“乖~不哭~公子我还没死呢!至少还好好的活着不是吗~!乖~!不哭~”
“恩…..”阿进带着浓浓鼻音的哭腔声……心里一阵母爱泛滥.
果真是无敌小正太啊~~我浓浓的母爱都被深深的激发出来了啊~乖乖~表哭哦~~
当然等阿进完全接受了我已经失忆的现实后,便要开始对我进行“补课”了。完全的新式教育,学生问,老师答。
问:“我叫什么?”名字最重要。
答:“腾清。”啥?澄清?
问:“我们这是在哪?”
答:“莲王西郊的别院。”为什么我有种是后宫的感觉。
问:“莲王是谁?”f
答:“……就是莲王。是王室中人.”好废话,跳过…..
问:“我是莲王什么人?”最好是我希望的那种人。
答:“是,是,公子你是伺候莲王的!”BINGO~就是我希望的那种人!
问:“那莲王长什么样?”
答:“我,我从未正视过。”再次直接跳过!
问:“那你总瞟到过几眼吧?”这个问题太重要!不可以跳过!
答:“恩,恩...莲王很美,名字里因为有莲然后就很喜欢莲花。”前半句太笼统!后半句太废话!
问:“你就没看见过脸吗?”
答:“看,看见过。”
问:“那感觉怎么样?”
答:“怕!”
问:“怕?”
答:“恩!奴才中很少有人可以正视莲王!”
问:“那我以前是看过的吧!?”
答:“恩!”
问:“那我有没有和你讲我的感受?”
答:“有!您说莲王很美!”
问:“然后呢?”
答:“没有了。”
问:“……”原来那不是阿进的错,太笼统,那是“我”的错。是我没文化的错!
再问:“现在是什么朝代?”
答:“天九朝,文太45年。”虾米东西?
问:“什么天九朝,文太45年?”难道是架空?
答:“天九是国号!文太是年号啊!”
问:“……”敢情这就是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一世纪,初!
再问:“我现在是在天九王朝?”
答:“是天玄王朝!”
问:“……那是不是还有个地武朝啊?”天玄对地武啊,正好一对,再加个什么朱雀一类的。然后就能拼一桌麻将了!
答:“没有啊!”
......
问:“那现在天下几分?”
答:“恩?哦,如今,王已经统一了五国!只有些异族还未收复而已!”还好,最怕是就是这个莲王是什么皇族,猛不丁的到最后要我帮他收复山河,我可没那本事。三十六计我就知道跑的那计,再加个美人计!
呵呵~现在好了,我只要乖乖的呆在这“后宫”就行了。
再问:“这里,阿进,你别瞒我!这里就如同王的后宫一般是吗?除了我,还有很多和我一样伺候莲王的人在?”传说中的一攻N受!
答:“公子……”眼神在闪!肯定的了!绝对是的了!
“没关系,这和你没关系!我们再继续!我,是怎么撞伤了头的?”多亏伤了的是头啊!你说我要是摔断了腿……结果装失忆……别说让别人相信……我直接就跑去承认了我移魂来的得了!所谓大丈夫要敢做敢承认!!!有点扯远了...
阿进帮我塞了塞被子继续回答:“不知道啊。”
“不知道?!”
“只知道您是晕在莲王房里的,当时我们进去您已经撞的满头都是血了。”
“那莲王呢?”
“莲王很生气呢,我们进去的时候。”
“看我受伤很生气还是?”
“是对您生气呢。您脾气不好,经常惹莲王生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