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六合(穿越时空)————鬼魈

楔子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题记
夜敛国 建国历 652年
君王失道,天下齐反,乱世之间,各地藩王均拥兵自立为王,其中以夜魂王的骁骑军、炼紫王的紫敛军、墨云王的祈云军、逸安王的锦鹰军最为强大,但,但以各自的军力而言,此四人仍是不及拥有数百年基业的夜敛国国君,
然,若各地藩王联手,区区夜敛国的军队也不能当,但要各地的诸侯联合起来,又是何等不可能之事,因此,四大藩王就和身在国都的夜敛国君主相互僵持了数十年之久。
夜敛国 建国历 693年
一名被称为禁忌之子的婴孩在国都诞生了。
禁忌之子者,金发红瞳,形貌佚丽,聪慧机敏,然,亦是灾厄之子,近其身者,衰也……
三天之后,除了生他的潇妃和他父皇之外,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死了……果然是,衰也……

第一章

夜凄衍,一个大家公认的BT,只因为身为一个男人的他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只因他是gay……
虽然现代人的思想已经很进步了,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不能接受gay,所以,夜凄衍并不能为他的家人及朋友所理解,其实,他自己也有所疑惑,他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同性,然而,没有答案。
其实他并不真是gay,只不过,他喜欢的刚好是个同性而已……这样,有什么不对么。
然而,他却间接得因此而死了……
这件事是这样的,这次,有个女人向夜凄衍告白的时候,夜凄衍对她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并且告诉她自己喜欢的人是个男人,而后那个女人就疯了,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到了一把刀子,冲着夜凄衍就刺过来了,其实从小就习武的夜凄衍本来可以躲过的,但倒霉的是他竟被一把椅子绊倒了!
所以,就因为一把椅子,夜凄衍不得不对这个世界say goodbye了……
可怜夜凄衍正值十八这个风华正茂的年龄,可怜他还没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他不甘心!
于是,夜凄衍在阎王殿前大闹了一顿,天晓得那些个所谓法力高强的人为何没能拦住夜凄衍,总之,夜凄衍很不客气地把阎王殿搞了个底朝天。
最终,那身高八尺有余的阎王终于答应再让夜凄衍活过来。
然而,也不知是夜凄衍太过倒霉还是注定此命休矣,当他正要跳下莲魂池准备还魂时,竟然看见他得的尸体正在进行火葬!
“怎么……会这样……”夜凄衍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被烈火吞没的身体,颓然坐倒……
但是,没过多久,夜凄衍又振作了起来,因为,他想了一个主意。
于是,他再回阎王殿,再次折腾了一番后,阎王终于同意了他的主意,这主意就是,让夜凄衍附到一个刚死之人的身体里,然后让他用那人的身体过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新身体的脸要帅,年龄不要超过十八,绝对不要有老婆的,身份最好尊贵,至少不要缺钱花!
于是,阎王爷同意了,他不同意行么,他要是不同意的话夜凄衍必定又要大闹一番……
只见那阎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几滴小汗珠,然后吩咐他身边的鬼判官去找一个合适的身体给我。
过了一段时间,鬼判官回来了,那鬼判官在阎王耳边嘀咕了些什么之后,阎王就走过来,陪笑道,“呵呵,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还是个身份尊贵的皇子。”
只见夜凄衍听了先是点了点头“不错。”不过,他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过你说什么皇子之类的……难道是古代人?”
阎王把《生死簿》递回鬼判官手中,然后点点头说,“对你生活的时代来说,是的。”
夜凄衍犹豫了,因为,他喜欢的人在这个时代啊,如果……如果他去别的时代的话,那不是和死了一样么……
于是,夜凄衍说,“我要我生活的这个时代的,可以么?”
只见那阎王看了看夜凄衍,随即点了点头,因为冥府太暗,而夜凄衍也没怎么仔细看阎王,所以他错过了此时阎王脸上闪现出了狡黠的目光。
“那你跟我去莲魂池,然后你自己挑个身体吧。”
夜凄衍一听,乐了,这冥府的服务态度还真好,不光阎王听话,而且还可以让准备借尸还魂的人自己挑身体。
于是夜凄衍点了点头说,“好,我就自己去挑。”
于是,他跟随阎王再次来到了莲魂池,阎王指了指莲魂池,然后说,“你上池边去看吧。”
夜凄衍点了点头,而后走到了池边,可是……莲魂池水内除了一个还没能睁开眼睛的小婴儿之外,什么都没有……
当夜凄衍正要问阎王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只觉被人从背后推了一下,而后,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径自掉入了莲魂池之中,连叫喊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夜凄衍没入了池水之中……
而此时的阎王,正得意地笑着,嘴里还喃喃地说道,“这小子还真麻烦,真不知道上头为什么让我特别关照他,要不然,本王早把这无礼小子投进阿鼻地狱了。”
“阎王大人,那个婴儿并没有死啊……”站在一旁的守池使者看到了这一切,便提醒道。
只见阎王看了守池使者一眼,然后说道,“二魂同体的事又不少见,况且……”
好奇心旺盛的守池使者不由问道,“况且什么?”d
“放肆!这也是你问的事么!”这阎王翻脸可真比翻书还快,刚才面对夜凄衍的时候都不见他这么凶悍,由此可见欺软怕硬之人并不只存在于人类之中啊……
而守池使者见阎王恼了,便也不敢再问,于是唯唯诺诺的退下了。
而阎王则是低头再看了看莲魂池,心道,“上边的吩咐,总是那么奇怪……”阎王想毕,便摇头叹了口气,然后踏着标准的方字步走了。

第二章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无疑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也是一年之中最柔和的季节。
温和的春风拂在脸上的感觉,异常的舒服,御花园中百花齐放的景色,异常的美丽。
然而,那个顽皮的坐在假山上的小小少年却完全将御花园的美丽压了下去,百花在少年的面前均被掩去了光华。
少年如柳叶般的双眉下,那一湾秋水闪耀着不羁的光芒,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的嘴角微微的向上翘起,使得仍很稚嫩的小小少年显得狡黠而可爱,他的身型比起同龄人高挑许多,四肢笔直而纤细,配上他身上的华服,使他显得高雅尊贵,却也不失少年的精灵可爱
不羁,狡黠,高雅,尊贵,这看似矛盾的特征集聚在少年的身上却是如此的和谐。
他,就是夜敛国三皇子——夜、凄、衍!
此时的夜凄衍正坐在假山上望风景,他喜欢登高而望的感觉,因为,站在高处,他容易被风吹到,他喜欢风拂过脸庞的感觉。
“三殿下,小心啊。”和谐恬静的御花园中,传出了一声不和谐的尖叫,侍女啊,就是喜欢大惊小怪,不过也不能怪她们,因为要是她们伺候的主子受一点伤的话,她们都有可能丧命。
“轻瑶,我没那么容易掉下来的。”夜凄衍略显稚嫩的童声却有着小孩子的纯净,所以很是好听。
“可是三殿下,很危险的。”这样的劝说有什么用呢,如果那个桀骜的三皇子会听一个小侍女说的话的话,他还会爬上去么?
果然,夜凄衍连甩都不甩她了,他只管闭上眼睛,用心感受风的轻抚,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就在夜凄衍心情舒畅的时候,另一名身着华服的少年走进了御花园,当他走到那座假山附近的时候,他偶然间瞥到了那个在假山顶上感受清风吹拂的少年。
“凄衍。”少年叫了一声假山上的夜凄衍,夜凄衍睁开漂亮的眼睛,向假山下看去。
“夜龙泯啊……”夜凄衍低低的呢喃了一声,这声呢喃很快没入风中,随后,夜凄衍很利索的爬下假山,然后站到少年面前,低头拍了拍身上的土。
而当夜凄衍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闪着不羁目光的眼眸竟然变得犹若流水般清澈,如清风般柔顺,明明是同一张脸,然而此时的夜凄衍竟变成了一个柔弱的让人想好好疼兮的孩子。
“龙泯,有事么?”仍是那抹清澈的童声,但是,此时却是显得温柔异常,这夜凄衍简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而从这两人对话中可得知,夜凄衍面前的这个华服男子就是夜敛国的夜龙泯,那个比夜凄衍大两岁却成熟两倍的二皇子。
“你怎么还在这里玩?”夜龙泯顿了顿接着说,“难道你不去上早课了么?”
只见夜凄衍眨了眨眼,随即摇了摇头说,“我,我正要去呢。”夜凄衍边说边揉着手变得衣服,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夜龙泯笑了笑,“那一起去吧。”然后夜龙泯又对赶过来的小侍女轻瑶说道,“你去做别的事吧。”
小侍女敛襟一礼,应了一声“是”,然后便恭谨的退下了。
夜龙泯对夜凄衍伸出一只手,然后笑着说,“走吧。”
只见夜凄衍很高兴得应了一声,“好。”随即便抬起小手握住了夜龙泯伸过来的手。
树枝上的喜鹊叫个不停,仿佛在间接传递夜凄衍此时的心情。
清风微微吹起夜凄衍的黑发,更衬出夜凄衍美丽的脸庞。m
夜凄衍与夜龙泯一道在错综复杂的皇宫中穿梭,若不是长年生活在此的人,面对这高大的宫墙,恐怕早就迷路了。
而这两人走了不过半炷香的时间便已到了他们上早课的地方——微青阁。
微青阁是一个充满古典味道的木制小楼,他不同于皇宫中的高大宏伟,反倒有一抹古朴的意味,这也许是教书先生的特殊喜好吧。
两人一起踏入微青阁,走到自己平日的座位坐下,这微青阁内均是两人一桌,夜龙泯便是坐在夜凄衍身侧的。
夜凄衍在一起上坐定后,正准备拿出书卷好好听课,但此时,他听到了自他心中传来的声音,“小凄啊,你害死我了。”
夜凄衍不动声色的在思想中与那个声音对话道,“怎么了?”可见,这声音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心中了。
“你啊,明知道我最讨厌这里了,你还要来。”心中的声音抱怨起来。
夜凄衍在心里抱歉地笑了笑,随即在心里说,“对不起……因为……因为……”
夜凄衍还没说完就被那心里的声音打断了,只听心里的声音说道,“是因为夜龙泯邀你一起走吧,真是,那你没办法,算了,你慢慢听课吧,我去睡觉,等下课了,夜龙泯那家伙走远了,你再叫我出来。”
“哎,衍……”心里的声音不再回答他了,“好吧,你好好休息吧。”
其实,夜凄衍心里面的那个声音也是夜凄衍,因为,夜凄衍的体内有两个灵魂,这两个灵魂,一个是那个来自未来的桀骜不驯的灵魂,而另一个则是乖巧温顺的这个时代的夜凄衍。
因为那个温顺的灵魂不大喜欢与人接触,所以一般的时候,在外的都是那个桀骜不驯的灵魂,那个,是衍,而温顺的凄只在夜龙泯面前出现,比如现在,而原因再明显不过,因为凄喜欢夜龙泯……
而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凄会在夜龙泯面前出现的重要原因,那就是,衍讨厌夜龙明,没有任何原因的,就只是觉得讨厌而已,所以,衍一见到夜龙泯衍就自动回避,而这时也就只有让凄出现在表面了……

第三章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巧合的话,那么现在站在夜凄衍面前的夜龙泯一定是刚巧出现在这里而已!
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在莲池边遇见他最讨厌的人,所以,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不,是脸色极为不好。
若是平时,他一定是在夜龙泯接近前便将凄拽出来,但是,凄的精神力不是很强,刚刚在微草堂上课的时候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所以,凄现在正在内部休息,也就因为这样,衍这次无论如何都跑不了了。
“凄衍,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莲池旁的莺歌亭中,夜龙泯微笑着与夜凄衍交谈,“你也喜欢这里么?”
夜凄衍暗自翻了个白眼,挠了挠头,说道,“嗯,还算喜欢。”
夜龙泯勾了勾唇角,然后随意的坐在莺歌亭的石凳上。
毕竟是皇宫大内,所以这小小的亭子中都备好了水果,华贵的瓷器果盘中是一串串晶莹的泛着紫光的葡萄。
夜龙泯摘下一颗葡萄,细细的将皮剥下,嫩绿的果肉便露了出来,夜龙泯吃下那颗葡萄,动作优雅至极,他抬起头,对夜凄衍微微一笑,说道,“我最喜欢这里了。”
“哦……。”心脏漏跳了一拍,夜凄衍此刻对夜龙泯的印象有了一些改观。
夜龙泯起身走到夜凄衍身边,然后说道,“记得,你常来这里吧。”
“啊?”夜凄衍一时没反应过来。
夜龙泯眼睛半眯,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他抬手抚过夜凄衍的下颔,只是轻轻的一触,“早晚,会得到你。”话音未落,夜龙泯已经转身,走出了莺歌亭。
“啊?”这次,夜凄衍不是没反应过来,而是极端的吃惊……再怎么说他衍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就算在怎么纯情也不可能不明白夜龙泯话中的意思,更何况,我们的衍根本不纯情……
只听他再嘴里嘟囔了一句,“小凄,你可高兴了……我可惨了……老天,你对我也太不公平了吧。”
黄昏,太阳换上了一身火红的衣裳,仿佛是想最后秀一次自己的美貌。
天空也确实被太阳的美貌震慑了,原本冰冷的蓝色也被镀上了一抹嫣红。
夕阳之下,一名金发少年静静的坐在被树叶掩盖的树干上,他那柳叶般的双眉微微蹙起,那一湾闪耀着不羁光芒的眼瞳泛着如夕阳一般的红光,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的嘴角紧紧的抿着,使得这个绝美的少年显得忧郁而惑人,别怀疑,此人正是夜凄衍。
“衍,该吃药了。”夜凄衍的体内传出一个声音。
“我知道,再等等。”顿了顿,夜凄衍开口接着说,“小凄,你说你母妃说的是真的么?”
体内的声音沉默了片刻,随即说道,“母妃不会骗我,而且……我确实是‘禁忌之子’啊。”
夜凄衍抓了一繓披散在身后的耀眼金发,然后说道,“就因为发色和瞳色的不同就判定你会给人带来灾祸,你都不会觉得不公平么!”
体内的声音叹息了一声,随即无奈的说,“不然要怎么样……”
夜凄衍摇了摇头,眉毛皱在了一起,红瞳中闪耀着坚决地光芒,“总有一天,我会把‘禁忌之子’这个称呼从人们口中清除!”
体内的声音笑了笑,说道,“衍,你果然比我更适合这身体。”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