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下)(女变男+父子)+番外————水无情


第三十八章 质子

孟运国使者再次来朝,同行的还有八年前至孟运学习的三皇子宇文瑷,这个消息使得天都城内的百姓议论纷纷。

因为年前吉禅国方灭,如今大陆上只剩两国有实力对立,因此百姓的心里都有些紧张,毕竟孟运不比吉禅,如果这两大国开战的话,那才是真正残酷的战争了。而孟运国的做法实在离奇,竟然在此时将质子送回,却不知所为为何?要说开战吧,直接把三皇子砍了不是更好?要说和谈吧,有个质子在手,就算是没用,也聊胜于无吧?

不管百姓心底如何猜测,孟运来使终于安康九年三月内抵达天都城,此次车队更为盛大,连绵数里。

皇帝此前任命太子侍读方心绍为从七品典客,负责迎接安排孟运使臣。

在众大臣们的眼中这无疑是一个信号,之前皇上虽然宠爱太子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但一直以来只是像一个父亲对一个儿子的喜爱,而如今将他身边的人开始下放为官,无疑是开始培养太子的势力了。从七品典客虽是小官,但此次孟运来使一事何等重要,只要使臣一走,那方心绍的职位必然高升,更何况还有他老爹方丞相在那呢!

于是有心巴结的人开始蠢蠢欲动,好在宇文珏是住在宫中,这些人倒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来烦他,但一批批的古董珍玩可是快把双玉宫塞满了,弄得他总在那皇帝老爹那抱怨,而宇文笙向来只是安抚性地对他笑笑,说声“习惯了就好”。

这些暂且不提,且说今日早朝便要接见孟运使臣,宇文珏在当年王贵妃被赐死及三皇子被送与为质的事件当中,也算是始作俑者,虽然他什么都没做!随着一声声
      “宣三皇子瑷及觐见”在云起宫中回荡,他的思绪也变得有几分悠远,不知道当年那个漂亮的孩童如今变成什么样了?偏过头向自家老爹看去,只见他神情一如既往的威严,却不知他对当年的事可有一丝愧疚?

“儿臣叩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见过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少年清脆的嗓音唤回了宇文珏有些散乱的思绪,低头看去,正见到一个瘦弱的身体趴跪在地上,小脑袋深深埋起,青黛色的发丝垂在额前,看不清面目。这种谦卑的姿态怎么也看不出身为皇子的气度来,怕是在孟运那边吃了不少苦。

“好了,起来吧。”安康帝的脸上带着三分慈爱七分尊贵,恰当地表现出一个长久未见皇子的帝王角色。

“谢过父皇!谢过太子!”宇文瑷再叩了下头,方带着几分怯懦,几分故作的坚强站了起来,只是仍低垂着头,显得很是谨慎小心。

这让很多朝臣皱眉,也令部分人欣喜。

帝王似没有发现下面涌动的情绪,向身后的喜公公侧了侧头,吩咐道:“命人带三皇子回宫中先行歇息。”

“是。”喜公公使了个眼色,便有在门边守侯的小太监快速过去,领三皇子从小门出了太和殿。

安康帝又恢复了原本的威严,不经意地往静默的太子那边瞥了一眼,方道:“宣孟运国使臣觐见。”

层层的宣见声传了出去,宇文珏又不自禁在心里腹诽,修那么长的阶梯,都不知道是在显耀还是在破坏帝王的威严,见个人都要让皇帝等人家爬完梯进来,累的还说不定是谁呢!至少他的肩都快硬了。想到这里又偏头向自家父皇看去,实在佩服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坐姿。却正好对向他斜过来的眼,偷偷扁了扁嘴,赶紧正襟危坐。

宇文笙自然看到了他这些小动作,只是很无奈地拿他没办法,早朝结束这个小家伙怕是又要抱怨了。

“孟运使臣张明贤见过皇上,见过太子。”一身绛红色的孟运国官服,张明贤成熟的脸上最多的是冷静。

宇文笙面带微笑,很是和蔼可亲地客套:“张使臣客气。”

……

散了早朝,又摆着僵硬的姿势坐在步辇上回到霁云殿,宇文珏只觉得两肩与脖子都酸痛得厉害,不停地晃动着脖子,以图减轻症状,心里直骂这所谓的“贵气”害人,真他?的不是人人都可以有的。

宇文笙看他那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上前给他捏捏肩,柔声问道:“怎么?很累吗?”

“只是很无聊罢了。”宇文珏配合着他的动作动了两动,很自然地享受皇帝的服务,毕竟穿越的事实摆在那里,习惯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一点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更何况他也常常帮他捏肩的。

宇文笙很喜欢这种温馨的气氛,运用自己所学,刺激他某些穴位,以图让他放松些,嘴里说道:“国事本就无趣得很,珏儿习惯了就好,再说朕也是这样过来的,多少年了,也没觉得怎样。”

宇文珏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转了转脖子,突然叫了一声:“父皇——”

宇文笙笑了笑,很有耐心地问道:“怎么?”

“没有,只是很想问,父皇你为什么要立儿臣为太子?”宇文珏把困扰已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儿臣自问聪明才智都及不上二皇弟,而且,他最像父皇你……”

宇文笙手上顿了顿,道了声:“傻孩子。”在他颈部按了几按,停下来,走回自己的案台前坐下,随手拾起本奏折,边看边说道,“若是你,会不会喜欢一个跟你一样的人?”

“呃——”宇文珏想了想,道,“这个很难说——”大概喜欢跟自己从长相到性格都相似的人不多吧?毕竟同性相斥。

宇文笙了然,道:“朕是不太喜欢琰,因为看到他总像看到自己。”

宇文珏凑到他面前,眨眨眼睛,很八卦地问道:“父皇觉得你这样不好吗?”

宇文笙手撑在下巴上,想了想,道:“不是不好,只是那种感觉,很难形容。”

“喔——”有些感觉是很难说清楚的,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种,也不再追问,想到最初的问题,又道,“那父皇为什么要儿臣做太子?”

“该怎么说呢?”宇文笙做沉思状,“朕一开始只是想给你找点麻烦,后来……”

宇文珏又凑近了些,有些急切地追问道:“后来怎样?”

宇文笙看着他几乎贴来的脸,眼中深沉的思绪闪了闪,嘴角勾起,伸出手指刮了刮他的鼻子,道:“后来你这小家伙就讨了朕的欢心,自然就想把最好的给你了。”

“喔——”宇文珏摸着鼻子退后了些,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宇文笙装作凶恶的样子,气呼呼地道:“可气的是,朕对你那么好,你还整天摆些冷脸给朕看,真是气死朕了。”

“嘿嘿!”宇文珏干笑两声,拍拍他放在案上的手背,道,“不气不气。”

柔嫩的触感令宇文笙心中一荡,忙收慑心神道:“好了,不怪你了,看你那傻样!”

宇文珏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再摸摸头,傻笑几声。有时候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连脑袋都返老还童了,最近总在他面前做些幼稚的事情。想了想,还是问道:“无痕的事父皇是怎么打算的?”那个张明贤可送了不少好东西来,金银珠宝无数不说,还有数十个美女。

宇文笙斜了他一眼,带着明显酸气地道:“很关心你那小朋友?”

宇文珏不明白他那酸意是从哪来的,只得再傻笑两声,道:“也不是,就是问问而已。”

宇文笙想了想,道:“还得等等看,朕现在想知道孟子星有多在乎他这个皇弟。”

原来是想待价而怙!宇文珏心下明白了,试探性地问道:“父皇觉得呢?”到底打不打算放人?

“怎么?”宇文笙若有深意地看着他,问道,“孟无痕想回去?”

废话!宇文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人家不回去当皇子,难道还喜欢在你这里当质子了?眨眨眼,道:“儿臣也不清楚,但是猜想他应该是想回去的吧?”这倒是实话,他还真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是怎么想的!

宇文笙看了他半晌,方道:“你倒是一心护着他。”突然很想让那个胆小如鼠的人消失。

呃!宇文珏垂眼避过他的视线,知道自己是太急进了,脑中转动了一下,作出一副落寞的样子,道:“儿臣就这么一个朋友。”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再说无痕他为人单纯,留在这里,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心里怄得要死,如果那小子也算“为人单纯”的话,那他都可以成仙了!

“珏儿——”宇文笙眼中不停变幻,最后闭了闭眼,长叹一声,道,“朕会尽量——”尽量不死抓着不放。

宇文珏大喜,忙跪到地上,道:“谢过父皇。”

宇文笙在他跪下的那一刻却差点站起来去阻止他,最后终是十指收紧,平淡地道了句:“起身吧。”

第三十九章 冠礼

安康十年五月十二日,太子冠。

因着二皇子琰与太子生日相隔不过三天,于是同时于太子生日举行完礼,行礼之前斋戒三日并沐浴洁身,皇帝特赐浴二人于碧清池。

碧清池乃皇帝专门的沐浴之所,引天都城十数里外的碧幽山中的温泉水入内,常年温热,宇文珏在搬出云起宫之前都是在此沐浴,后来还是安康帝命人引了股分流至双玉宫,他才不再来此,说来倒是有几年了。宇文珏熟门熟路地领先入内,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眼神。

宇文琰快走几步与他并肩,道:“太子得天独厚,有时臣弟真是又羡又妒。”说话的语气淡然得与其内容一点也不相符。

宇文珏愣了愣,愕然地侧过头看向他。他一直觉得这个二皇弟是得了父皇真传的,无论从长相到气质,再到聪明才智都不比父皇差,缺得不过是时间的洗礼罢了,他今天这番话,未免太不像他会说出来的。

宇文琰取下头上的绸巾,一头青丝泄下,与其父皇相似的面上带着几分自嘲,在宇文珏看来总有些奇怪。

只听他的声音从掩住面的发丝后传来:“皇兄轻而易举得父皇喜爱,得太子之位,而臣弟却连叫上你一声皇兄都唯恐会招惹麻烦。你我相差的也不过是……”不过是三天罢了,论智计,论才学,论长相,论哪一样都不差半分,甚至还强上一些,偏偏却样样不如人,就连成年礼也得牵就。

宇文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这一世是偷来的,本来打算也不过是悄悄潜出宫去,做个自由自在人罢了,哪想到会牵扯如此之多?现在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再说,他也不想走,为着那人的真心疼爱,他愿意缚住自己。

宇文琰本不是轻狂的人,只是不明原因地突然压抑不住,这时发泄了一下,心情一松便感觉到不妥,但覆水难收,也只得勉强地对他笑笑,却不再说话。

宇文珏自然不会去主动提起,两人各自在布帘两边清洗干净,又换上采衣,着采履,尔后分开乘辇,前往宗庙。

冠礼需正宾(为其加冠)一人,赞者(协助加冠)一人,有司(托三套礼服)三人,宇文珏由安康帝亲自加冠,逍遥王(宇文箫)充当赞者,而三套礼服分别由侍读方心绍、二皇妹宇文仪芳及七皇弟宇文珏捧着。如此阵容,自然衬得二皇子宇文琰身边的娘家人黯然失色,虽然有方丞相作为正宾也难以为其争光,难怪他在隐忍十多年后也不自禁地口出怨言。

宇文珏顺着长阶而上,在台上那人温暖的目光之下,一步步稳稳地登上高处。

加冠说来严肃,实际上不过是梳头、换衣服罢了,只是气氛有些压抑,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有些尴尬。

安康帝解开太子束发绸带(注:小珏珏死也不肯扎总角,只用条绸带将头发束起,这也算是他对于前世女人身份的一种怀念——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取过逍遥王所托盘中的梳子,细细将及腰长发梳直,取上半部分高高束成一束,用事先准备的碧玉簪固定。

安康帝为太子除下童子服(即采衣),进行初加:幅巾、深衣、大带、纳履,太子向父皇跪拜;再加:帽子、襕衫、革带、系鞋,太子拜祭祖先;三加:幞头、公服、革带、纳靴,太子向天跪拜。

逍遥王奉上醴酒,安康帝接过,转向太子,念祝词,太子再拜,接过醴酒部分洒于祭台之上,作为祭酒,剩下的饮下。

宇文笙扶起他,握住他纤瘦的手掌,颇为感慨地道了句:“至此珏儿已经长大成人了。”

我早就成年了!宇文珏在心中狂吼。

当然,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包括面对成年的儿子,心里不知该喜该忧的皇帝大人。

最后一道手续,皇帝为太子赐字——铭念,希望太子能铭记教导,心念苍生。至此太子冠礼成,那边二皇子也差不多同时结束,得字冀腾。

当夜宫中设宴,群臣与众妃全部参与,以庆祝太子及二皇子成年。宴席按照一向的惯例设在保和殿,五百余桌的洒席上均是各地上贡的山珍海味,极尽奢华。

天宇国的帝后高坐于最华贵的位置上,两人都噙着三分温和、七分雍容的笑意,若有谁要说他们不是夫妻,那肯定是出于妒忌。

蓉后拈起案上金樽,向安康帝笑道:“皇上,臣妾敬皇上一杯。”面对心爱之人,那带着一分娇羞、九分矜持的笑容瞬间柔软了原本显得有些生硬的线条,一下子容光焕发,似双十年华的女子般惹人爱怜。

宇文笙拾起酒樽,与她轻轻一碰,笑道:“朕也敬皇后一杯,琰长大成人,皇后功不可没。”那笑容是一个标准的帝王之笑,却一丝笑意也未曾达到眼底,举起金樽一饮而尽,掩掉唇边勾起的清冷与、残忍。

做了十几年皇后,再多的爱意也学会了隐藏,蓉后只在一瞬间便恢复了雍容的姿态,浅浅地润了口酒随后放下,笑道:“都是皇上教导有方。”

随手将金樽放在案上,安康帝淡淡说道:“皇后过谦了。”

蓉后抿着嘴,别有深意地道:“如今太子成年,以后这朝上的事便可交与他去办,皇上也可以轻松不少了,到时有了很多空闲,可要记得到宫中姐妹那多走走。”

宇文笙但笑不语,拿眼向底下看去。若是可以,他愿意只要一人,再不去看他人一眼,只可惜,他想要的那人却是他亲生子。

行了冠礼,代表成人了,成人了,即,可以喝酒了,所以宇文珏首次面临了被灌酒的危机。

“恭喜殿下,微臣先干为敬。”还不等宇文珏阻止便一口气干 了。

宇文珏默,端起一杯饮下。老头子,记住你了,看老子怎么整死你!心里愤愤不平,手中的酒樽还没有放下,又一双手伸到了面前,这双手细白纤长,是一双很好看的手,可该死的是被握在这双手中的酒樽!

“微臣也恭喜殿下!”年轻人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快弯成两条缝了。

“方心绍!你找死是不是?”宇文珏咬牙切齿地低吼,揉揉额头,眩晕的脑子让他恨不得掐死他。

方心绍委屈地眨眨眼,无辜地说道:“微臣只是想恭喜殿下,微臣做错了什么吗?”

你没做错,错的是你做了!宇文珏恨恨地看着他,有些后悔当初给他当头棒喝了,早知如此就不提醒他,愣头青总好过现在这只小狐狸吧?还是只跑来对付他的小狐狸!

方心绍努力地眨眼,发送“我很清白”的信号。

宇文珏抓起酒樽,重重地与他的碰上,樽内的酒洒去大半,湿了两人的手,他也不理,仰头喝下,然后“嘭”地一声将酒樽放回桌上,咬牙道:“满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