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上)(女变男+父子)+番外————水无情


文案:

一为父,不懂爱;一为子,不信爱。

这样的他们,相逢在无情的宫廷,站在权力的顶端,又会演绎出怎样一段不X之恋?

敬请期待

本文女穿男,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性别转换

主角:宇文珏,宇文笙

2008年,25岁的温阮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一个冷漠的都市女。

你不能说她自私,遇到可怜点的乞丐也会给点小钱,看到脏兮兮的小猫也会喂点吃的;

你不能说她无情,碰到合适的对象也会谈场恋爱。

但她也仅此而已,她不会把小猫捡回家养,也没有激情与谁擦出热烈的火花,爱得死去活来。

冷漠的世界告诉我们,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

但她突然来到这里,这个陌生的地方,这个或许是世上是危险的地方——皇宫。

作为一个初出生的婴儿,最最危险的皇子。

她,要怎么保护自己?

也许,照穿越定律,应该……

第一章 穿越

脚步声渐渐远去,温阮睁开眼睛,望着这一屋子古色古香的摆设苦笑。

“万恶的老板”温阮在心里再一次咒骂,就因为老板让她加班,才会害得她被抢劫,害得她来到这里,成为了这该死的大皇子。

宇文珏,她这一世的名字——天宇国顺世帝的皇长子,母为当今周皇后。

据这二十三天听八卦得到的消息了解到:

当今顺世帝,先皇长子。

明启十年十月,先皇急病而故,八岁的顺世帝(皇帝老子的名字暂时不知,没有哪个奴才敢直呼对上名讳。)继位,号顺世,相国周显诺摄政,权倾朝野,人称周公。

顺世八年三月,帝冠,正式登基,下诏迎娶相国之女,称周后,周显诺权力达到颠峰。

顺世九年五月十二,周后生皇长子,帝大喜,取其名为宇文珏。

宇文珏?温阮心里忍不住叹气,“珏”应该换成“绝”才对。

自他出生以来,他那皇帝老爹几乎每天都来看他们母子,各种赏赐不断,但在温阮,喔,以后要称宇文珏了,在他看来,这绝对是危险的信号。

据前世时看过的各种史书、电视里的演义以及大量小说里都有描述,权臣,一向是皇帝最忌讳的。差劲点的帝王会表现出不服、咒骂甚至拿权臣女儿出气等;而英明的就会如他现在的皇帝老爹一般,明面上大肆拢络,对周后百般宠爱,而背地里,估计早在做铲除的准备了。

所以,对于有着成人思想的宇文珏来说,他非常清楚地知道,现在的他几乎是处于绝地。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婴儿,根本不足以自保,而他那皇帝老爹对便宜外公动手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年,更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蓉贵妃。

蓉贵妃,太后外侄女,极得太后喜爱,本欲封为皇后,却在顺世帝的坚持下屈居周后之下。蓉贵妃本在周后之前二十天被诊出喜脉,宇文珏却早产一个月而身为长子,让她晚三天出生的儿子宇文琰只得为二皇子,谪子长孙,被立为太子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了。前仇新恨,再加上对权势的渴望,足以让人疯狂,怕是只要有一点点机会,那蓉贵妃也会要了他的小命。

二十三天来,他都没当着别人的面睁过眼、出过声,并强忍着恶心拉在身上。在别人眼中,他就是一个有不知名病的大皇子,虽然早产一个月,但一切生理都正常,顺顺当当出生,身体健康,偏偏就是不睁眼也不出声,只是凭本能吃喝拉撒,太医也检查不出任何毛病来。

皇后老娘十分焦律,皇帝老爹也很忧心的样子,命了太医院的老太医们全力医治,甚至还免了好几个太医的职。

宇文珏只好在心里为他们默哀了,没办法,在不清楚情况之前,他也只有装成有问题的样子,至少还能暂时保护好自己。

首先保护自己,这在他做为温阮的上一世,几乎是一种本能。

十六岁,唯一的亲人——父亲也过世后,失去保护伞的她在社会上跌跌倒倒了九年。习惯了那表面平等的社会下那各种不平;学会了带着笑容的冷漠,揣着目的的善良,有着防备的接近;并记住了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

你不能说她自私,遇到可怜点的乞丐也会给点小钱,看到脏兮兮的小猫也会喂点吃的;
      你不能说她无情,碰到合适的对象也会谈场恋爱。但也仅此而已,她不会把小猫捡回家养,也没有激情与谁擦出热烈的火花,爱得死去活来。

但是现在,在这个陌生世界,作为一个婴儿的他,能做些什么来保护自己?死过一次,倒也不怎么害怕死亡,只是担心,如果这样死了,下一次会不会面临更加不堪的境地?而活下来,周后那边是靠不住了,看来只有想法让皇帝不动他,要引起皇帝的注意又不能让其他人感到威胁。

唔,这段时间他装出来的样子已经让宫里有了很多流传了,看来,或许可以试试那样子……

于是,第二天,宇文珏睁开了眼睛,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

“呀,睁眼了,睁眼了,柳儿快去通报娘娘,大皇子睁眼了。”一直照看着宇文珏的奶娘首先发现,立刻吩咐道。

“啊,真的,真的!我马上去——”被唤作柳儿的侍女跑来看了一眼,立刻兴奋地跑了出去。

很快,宇文珏便被抱到了周后那儿(唔,皇后老娘还在坐月子。)。

“皇儿,我的皇儿。”周后老远就伸长了手,待奶娘将宇文珏抱近便几乎是抢地一把接过宇文珏,激动地边轻抚他的小脸边呼唤。

看到出生二十多天却无缘无故不哭不闹睡着的孩子终于睁开了眼睛,她已经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轻轻地呼唤着。

但她很快就发现不对了,宇文珏虽然睁开了眼睛,却眼神空洞,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这让她怀疑,难道皇儿的眼是盲的?正要让人去请太医,却听——

“皇上驾到——”微尖却不刺耳的声音传来,正是皇帝身边的喜公公。

房里的人迅速跪下,就见一明黄的身影走了进来。

“吾皇万岁!”周后因为正在坐月子当中而被免礼,只低下头随众人呼道。

“平身。”顺世帝快步走到周后床前,道,“皇后不必多礼,联听说皇儿醒了,过来看看,可是醒了?”磁性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是,但是皇儿好像有点不对劲。”周后边答边抬手递出宇文珏给他看。

“怎么?”皇帝语气焦急地问道,顺眼看去,便对上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灿若星辰。兴味十足地伸手接过宇文珏,抱在怀中,低头看着那张小脸,点一点他的鼻子,打趣道:“难怪联的皇儿不肯张开眼睛呢,愿来是太漂亮了,怕人看见了羡慕啊。”

宇文珏一边努力用看世上最大钻石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在心里评价他。

这皇帝老爹的长相嘛,嗯,很男人,虽然还有些微的稚嫩,但刀削似的脸形,剑眉,鼻梁很直,薄唇,都给人很刚毅的感觉,唯有一双较为细长的丹凤眼稍稍柔化了些他生硬的线条。十七岁,在二十一世纪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而他却已经正式登基为皇,在朝庭中周旋,还成为了两个孩子的父亲,长成了一个真正男人。

宇文珏心里佩服,面上却丝毫没流露出来,连眼里也没有一点异色,依然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感谢万恶的老板,要不是你的刻薄使得我经常在夸你的时候,心里悄悄骂你,练就了一身好演技与一张厚脸皮,估计我也无法在这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下泰然自若。(汗,无情被老板欺负得太惨了,忍不住牢骚两句。)

“皇后刚刚说皇儿怎么了?”顺世帝逗了一会宇文珏,然后看向周后柔声道。

宇文珏边欣赏顺世帝,边听他们说话。

“这——”周后见宇文珏好像正常了,也有些犹豫了,难道刚才是因为还没睡醒的原故?

“嗯?”顺世帝很有耐心地等待着,那样子,十足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

周后被他这幅样子感动,很自然地说了出来:“刚刚皇儿可能因为才醒过来,有些迷糊,叫了几声都没反应,但是现在好像没事了。”

“哈哈——”顺世帝爽朗一笑,道,“原来是这等小事,看皇儿这可爱的样子,哪有什么问题?皇后太过紧张了。”

“嗯,是臣妾不好,皇上见笑了。”周后垂下头,脸上浮出红晕,不胜娇羞。

顺世帝又是一阵大笑,然后再问了些关于周后的情况,顺便逗逗宇文珏,闲聊了一会,便摆驾离去。

宇文珏看着他皇帝老爹明黄的背影,心里感叹:好演技,完全一副疼爱妻儿的好丈夫形象,要不是他看过太多宫庭小说与电视电影,还有他满脸笑意地望向自己时那眼底的清冷,也会以为他是个好父亲呢。而自己能发现,也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小孩子,所以没有怎么防备吧!

顺世帝的身影一消失在门外,宇文珏便放散自己的视线,只茫然地望向前方。这看在周后的眼里就是,宇文珏又变回了之前的双眼无神,呆呆的样子。

然后就是周后急忙派人请来了太医,而那一群须发皆白的太医前后折腾了半天,终于得到大皇子宇文珏智力有些不正常的结果。

于是,不出一个时辰,整个皇宫里的人都知道了,当今大皇子竟然是个傻子。

顺世帝去而复返,却发现宇文珏只有在见到他时才会变得很正常,莫名其妙之下对他留上了心。

宇文珏看着皇帝老爹眼底的那抹探究,明白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里笑了,于是愈加卖力地演出。

第二章 抓周

时光飞逝,转眼间一年已经过去,今天是宇文珏的周岁,他静静地躺着任柳儿与絮儿给他着装打扮,习惯性地放散视线,心里却在飞速转动。

这一年来,他除了在见到顺世帝的时候发出过很偶尔的“啊”或“伊”声外,再也没对他人发出过任何声音;除了用手轻轻拉住他的衣襟外,平时从不做自然翻身外的任何动作。

宫里人都习惯了这样的大皇子,也都认定了他是个傻子。周后虽然为皇儿的痴傻难过,但见顺世帝对宇文珏很是疼爱,对自己也一如既往,便也慢慢的放开了遗憾。

周后是个温柔贤淑的女子,没有因皇儿的痴傻而厌恶,反而更加怜惜他,经常轻轻揉他没表情的脸,还跟他说话,尽管从来没有过任何回应。

宇文珏常常在心底感慨,这样一个的女人,却嫁给了他那别有用心的皇帝老爹,以后怕是不会好过。这段时间以来虽没有任何际象表明顺世帝会对权势如日中天的周相国出手,但是他敏锐地从那个男人的眼底看出了淡淡的欣喜。

平静的日子,怕是不长了。

说真的,这样长达一年时间的假装,真的很难。特别是要拉在身上,让他很别扭,有时候想想自己这样倒底是为了什么,就算保了命下去,也许一辈子都要假装,还不如死了,也许就魂飞魄散了呢?

但一想到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小说里描述的,有些人穿越后遭遇比他现在还惨淡万分,被人折磨得死去活来,他便又不敢放弃了。唯有在心里对自己不断说:这样已经是很好的了,忍忍就过去了,以前忍老板,三年都忍了,现在能算什么?至少没有缺衣少食,又没有繁重的工作,不是么?

然后在装傻的时候他不断地回想以前,什么都想,乱七八糟的,反正能转开注意力的就行,以免精神崩溃,人没傻反倒疯了,那可就好笑了,一个一两岁的小疯子?当夜里没人的时候,他会极小心地偷偷运动下身体,免得长期不动而造成手脚无力,以后真想动都动不了。

收回思绪,宇文珏在心里微叹,犹豫着今天要抓什么好。不抓行不行?反正他是傻的嘛!他那皇帝老爹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宴请百官,为他举行盛大的抓周仪式,也不怕丢脸。还是说他是故意的?那就是快对周显诺动手了?

宇文珏被心里的想法震动,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来到了宴会上了,还好他已经装习惯了,没有因为失神而破功。

宇文珏被放在一张宽大的台上,躺在台上,四周分散了各种物品,他眼神依然涣散,没有目的的直视。拥有父母良好基因的宇文珏长得精致无比,轮廓细腻的脸庞上长着细长的眉毛,挺翘的鼻子,以及柔软且小巧的嘴,肌肤嫩得能掐出水来,配上那一身红色的衣服,真真如一个小仙童般。唯一令人遗憾的,大概就是那双茫眼无神的大眼睛了吧?

今日来参加大皇子抓周仪式的人还真多,除了后宫的妃子,还有众大臣及其家眷。那皇帝老爹还没到场,众人纷纷扰扰地客套着,远远听着,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不知他那未曾谋面的便宜舅舅有没有发觉?不过,就算发觉了也没什么办法吧?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除非他谋反,否则再没有生路。

屋顶红色的灯笼让宇文珏又是一阵失神,这时喜公公的声音传来,他迅速转过头去。喜公公的声音是他现在除顺世帝外唯一敢有反应的了,因为他的声音就代表着顺世帝的到来。

果然很快便看见了那男人的身影,他身姿挺拔,比起一年前又长高了不少,已经有一米八五了,十八岁,真是青春呢。他的容颜冷峻,眼神犀利,不同于在他和周后面前表现出的温和,作为帝王的他此时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属于帝王的威严。

群臣与众妃在顺世帝出现的那一刻便纷纷拜倒在地,嘴里称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顺世帝袖子一甩,坐在龙椅上,冷峻的眼神在大臣们的身上一扫,道:“众卿平身!”

喜公公立刻上前宣布道:“大皇子抓周仪式开始。”

然后大家就都看向台上那个小小的身影。只见他躺在台上,头转向顺世帝的方向,手微伸,似乎在等他去抱他,对台上那些东西却是看也未看。所有关于大皇子痴傻的传言在这一刻被证实了,有人惊讶,有人庆幸,也有人伤心。

宇文珏对各样的心思都不去猜测,只一面用那天真的、专注的眼神望向顺世帝,作出一副无力又想迎向他的样子。一点也不敢有杂念,假装自己真是全世界只有他一人的样子,这男人那样精明,若不是自己是婴儿,之前肯定骗不过他的,以后包括现在,也不能有一点点大意。努力地动动,再动动,翻过身了,努力地想爬又没力爬的样子,挪动。慢慢,慢慢,一点点动,接近台边了,快掉下去了,继续动。

终于,在掉下桌子前被接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仍然望向他,望向他。还好特意在白天保持清醒,才能在现在有睡意,然后庆幸着进入了梦乡。

顺世帝抱着他小小的身子,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深黑的眸子变幻莫测。良久,他缓缓坐回到座上,威严地对下面呆若木鸡的大臣们及妃子们道:“开宴,众卿与联同乐。”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回神,齐呼。

这算什么?大皇子抓周抓了皇帝?(不得不说,抓周还真灵,我们可爱的小珏珏一把就抓住了将来属于他的东西。)

众人各怀心思,却均感荒谬,不过,皇上似乎极宠爱大皇子呢。

抓周过后,宇文珏便开始不避人地练习爬、走。那不要命的样子吓倒了很多人,当然包括我们温柔贤淑的周后娘娘,但是看到皇儿难得肯做件事情,还是很高兴的(还好她不知道宇文珏早就为了自己的小命抛弃她了,不然她不知道会不会伤心死)。

而顺世帝呢,从那天后发现这个小人儿对自己的影响似乎太大了点,于是特意半个月都没去周后那里。但是,每当闲暇的时候,脑里总不禁闪过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那依赖自己的神情,就仿佛世界只有自己一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