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变帅哥~!第二卷(穿越+女变男)+番外——天锐羽


[梵天祭系列一] 腐女变帅哥~!(第二卷)寻妖痕(穿越时空+女变男)+番外 BY: 天锐羽


  ++++++(第二卷:寻妖痕)++++++

  第一痕:

  清晨,阳光明媚。

  昨晚上的那场震雨,恍如梦寐。

  这里的空气本是清新,经过一番冰泉的洗礼更得心旷神怡。

  为了寻找白无心,我们八人分别分成两组,一组去各大门派寻求支援,另一组则直接利用“寻妖痕”朝南方前进,寻找白少侠。

  问我为什么不是七个人?哎……用鼻子想都知道我们的队列,又增加了个人妖!幸好他没跟着我们这组,不然还不得累死?

  前去南方的路上,我们依然坐在那辆刻着“仙羽专用”的马车上,舒舒服服的启程。可怜昨天那场雨淋的实在吓人,雷打得是震天响!我依在雨轩背后,强迫他伸出一根尾巴让我抱着当枕头都没睡好。

  当下到是清净的很,雨轩和仙影都吩咐我再小歇一会儿。可本大人是想睡睡不着,有苦说不出啊!即使是修仙之人,这体力也不比妖精厉害。纤云在外面驾了一夜的车竟还精神抖擞的吹着口哨,真服了那两只狐狸了!再看看仙影,也是一脸倦容,颇为可爱。微红的脸上透露着年轻的芬芳。

  “仙影,你先睡会吧。”

  我将他的头搬到萧雨轩的尾巴上,就这么对视着。他虽双眼紧闭,脸上的红晕却不显褪去,反而是更加猛烈。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时而睁着小眼瞄我。

  “安心的睡吧。”我侧起身子靠在雨轩肩头,用手轻轻抚摩仙影的脑瓜。不知过了多久,这大孩子总算睡稳。

  “仙羽,巳时了。你饿不饿?”

  巳时?我记得秃头曾经教过。巳时指的是隅中,又名日禺等,临近中午的时候称为隅中。应该是北京时间九时至十一时左右。

  “不饿,把干粮给我。”

  “不饿你要干粮做什么?”

  “喂你同类去!”

  雨轩斜了我一眼,从怀里拿出包用纸头包着的酥饼递给我。

  我小心翼翼的爬出马车,跳上车头。

  “纤云,你饿不饿?”

  纤云“咕咚”一声将什么东西迅速咽下腹,“不饿,刚吃过。”

  “恩?干粮都在我们这里,你吃的什么?”

  眼过纤云嘴边竟有一丝血腥,莫非啃自己?

  我拿出手绢替他擦去嘴角的血痕,问:“你到底吃的什么?”

  “昨天下了很大的雨。”纤云红着脸含糊道,“我就……”

  “下雨跟你吃的东西有关系吗?”

  “恩”纤云点头,“群鸟飞起,总有掉落的几只,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拿来吃了?”

  那狐狸红着脸将眼光转向别处,耳朵一动一动甚是可爱。

  “以后别吃了。”我故作埋怨的语气道“那会吃坏肚子的!”

  纤云垂下耳朵,仿佛挨了教训的孩子般嘟起嘴不做声了。

  我细心的剥开一块酥饼,送到他嘴边。

  “这个是用你同类的体温热了一夜的哦。”我开玩笑的说,“快吃吧。”

  “我不吃这个的。”那狐狸可怜巴巴的望着我,“那个,仙羽……我不吃素的……”

  忘了那家伙还是只畜生,我朝他翻了记白眼,“不吃也得吃!就算你是只狐狸,日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呆在人类世界,不学学人怎么行?”

  “不吃。”纤云抿嘴以示抗议。

  本大人可不吃他那套,将头探进车内瞧了瞧,雨轩跟仙影都已睡熟,我自己叼起一小块酥饼凑到他跟前“这样,你吃不吃?”

  果然,某狐狸在我的预料中竖高了耳朵双眼放光的亲了上来。本大人“啪”的往他脑门上甩了一掌,“你不是说你不吃素的吗?”

  “你是荤的。”

  “你——!”……

  奔波了一天,总算在戌时赶到了一个小村庄。这个村叫“土地村”,村民淳朴,气氛和暖温馨。深夜,我们四人投宿在村长家里。那村长到也是热心,吩咐了村里的巧手之人,为我们这几个外乡小子准备了满满一桌丰盛的晚餐。

  吃饱喝足,我和仙影爬到了屋顶看星星。这里虽没有梵天那般高耸入云,可就地观星,但点点星光还是透过不薄的云层散落下来。若是没有昨日的大雨,这夜的星空,怕是更加让人流连忘返。

  “仙影,你几岁入的门?”

  “怎么突然问这个?”仙影从怀里拿出一壶酒扔给我。

  “想了解下关于师弟的事情嘛。”

  “师兄,你真的变了好多哦。”

  “恩?”

  仙影将手中的酒葫芦美美送到嘴里唑了口“知道吗?半年多前你还是那么的冷若冰霜,那么的不喜人接近。”长叹口气,“就连我这个跟你一起入门,一起长大的师弟你都爱理不理。”

  原来前世的个性这么酷啊!连仙影这样的纯情小白菜都不理?

  仙影长吐一口气,“其实现在这样挺好的。”

  “恩?”

  “我是说,师兄这样平易近人,挺好的,就希望别是……”说着说着,这小子竟眼露泪光。

  “怎么了?”我摸了摸他的脑袋,“希望别是什么?”

  仙影吸了口鼻涕,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就希望别是因为刚出关,所以抽了,才会这样。”

  “抽、抽了……”我的额头暴出个完美的印记,好心好意跟你谈心,竟然怀疑我抽了!我说怎么当人师弟的呀!

  不过也是,我,并不是你真正的师兄。只是因为前世的愿望穿越过来的二十一世纪颓废青少年!或许这也算是上天给了我一个回报的机会吧。我乃前世的愿望所诞,能在异世界平淡的度过十七年,穿越到这里遇见大家,已经很满足了。

  “仙影,你讨厌师兄吗?”

  仙影一阵坚定的摇头,上前扑进我怀里,“我从来没讨厌过师兄,即使、即使你好几年没理我,我都……我都……”话刚说到一半,这小子便抱着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嚎啕大哭起来!

  以前的梵仙羽,一定让你收了不少委屈吧。我这样想着,手也轻轻拍着怀中那大孩子的背。都是比我高出半个头的人了,竟还这么爱哭。仙影就像柱在仙界生长的仙草般纯净,孩童般的顽皮之余也不望修仙之人的根本。六根清净……

  “吓!”我一把推开他,那晚他和雨轩拥吻的画面再次浮上心头。

  “师兄。”仙影擦去眼泪“你怎么了?”

  我摇头不答,却道:“我累了,先回屋睡了。你也早些下来。”

  仙影点了点头,唆起了他那不离身的酒葫芦。

  回到空无一人的屋里,我呆呆的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着以后的事,我跟雨轩会一直这样暧昧的走下去,还是如前世所警告过的那般凋零?纤云若真在危难时刻,依照约定为雨轩牺牲,我还有资格去享受那份用朋友性命换来的爱吗?仙影是否亦爱着雨轩?离香和盛离现在怎么样了?

  “仙羽,你在里边吧?”

  “在。”

  纤云捧着一大包荷叶裹着的东西,用屁股顶开门走了进来。

  “你拿的什么?”我指着他怀里的包裹好奇的问。

  纤云的耳朵微动两下,“是好吃的东西哦!”

  看那荷叶包的奇形怪状,莫非还是池塘里抓来的青蛙不成?

  “好吃?”

  “是啊!”看他那兴奋的样子,尾巴都露了出来。

  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的去抓了些野味回来。可这里是村落,家家户户有鸡有鸭,有猪有牛。别让我知道这家伙抓了别家的牲口就好!

  我咽了口口水问:“到底是什么?”

  “是鸡肉!”

  “什么——?!”难道真被我猜中了?这家伙偷了人家的鸡?

  “你这鸡从哪儿来的?”我惊慌的问道。

  那狐狸摇动着耳朵说,“仙羽你好笨啊,这里到处都是鸡,我随手抓的啊。”

  “什么——!”果然被我猜中,刚想让他把那鸡扔了就听见门外一声大喊。

  ——“抓贼啊!有人偷了我家小花——!”

  这下惨了!多半是那鸡的主人找上门来了。当下之举——毁尸灭迹!

  我夺过纤云手中的鸡揪住他的耳朵,用力往下撤。

  那家伙疼的大叫起来,我顺势将那鸡狠塞进他嘴里。狠命的塞,死命的塞,没命的塞!直到那只鸡完全塞了进去!

  “咳咳……仙羽……咳咳……你差点噎死我,咳咳……”

  我将他一脚踹上床,拉好帘子。镇定的坐到椅子上,拿起桌上的茶杯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等着门口那些骚乱的人的其中一个,来敲响我的房门……

  第二痕:

  本大人双腿颤抖的听着外面人的对话。

  ——“张大婶,是谁偷了你家的鸡啊?”

  “哟!福婶你这是不知道呀。刚才我正把咱家小花下的蛋给煮了,就看见一只九条尾巴的怪物,嘴里叼着我家小花呢!”

  “呀!那是可是妖精呀!”福婶说:“我听说今天这院子里,来了几个梵天派的神仙。不如,你去找他们看看?”

  张婶大喜道:“好啊好啊!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神仙呢!”

  两个脚步声利索的朝我的房门靠近。

  “神仙!神仙您在里面吧?”

  原来我梵天,在这些凡夫俗子眼里竟是这般神圣。真不该让纤云跟着我!看,这不多出来的麻烦吗?

  我刚一开门就被那两个丰满的中年妇女挤的喘不过气!一口一个神仙的叫,差点没酸死我!

  “停——!”我大吼一声,咳嗽了两声问:“两位,有和指教?”

  我自己大量了眼前的两位大婶,一个手拿菜刀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应该就是被偷了鸡的张大婶了。

  “神仙,有人偷了我家小花啊!”张大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那可是每天都能下一只蛋的宝贝母鸡啊!就这么被妖怪给叼走了啊!”

  “你怎么知道是被妖怪叼走的呢?或许是自己跑丢了呢?”我简直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罪魁祸首就躲在我床上,我却还要装出一副神圣庄严的样子面对眼前的大婶。

  “您那是没见着啊!”张大婶神神秘秘的朝我凑近,道:“刚才,我看见了个有九条尾巴的妖怪,叼着我家小花。我本想上前用刀砍它,没想到它一跳就没了影啊!”

  瞧不出那大婶胆子还挺大——见了妖怪还不知道快跑!

  我咳嗽了两声,努力的挺直腰板道:“哦,那一定是你眼花了。”

  “这怎么可能?”张大婶两眼迷离的闪烁着泪光向我靠近,拉起我的手道:“神仙,您可别不相信我们啊!我年纪是大了,眼睛却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啊!”

  我礼貌的推开她的手,道:“我说大婶,鸡没了总比人没了好。那妖怪若是吃饱,也就不会再来扰民了。”我竖起一直手指继续对着她们忽悠:“这年头吃人的妖怪那是多啊!依我看,那只偷了你家小花的妖怪只是腹饿,并无恶意。你就由它去吧!”

  “可是……”大婶依然依依不舍的……呃……不是吧——擦拭着她那把菜刀!

  我浑身一阵冷汗,想必这位大婶一定是极为凶悍的那种,惹了她可没好结果。幸好她现在把我当神仙看,要是让她知道是我把纤云藏了起来,她还不直接剁了我呀?当下之计——走为上策!

  “我们修仙之人,素来讲究个‘缘’字。只怕那小花是与你缘尽了罢。”说完,本大人故做神秘的退回房内,用真气将门拖回。

  刚吓的跪在地上直冒冷汗,就听见外面一阵大叫——“哇——!不愧是神仙!关门都不用手!”

  本大人长舒口气,坐回到椅子上拿起一杯水。

  “仙羽,我可以出来了吗?”纤云小声问。

  “出来吧出来吧,真是的,尽给我惹麻烦!”我小声嘟哝着,美美的喝起了凉茶。

  “噗——!!”纤云刚一走出帘子我就把水喷了一地!问我为什么?

  ——那只白目狐狸竟不知什么时候脱了个精光,长发披散异常诱人。

  我上前狠甩他一记头忒,质问道:“谁让你脱衣服啦!”

  那狐狸用无辜的眼神望着我,很快便和他那毛绒绒的耳朵一起垂下。

  “我、我热嘛……”

  “热?”的确,现在是大热天,把他闷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一定很难受吧。

  我收起怒容,道:“以后别这样了,先把衣服穿起来。”

  光是看着就如此诱人,本大人的内心早已经垂涎三尺!可惜这家伙是个攻!本大人认载!

  那狐狸刚拿起内裤准备套上,门外就传来了我此时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仙羽,一起去冲凉吧!”

  该死的萧雨轩,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要让他看见我房内的纤云,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怪来怪去,就怪我没把纤云看好,让他偷了人家的鸡吃!真不知道这死妖精几千年是怎么活过来的!竟然连基本的做人道理都不懂!哎……罢了罢了,他本来就不是人。

  “啊,你在外面等着,我拿些细软就出来。”

  “先放我进来啊!”

  “死外面等着!”

  “再不开门我可就踹了啊!”

  糟糕!某淫贼的狐狸脾气又上来了。没办法,情急之下我一脚将纤云扳道踹进床底,威胁道:“敢出声就炖了你!”

  我整了整衣服,坐在床上等着某淫贼踹门进来。

  三、二、一……

  只听“砰”的一声,我的房门被那狐狸一脚踢飞。

  “你怎么跟个女人一样?”那家伙一进门就没好话,他裸着上身,肩头挂了条毛巾,满腹抱怨的说道:“每次做什么坏事都把我锁在门外,你房间里不会又藏了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吧?”说完,一脸贼样的瞪着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