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变帅哥~!第一卷(穿越+女变男)——天锐羽


[梵天祭系列一] 腐女变帅哥~!(第一卷)神剑(穿越时空+女变男) BY: 天锐羽


  文案:

  ……

  【梵天祭系列一】

  我叫梵仙羽~上大美院的一年级新生。

  本是高高兴兴去报道的一天,却被天上的陨石砸了个半死!随后,真的在好友的“诅咒”下,穿越了!

  穿越后的身体——梵天派的大师兄,完美无缺的身体,细致精美的容貌!同样的姓名,不同的身份和外貌。某日,师傅命我和二师弟前去药王谷,取回那个什么,跟本门神剑同样修炼了99999年的“破寒丹”……

  之后本大人在妓院遇到个混蛋!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前世今生?改变历史?梵仙羽就是梵仙羽?!身处异世界前世的身体,寄宿今生灵魂的叛逆……

  “师兄……”

  “美人~”

  “爱妾~”

  “仙羽……”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记忆?爱与恨?快乐与悲哀?

  芷水之下折断的羽翼,因为爱你,我要改变历史!

  回到最初的灵魂,再续前缘……

  ……

  ++++++(第一卷:神剑)++++++

  第一剑:很神奇的被陨石砸了

  今天起,本大人就是上大美院,一年级的新生啦!痛苦的高中生活,该死的教导主任,再见哦不!永别啦!!

  我是谁?我就这本小说的主角——梵仙羽大人是也!

  性别:保密

  身高:引以为傲的1.74!

  年龄:你是笨蛋吗?一般都是十八岁吧!嘿嘿~骗你的,本大人五岁就上了小学,现在正是最美妙的年龄——17岁!

  体重:如果,你不想要命的话。本大人成全你!

  兴趣:唱歌,睡觉。GAYGAME、无尽的幻想帅哥们之间的YY~DD……

  最喜欢做的事情:念叨“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BL……”(官方:喂喂喂!你克制点克制点!!)

  “喵,哈哈哈……小悠悠……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你个头啊!”刚刚睁眼,就听见老妈那尖锐的嘶吼声。

  “喵?”

  “吡!”的一声,我的脑袋瓜子就被对方狠狠甩了一掌,耳朵也随之被狠狠揪起!

  “喵你个头!我可没生过猫!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抱着个娃娃睡觉!第一天上学就迟到?!你也是个大学生了,就不能……”……

  经过一番“枪林弹雨”老妈终于拿着她的锅铲离开……

  哎……再睡一会儿吧。昨天看《脱线某环》看到很晚呢!那个颓废的作者,是我的好友及死党。这家伙,没事就写黄书!呃……咳咳……是没事就写耽美小说。不过内容还算过的过去啦。我嘛,就专门看些YD的地方!回味中……

  “小——羽————!”只见老妈一脚飞开门!冲着我大吼!

  啊!糟了,不小心又睡着了!我揉了揉眼睛坐起……

  “老、老妈……”

  “吡!”又是一记头忒!本大人的脑袋本来就够晕呼!被你这么一打启不更加晕啊?讨厌!

  “老老老、老什么老!都被你叫老了!给我叫‘小~咪’!”

  “是是是,小~咪~”

  “小咪”是我妈妈的外号。这家伙最嫉恨我提‘老’字。不过,象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基本都这么叫吧?计较什么呀!

  本少侠的母亲大人,那可叫漂亮!都四十几的人了,还一点都不显老。老爹也是一等一的帅哥,就是脾气嫩了点,老被妈妈欺负。恩恩,有小受受的潜质!(官方:……NND连亲生父亲都想YY?!太没天良了!拖出去斩了!!)

  “这还差不多,快起床了!小环说,你再不下去的话,她就自己走了!”

  小环就是我那个写耽美文文的混蛋好友。每天都会骑车送我去学校。男人?NONONO!那家伙了是腐女协会的最高权威!心理测试100分的终极腐恶魔!

  “好,我起来了!”

  出门,烈日当空,某环满双狭通红,额上布满汗水。

  某环对着我邪魅一笑,立即转了张凶恶的脸,道:“靠!你以为现在很凉快啊!想晒死我啊?!”

  “小环‘靠’这个字是脏话哦!不能教坏小孩子哦!”

  “吡!”我的脑袋瓜子上,又挨了一掌!

  “你他X有完没完?上车!走人啦!”她一把将我拉进怀里,顺手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

  哇哦!不错的感觉,抬头看了看他,小样!没看出来,减肥了呀?还是瘦下来好看,不做男人真可惜啊!

  “干吗这样看着我?”感觉到本大人强烈贼气的他,斜着眼问。

  “啊?没—没——事!!”

  心里正美美的想着,一看前方!我的妈呀——!某环刚刚分心,现在正朝一根电线杆子笔直撞去。

  “啊————!!”我俩异口同声的大叫起来!

  只听“哐!”的一声巨响,我被弹飞在一边的草丛里,再看看某环,这家伙竟满口鲜血,尸体般地自地上“崛起”!

  两颗门牙从她的口中形象地掉落……

  某环很“平静”地慢慢向我走来——“暴风雨前的黎明”!

  “小……小环……看——‘灰机’!”本想说的搞笑点,活跃下气氛,却看见对方嘴里的鲜血,随着他的阴笑慢慢淌下——这次我死定了!

  但是,我还是很努力的又补了一句,“看——‘灰’过去咯……”

  某环抬头朝我翻了记白眼,嘴角微提,讽刺道:“哦?是哦‘灰’……过去了!”

  “呃呵呵……呃哈……呃哈哈哈……”我无奈地朝她傻笑。

  “哈!我让你哈!”某环突然大喊一声,提起我的领子狂摇,喝道:“赔我的牙混蛋!!”

  “别摇我头晕!我贫血!会死人的啦——!!”

  “都是你啦!去被雷劈成男人穿越去吧你!”

  这什么比喻,写小说写昏了吧?不就两颗门牙吗?!

  不过,真的被雷劈成男人穿越了也不错啊!

  进入皇宫,然后跟某个帅哥皇帝XXOO……

  正当我成猫脸憨笑状,边溜口水边想时,一道冰蓝划过天空,气如玄云,翻涌不止,飞速朝我们袭来!

  难道真是闪电?啊!不会吧——是陨石!!!

  “某环,小心!”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那家伙推开,自己也被作用力弹倒在地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陨石直接击中我的胸口,一阵酥麻感瞬间侵蚀知觉神经!

  全身……动不了……

  “小羽!小羽!!羽————!!!”

  最后听到的,是某环撕心裂肺的吼声……

  第二剑:华丽丽地装晕

  泉水的声音……清新的空气含着幽香……

  咦?我死了吗?怎么还有思想?不是说,死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那么说,我还没死?!

  但是,为什么身体感觉凉凉的?耳边还有流水的声音?难道说……真的有灵魂?!还是……

  将所有力气集中在眼皮上,猛的一睁!

  哦~爸爸妈妈焦急的脸,某环愧疚的脸!

  ……等等……啊?诶诶诶——?!这是哪里?!

  环顾四周,山清水秀,气味异常清新。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天堂?怎么没有天使?还是说,中国人死后会有中国试天堂?

  果然是我人品太好才来了天堂而不是地狱吧!

  好奇怪的地方,有着些类似古希腊的建筑物。四周围灵气逼人,还有股好香的味道!谁在煮香芋派?莫不是山沟沟里也有“老麦”?

  “大师兄!”一把轻灵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循声回头,一个身着白色雪素服,手持一篮香芋派的美女正站在我身后。

  长相甜美,声音稚嫩,黑发飞扬,风情绕……呃……咳咳……是美不胜收。

  可惜啊,要是有男人这么漂亮就好了呢!

  她走轻步走袄我跟前,亲昵道:“大师兄!”

  诶?看了下四周,只有我和她二人,叫我?

  “啊?叫我啊?”

  “当然啦!小弟我辛辛苦苦爬上山接你出观,你就这点表示呀?”

  看你看呆了嘛,谁让你长这么漂亮……

  等等……“小弟”?!这家伙……是个男的?!

  哦哦——哦哦哦哦哦!!!美、美少年!!!

  “小DD,今年几岁了?家在哪里啊?”长的这么可爱,改天去拜访下,顺便看看是不是“潜力股”!

  少年粉唇微抿,朝我的小腿上狠踹一脚!

  “靠!小样!别长的可爱点就猖狂啊!当心老子剁了你!”

  “呀!大师兄你说话什么时候变的那么粗鲁了?讨厌……!!”

  啊……我被讨厌了……

  诶?师兄?!他不止一次叫我师兄!!

  等等,莫非我真的受了某环的诅咒,穿越了?

  那这是哪里啊?什么时代啊?唐朝?商朝?还是三国?

  “呃……我说小DD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我不是你师兄啊!”我试探道。

  少年“哼”了一声,樱桃小嘴抱怨地一张一合,“你闭观前,说要带我下山去买糖葫芦的!不会想赖帐了吧?”

  “赖帐?糖葫芦?这里是昆仑还是蜀山啊?”

  莫非我穿越到了人间72仙境?还穿成了个男人,当上了某个门派的大师兄?

  如果真是那样就赚啦!

  “昆仑?蜀山?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少年歪着头问,眼底尽是好奇。

  “吃?!……呃……”

  “大师兄?你怎么了啊?不会走火入魔了吧?”

  我斜了对方一眼,道:“看见你,是人都会走火入魔!”

  啊!糟了……条件反射!

  “呜……大、大师兄,你看起来好贼啊……”

  哎呀!看来本大人腐女的本性暴露的不是一点点啊……

  正当局面尴尬时,另一个清涩又带些磁性的男中音凌空而下。

  “哈哈哈哈,仙羽,你又在欺负弦宵了啊。”

  这次又是谁?

  我好奇的转过头去……

  只见,一身着灰黑色素服的少年,站在离我不远的高石上,面色微蜜,剑眉挺鼻,轮廓清晰,比弦宵整整高了两头!冷黑色的中长发随风飘舞,眼神清澈爽朗,难得一见的帅哥啊!

  他“咚”的一声跳下,露出他白皙的牙齿,对着我灿烂地“闪亮”一笑!

  “二师兄,你看大师兄呀!”弦宵立即撤着那帅哥的袖子撒起娇来。

  哦哦!正太受VS健气攻啊!

  ……诶?他刚才叫我仙羽?那不是我自己的名字吗?穿越了……名字一样的吗?

  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被那个强攻……呃……是那个男人抓起了右手,倚在自己怀里!!

  “仙羽,与其欺负小孩子,不如我跟你玩亲亲啊!”

  这家伙,长的是俊,可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占人便宜!

  我用力推开对方,反射性的往他头上甩了一巴掌!

  “淫贼!”

  “啊?”他眉头微皱,朝我走了过来,大掌摸上我的额头,道:“仙羽,你没事吧?真的走火入魔了?”

  “谁走火入魔啦?你谁啊?!”叫的虽是我的名字,但我隐隐感觉到,那并不是在叫我。

  “我是仙影啊!”他一把拉住我,上下打量,然后不停地摇,神情焦急地喝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我晕了……我晕了啊……”装晕!一定要装晕!……

  只听“咕隆咚”一声,本大人纤腰一仰,华丽的倒去……

  第三剑:我的初吻啊……

  见我昏倒,仙影立即抱起我,对着弦宵,语带焦急道:“走,我们去找弦静!”

  弦静……“陷阱”……好经典的名字……

  身体被抱紧,慢慢浮上了天空……

  啊?!我在飞……

  身体下意识的抖起来。天啊,要摔下去我还有命啊?本大人可是拼了命才考上上大的呀!绝对不可以就这么死了。

  “仙羽,再坚持会儿,马上就到了!”

  好温柔……难道我跟他是那种关系?兄弟间的暧昧?!哦~不错啊……个屁!……我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来到一处充满酒香的房间,仙影将我放在床上,对着门外大吼,“人呢!还不快点!”

  本大人睁开小眼睛偷偷地注视起来……

  过了不久,一名青衣少年手提药箱进入,定是他们刚才所说的弦静!

  弦静走到床边,纤细手指触上我的手腕,过了不久,起身,对着其余两人道:“师兄气息微乱,可能是受了什么惊吓,也可能是刚出观不久,运气不稳!待我开几服宁神的药给他便是!”

  还真是不小的惊吓啊……

  恩?嘴巴湿湿的,感觉不错……

  好苦!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